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01年 冬季號 第21卷 總第123期 基督宗教與中國文化的相遇


 

修院的培育要與時代和社會相適應
0
張克祥

        社會的每次變革,都會給教會提出如何適應以及如何變化的新課題。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為了面對急劇變化的社會現實,尋找適應時代的「訊息」天主教召開了舉世矚目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並且向全世界宣佈:為「適應新時代」,必須「對教會實行改革」,並向「全世界開放」。天主教歷兩千年而不衰且愈加興盛,充分証明了教會具有極強的生命力,這除了聖神的護佑之外,就是由於她對時代和社會的適應。

        在教會的發展過程中,司鐸一直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教會的發展,離不開司鐸。因此,司鐸的培育也成了教會發展的關鍵。修院││這個司鐸的搖籃,更是關鍵中的關鍵。

        目前,中國修院的培育體制還處於探索階段,基本上還沒走出梵二前的「老模式」。中國的修院教育正面臨著時代和社會嚴峻的挑戰。她所培育的司鐸能否適應時代和社會,這不僅關係到修院的好壞,也更直接關係到福傳的效果和中國教會的未來。為了培育適應時代和社會需要的司鐸,修院作為一個特殊的教育團體,應注意對修生進行「全人的培育」,即對未來的司鐸進行人格、靈修、知識、牧靈等各方面的綜合培育。

目前修院所處的社會環境

        改革開放二十年來,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國際地位明顯上升。改革開放不僅涉及經濟領域,而且在文化生活領域方面也取得了突出成就。中西文化的大融合,給人民的文化生活帶來了豐富多彩的內容。然而,由於法制的不健全,道德體制的不完善,一些不健康的東西,如拜金主義、享樂主義、色情主義、貪污腐化等等,也在滋生和蔓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當代人,特別是青年人的生活。

目前修院所處的教會環境

        改革開放後,黨的宗教政策得到進一步落實,教會得以恢復和發展。教堂的大量修建,男女修院的開辦,年輕神父的祝聖和修女的發願,信教人數不斷增加,這些都是可喜的成績。然而,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教會正面臨嚴重的世俗化和不健康思想的挑戰和衝擊。一些神職人員受世俗影響,信仰淡薄,對自己鐸職的看法世俗化嚴重。在物慾的衝擊下,他們看不到「耶穌的召喚」和「神恩」的事實。少數神職人員沒有神貧精神,崇尚金錢,追求物質享受;少數神職人不能聽命長上,唯我獨尊,爭名奪利;還有少數神職人員守貞意志不堅,離職還俗,甚至立有惡表;這一切都對修院的存在和發展以及培育工作產生了不容忽視的影響。

當代青年的特點

        對於當代青年及青年司鐸的特點,《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已有中肯的分析:他們「喜愛坦率及真誠、樂於交納新事物、重視世界及科技的發展、樂於獻身為世界服務、有團結的精神、對窮苦人和受迫害者格外有同情心。可是另一方面,他們對一切古老及傳統的事物起反感、辦事優柔寡斷、無恆心、缺乏對靈修發展所需的受教精神,也缺乏對當權者及社會和教會的各種機構有批判的態度等。」(1)在中國,青年神職人員也不乏這些特點。他們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容忽視的弱點。一些青年司鐸重名、重利、重地位、缺少服務和奉獻的精神;一些青年司鐸意志消沉,缺乏鬥志和活力;一些青年司鐸忙於事物,缺乏好學和上進的精神。這些現象應在修院培育過程中得到應有的注意。

人格的陶成

        人格的陶成也稱為人性價值觀的積極陶成,是靈修成長的基礎及司鐸培育的先決條件。普世主教會議的教長們如此說:「如無適當的人性培育,司鐸的全部培育的基礎也必付之闕如。」(2)為善盡職責,司鐸必須具有洞察人心、發現問題、解決困難的能力,善於同各種人合作,並能贏得他人的信賴。一句話,司鐸要盡可能地在自己身上反映出耶穌人性的完美。

