Tripod


鼎 2001年 冬季號 第21卷 總第123期 基督宗教與中國文化的相遇


 

教宗願隨利瑪竇腳步到北京
0
吳終源

(編者按:本文為台灣地區主教團秘書長吳終源神父於教宗最新講話後所作的回應,,原文首先發表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出版的台灣《聯合報》,現蒙作者准許在本刊轉載,特此致謝。)

        這幾天有個震撼台灣的消息,就是教宗向中國道歉並表達宗座要和中國關係正常化的深切願望。台灣社會在目前經濟低迷、天災頻傳、社會動盪的情況下,再傳出邦交可能生變的噩耗,無異是雪上加霜,怪不得教會負責單位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

        教廷設法要和大陸關係正常化並不是新聞,教宗也說這不是秘密,教廷與中國大陸的非官方來往也一直在進行中。由於二零零零年元月六日,中國未經羅馬同意祝聖了五位主教,觸犯了梵蒂岡,同年十月一日,教宗為一百二十位中華殉道者宣聖一事也激怒了中共,似乎中斷了對話的管道。但是教廷仍不斷地釋出善意,今年七月底美國總統布希拜會教宗時,教宗也曾請布希總統向中國傳達和好的意願。

        十月二十五日,教宗藉著向紀念利瑪竇到達北京四百週年之國際術會議致詞的機會,再度表明切望與中國對話並建立正常關係,讓許多人感到意外的是,他代表天主教會公開向中國人民道歉。教宗的道歉引發教內外激烈的迴響,也引起台灣謀體及人民的關切。

        其實我們不應該把教宗道歉的事單獨放大來看,而應放在教宗整體的思維方式中去了解,十月二十五日教宗的致詞本身即是一篇極有份量的宣言,值得我們分析探討。這篇宣言有一個大前提,就是他「誠願做所有民族的朋友,與全世界每一位善心人士合作」。在此前提下當然不能把擁有十多億人口的中國排除在外。

        紀念利瑪竇到北京四百週年提供了一個絕好的對話機會,因為利瑪竇最偉大的貢獻就在中西文化的交流上,教宗說:「他是歷史與文化的先驅者,他把東方和西方、中華文化與文藝復興的西歐文化、悠久輝煌的中國文明與歐洲世界連接起來」。尤有進者,他所從事的「文化融入」(inculturation)的工作,使他成為世界「漢學家」的先驅,他精研中國文化與西方科技,身為傳教士,本就通曉聖經,他又在儒家的經典中找到接受基督信仰的根基,「讓福音喜訊與教會能在中國文化裡降生」。因此四百年來他深受中國人民及天主教信徒的愛戴與尊重。

        有了這個的基礎,教宗進一步提到利瑪竇傳教的兩個大原則:第一,新加入天主教的中國基督徒,絕不消滅其對祖國的忠誠;第二,接受天主教的信仰,非但不排斥中國傳統,反而將它們提高到更為豐富和完美的境界,由此教宗先讚許中國人民最近幾年改革開放的努力與成就,並表達願意提供教會的寶貴經驗與無私服務,教會唯一願望是「恢復對話,建立起以互相尊重及彼此深入認識為基礎的關係。」

        接著就是最動人的公開道歉,特別是對於殖民主義時代的保教權所造成的傷害:「這些缺失在有些人心中造成了天主教對中國人民缺乏尊敬和重視的印象,認為天主教對中國懷有敵意。為了這一切,我向那些多少感覺被天主教徒的這類行為所傷害的人們,請求寬恕和原諒」。我們可以把這件事看做是自去年三月十二日以來,教宗所進行的一連串的道歉與和好的舉動之一。為此,他借用利瑪竇的名著《交友論》表達教廷願與中國交友的誠意。也許有人會認為教會未免太委曲求全,其實教宗正是不卑不亢,他特別提到中國和天主教都是擁有十億子民的機構,兩者之間的關係正常化對整個人類的前途是有積極的影響。

        從以上的分析,至少可以了解教宗的苦心,我們不應以狹隘的觀點看事情,只為多一個邦交國少一個邦交國而苦心焦慮。由於交通、傳媒的便捷,地球村的時代已經來臨,全球化是不可擋的趨勢,即使反對全球化的人也必須把訴求全球化,發動全球的人來反對。為此教宗特別在致詞中強調教廷與中國共同關心的課題之一,是對全球化現象的明智處理。台灣的安全與發展更與全球化的現象息息相關,因為台灣的經濟是靠著國際貿易而發展的,而且兩岸即將一起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在這樣的視野裡,任何人都不能忽視中國大陸的重要性。前任外交部長錢復曾定位兩岸關係優先於外交關係。我駐教廷全權大使戴瑞明甚至說,我們應幫助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教廷進行對話。這些觀點值得台灣人民省思。

        目前台灣正陷入選舉的熱潮中,所聽到的大都是漫罵和批評的噪音,鮮少提出建設性的政見,遑論為台灣整體的和好與發展提出前瞻遠景的。此情此景,教宗的致詞無異於天籟之音,我們不怕教宗將放棄台灣,因為他清楚地說,宗座誠願做所有民族的朋友,與全世界每一位善心人士合作。「見面三分情」,友誼是藉著接觸而增長的,台灣也同樣渴望兩岸兩會能早日復談而不可得,對於教廷與大陸的對話,我們是應該樂觀其成。鑒於教廷對衛護倫理價值,特別是有關反對墮胎及安樂死上的堅持,我們有理由相信教廷也不會在有關信仰的原則上讓步。如今,球是在中國大陸的手中,只要中國當權者能瞭解宗教不同於政治,人權高於政權,學會去尊重不同的意見,那麼,教廷與大陸的建交就水到渠成。那時,大陸對台灣的態度也就不會再那麼強硬了。

        共產主義早已破產,一個沒有了共產主義的共產政權只好以民族主義來號召,對付民族主義者不能以硬碰硬,而是要去瞭解、同情。教宗以交友喻外交,希望能動之以情,伸出友誼之手,緊隨利瑪竇的腳步前進北京。「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幫助改變中的中共政權加速走向民主化、自由化,這才是台灣最大的保障,除了已經上不了檯面的經濟外,我們還有什麼籌碼可以拿來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呢?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