        相對老前輩而言,年青一代的神職人員是沒吃過苦、沒受過罪的「幸福」一代。由於從小缺乏信仰的熏陶,缺乏宗教的道德教育,在年青的神職人員身上缺乏耶穌的「活像」和精神,所以我們的修生(也包括我們年青神父)往往表現出人格的不成熟。根據梵二文獻精神,應對修生施與完整的教育,「即按照耶穌基督乃導師、司祭與牧者的標準,培養他們成為真正的牧人。」(3)而且,「我們必須接受教育,愛真理,盡忠職守,尊重每一個人,富正義感,謹慎諾言,具有真實的同情心,為人正直,特別在判斷與行為上保持平衡。」(4)因此,修院的培育工作,首先應該從人格的陶成開始。

一•具備與人建立良好關係的能力

        為完成司鐸的使命,就必須與人打交道,與不同的人,甚至於一切的人,這就要求修生具備與人建立良好關係的能力。梵二文獻如此強調:「當培養修生的相當適應能力,其中最重要的,是有助於與人交談的事宜,就是要培養聽話的能力,並要培養面對人際交往的各種情況,知道如何以愛德開放自己心靈的能力。」(5)事實上,當代人更需要和珍惜人與人之間的共融價值。司鐸的工作不是獨善其身,而要服務他人。為更好盡服務之職,他必須能與主教和其他司鐸達成共融,也要同教友和所有他所接觸到的人們建立良好的關係。「這要求一位司鐸不能狂妄自大,喜好爭吵,而是和藹可親、好客、心口合一、明智和謹言慎行,慷慨而隨時準備服務,能向光明正大的友愛關係開放自己,並鼓勵別人照樣去做,並且敏於了解寬恕和安慰。」(6)

二•重視文明禮貌的教育

        中國人很重視人際關係,強調和諧的團體精神。中國人尊老愛幼,熱情好客,這些都是我們民族的文化瑰寶,不僅應該繼承和保留,更要珍惜和發揚。中國的修院教育應該積極挖掘本民族的道德潛力,與現代的人性和靈修培育相結合,形成一種基督的啟示和本民族文化相統一的道德教育模式。遺憾的是,我們失去了很多這樣的傳統美德,反而被一些似是而非的思想(實質是些自私自利的「主觀道德標準」)所替代。我們應深刻意識到,本性與超性不僅不矛盾而能很好的結合,而且人性能被超性提升。換句話說,好人與基督徒是不矛盾的,基督徒是建立在好人的基礎上的。如果基督徒還不具備好人的素質和修養,那他就不是好基督徒。《司鐸培育的基本方案》指出:「未來的司鐸必須學習待人誠實、遵守正義、遵守禮貌、重言守約、說話溫文、樂於服務、勤奮好學、善於合作等,務使人性和超性都得到平衡的發展。」(7)

三•具備奉獻和服務精神

        教宗保祿六世在梵二會議閉幕詞中一再強調:「教會自稱為人類的婢女,服務的觀點佔了中心的位置。」(8)服務的精神就是愛,愛在人性生活中扮演著中心角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如此強調:「人不能在沒有愛的條件下生存。如果未曾將愛啟示給他,如果人未曾接觸過愛,而他也未曾經驗過並將愛佔為己有,如果未曾在愛中親密地參與過,他無法了解自己,而他的生命也是毫無意義的。」(9)因此,愛是給予,是奉獻,更是服務。教會是天主救世活動的工具,正因為這種特性,才說明「教會是為群眾服務的。」(10)教會必須面向群眾,關注實際生活,傳揚福音,維護道德,促進人類文明建設。然而,當代人們「拼命維護傾向自我封閉的個人主觀,使人無法有真正的人際關係。其後果是許多人,特別是幼童和年輕人,尋求以各種不同方式和尖銳程度的享樂主義或以逃避責任,來彌補孤獨。」(11)

        我認為對修生有真正奉獻和服務精神的培育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修院培育的目標和方向。這種培育具有對將來傳教生活的針對性;目前,我們培養出來的有些神職人員已越來越脫離教友,嚮往豪華的教堂和舒適的住宅、先進的交通和通信工具,造成了與一般教徒生活的不協調。耶穌所創辦的是窮人的教會,是為窮人服務的,所以神職人員應該成為貧窮中的一員。只有真正感受窮人的遭遇、痛苦和需要,將來他們才能有服務和傳播福音的精神。所以,修院有必要根據各自的條件,加強培養修生奉獻和服務的精神;這項培育應該貫穿在修生的六年學習生活中。

靈修的培育

        培育司鐸的目的是為了牧靈,而靈修精神恰恰正是福傳工作的靈魂。「靈修的最高峰是愛的成全。靈修的目的是使修生們不但因領受聖秩聖事,更以一生精誠無間的合作,特別成為基督的化身,吸取他的精神,在舉行主的逾越奧[跡時,能意識到自己所作的事,效法並跟隨來到人間不是為受事奉,而是為受事奉的那一位。」(12)我們必須深刻意識到修院生活應以神修統帥全局的要性。

一•人的靈修培育。

        沒有靈修的培育不可能造就合格的神父。靈修的培育必須包括整個的人,即人的本性和超性以及人的精神和肉體。事實上,我們每所修院都很重視靈性的培育,而且投入很大,然而效果並不是很理想。一些經過六年修院培育的年輕神父,信仰仍很浮淺,缺乏傳教熱情,缺乏奉獻精神,更缺乏與天主和教會的深厚感情。目前,中國修院的大多數神師缺乏靈修和心理學的專業知識,因而在具體輔導時可能難以給予修生實質性的幫助,為此培育神師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工作尤為迫切,主教和修院的行政人員必須給予高度的重視。

        更值得強調的是,靈修培育不僅是教授靈修課、靈修史,也不是傳授一種祈禱的方法,而是教導修生們認識基督的愛,從而具有一顆善牧的心靈。對修生的培育,要使他們真正忠於基督,真正熱愛教會。一位具備靈修精神的修生或司鐸應該是:「具備善牧的精神,做一個深深熱愛教會的善牧。他要憂教會之所憂,喜教會之所喜。」(13)梵二如此強調「應切實地培育修生們力行教會的可敬傳統所推荐的熱心工作。但要注意,靈修的培育並不止於此,也不僅在於宗教情緒;更應該使修生們學習照福音的方式生活,在信、望、愛三德上根深蒂固,才能藉三德的實踐而養成祈禱的精神,為其聖召獲至力量與保障,強化其它的德行,並增長為基督拯救人靈的神火。」(14)為此,大公會議這樣強調:「修生們應清楚地知道,他們生活目標不是主宰他人和享受榮耀,而是將自己完全獻身於服務天主和牧靈職務。他們應特別用心操練司鐸的服從、貧窮和棄絕自己的精神,好能養成樂於放棄那些可有但並非必須的物品,而更能肖似被釘的基督。」(15)

二•神貧精神的培育

        聽從耶穌的召喚,度福音勸諭的貧窮生活,為的是能以這種方式,像基督一樣擺脫自我,完全投身於牧職。貧窮的目的也為了保持心靈的自由,而有效地服務他人。神貧精神是愛心和服務精神的基礎,也是聽命和貞潔的防護門。因此,修院應指導修生按福音勸諭的神貧精神來反省修院生活。

        對當今中國教會的環境來說,修院的生活條件太舒適,對今後修生適應中國教會的福傳生活是沒有益處的。目前,中國的修院大部分在城市堙A條件比較優越,可是將來培養出來的神父大部分要到農村去傳教和服務,他們必須習慣和適應農村的艱苦生活。修院的舒適條件可能會對將來服務的環境產生反差,且造成神父將來對工作環境的不適應甚至抱怨。為此,修生在修院期間,應鍛煉自己除去不必要的東西,保留必須品,時刻準備好到艱難困苦的環境中去服務,也就是,要時刻準備回應窮人的聲音,和他們同呼吸共命運。

        我們常認為中國的教會很貧窮,修院更窮,接受他人幫助理所當然。然而辦學實踐証明,修生不斷的接受饋贈和給予,也很容易造成不良的後果,如養成只願意索取而不願意施予的毛病。在修院生活中,有的修生哪怕只承擔一點可以負擔得起的費用都不情願(如交一點印刷費或活動費等);有的本人或家庭認為:在修院學習本身已經是很大的奉獻了,得些捐助是應當的。抱著這樣的心理,會使自己內心有很大的不平衡,將來祝聖了成為神父也不會有真正的奉獻和神貧精神。

        培養修生的感恩心是非常重要的。能在修院中學習,應感到是一種恩典和榮耀。為此,修生們應該常常感謝天主的召叫,感謝教會和主教所提供的學費,感謝老師的辛勤付出,感謝父母、親友和教友們的支持,感謝國內外恩人們的幫助。我認為這點是當前中國修院在培育上尤為注意和加強的。

三•聽命的培育:

        基督謙遜服從天父的旨意,完成他的任務。司鐸乃基督第二,為盡好司鐸的職務,服從是絕對需要的。為此,

修院的神長有責任訓練修生依靠基督養成一種真正而服從的態度。基督要求他人的服從,但他自已先立了榜樣,更以他的恩寵使他自己在我們內成為服從的原動力。為此,當他們下命令時,應謹慎從事並尊重他人。只要命令下得光明正大,換言之,只要能說明一切人都該謀求大家的好處,而權力又是為大家的好處而設的,修生們自不難配合。(16)

        修院應教導修生學會把握自由和權威的關係。修生必須鍛煉和學會如何使用自由,特別是當它和規則有衝突時,要知道自由是有限制的,自由不是為所欲為。在團體生活中,一些禁令是必須尊重和遵守的。「修院生活的紀律,不應視為只是團體生活與愛德的維護,而它實在是整個教育的一個必要部分,為養成自治,為促進人格的成熟,並為培育其他有益於教會工作的秩序及效率的德行。」(17)

四•貞潔的培育

        獨身的真正意義,就是決定不結婚,並放棄運用性欲和身體的性能力,而這個決定是教會要求那些願意被晉升為司鐸的人所作的。因此說,獨身生活乃天主賜予少數人的特殊恩惠。獨身生活的目的不僅是為獨身者個人,更是為了整個教會。我們必須承認在現代社會中獨身面對嚴重的挑戰。為此,修生「應當在超性與本性方法的幫助下,去學習在自己身上補充放棄了的婚姻,好使他們的生活與工作,不但不因獨身受到任何損失,且能得到對其高尚身心之更完全的控制與更美滿的成就,並能更完善的得到福音的幸福。」(18)

        神職人員對獨身的動機不清楚或過於本性化,是相當危險的。心理學家Hagmaier和Kennedy兩位神父說:「司鐸聖召的基礎與本質是神學的。因此,只有在司鐸的生活與工作的神學意義為修生所了解、愛慕,而且激起他們的想象力與雄心時,方能夠有適當的心理成長。」(19)Godfried Danneels樞機主教也如此強調:「神職人員之所以獨身,並不是為了可以更頻繁地工作。事實上許多醫生的工作量遠遠超過司鐸們……我們採取獨身的人唯一動機,是要嚴格地、一絲不苟地效法耶穌。假如你不了解它,那就請你不要從事獨身。」(20)可以說測量獨身生活的溫度表是喜樂,為愛而生活就應該喜樂;喜樂是身心健康的標誌,也是守好獨身生活的標誌。「假如你的修院中有個修生常憂郁不歡,請讓他離去;假如你的修生常常是歡歡喜喜的,請把他留下。」(21)「他們為天國而放棄婚姻生活,以適合於新約的完整不分的愛心結合於天主,為將來的復活作證。」(22)教宗保祿六世反覆強調:「不要忘記奉獻的獨身生活是神恩。」(23)的確,如果我們忽視獨身的神恩性,就很難度好獨身生活。

        今天的學者們由更廣泛的角度探討性這件事實,強調性在人格領域的特殊價值:「性是人格成熟的標誌,或者用個數學名詞來說,性的成熟是人格發展成熟的函數。」(24)對於中國各所修院的修生來說,由於進修院時的年齡普遍偏低,因此缺乏對性愛知識的全面和正確了解,以及與異性的交往經驗。這樣往往是造成對聖召認識不清和人格不成熟的主要原因。修院的培育者必須協助修生重視獨身生活,認識天主所賜的特殊恩寵,認識獨身生活在司鐸職務上的適當性及價值,並承諾一生以慷慨心情愉快地度此生活,當作一種特別的愛天主及愛人的方式。

知識的培育

        加強知識培育之目的是:「使修生們獲得聖學既廣且深的學識,兼備現代人應有的一般常識,希望他們藉神學孕育了信仰以後,能適合向現代人宣講福音並把福音引進他們的文化堨h。」(25)

一•知識培育要適應時代

        梵二文獻要求教會切勿無視和排斥人類社會出現的各種新情況,應適當結合時代的精神去宣講天主教信仰的真理。文件明確指出:

歷代的經驗、科學的進步和潛在於各種文化中的寶藏,都是人類借以更充分地表述自己以及向人們開拓邁向真理的新途徑。這一切都有益於教會。自教會創建之初,教會便嘗試以各民族的觀念及語言,宣傳福音,並設法以各民族的哲學智慧,詮解福音,目的是在可能的範圍內,就和眾人的理解力,並適應哲人們的需求。這種就合人們文化而宣講啟示真理的作法,應當繼續奉行為傳揚福音的定律。(26)

為此,文件提醒神學家注意,神學研究理論當對真理負責,「神學家要經常研究發掘向現代人宣講真理更適宜的方式」,並且「不應該與時代脫節」,而必須同日新月異的科學知識和社會文化「並肩前進」。(27)

二•知識是福傳事業的工具

        神晢學的研究不能脫離司鐸的使命,應該不斷起到鞏固和加強修生信仰的作用。為此,智能的培育也要與人格和靈修的培育相統一。根據《天主教法典》,神哲學的知識要「在修院內研讀哲學及神學的課程,可按司鐸培育計劃依次或同時進行,至少該滿六年,即專讀哲學的時間應滿二年,神學應滿四年。」(28)為適應當代社會的需要,值得強調的是:「在整個培育知識的過程中要特別注意文化適應的問題,使修生們能依各人本地文化的特色來研究基督的訊息並加以表達,從而把基督徒的生活與個別文化的型態及性格相搭配。」(29)

牧靈培育

        梵二強調:「牧靈的熱誠既應貫徹充滿修生的全部培養,故也應專心訓練他們,特別關於牧靈聖職的那些工作,尤其是講要理、講道、行禮儀、行聖事、慈善事業、對待迷途的人們及無信仰者,以及其它的牧靈職務等。」(30)培訓法令說:「修院的目的在於培育靈魂的牧人,適宜司鐸的培育就應完全為牧靈的精神所帶動,牧靈精神應為所有科目所關注。然而適合本地實情的基本牧靈培育是必要的……修生們應設法獲得的是能對信徒們的生活關心及愛護,能與他們打成一片,為了對人對事有更深的了解,修生們可借助於心理學、教育學和社會學的知識;不過這些學科必須用正當的方法並依教會的訓諭來講授。」(31)牧靈的培育不僅具有學術性和簡單獲得牧靈的能力及實際的技巧,更要做到保祿所說的「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32)修院提供牧靈的培育不僅包括學習和掌握牧靈的神學方法,更要包括一些實際的牧民經驗,以便修生對自己的聖召和今後的工作有更深刻的認識。

        修院培育不應該與牧靈脫節。故此,可以利用周末或寒暑假來鍛煉和積累修生的牧靈經驗。修院要根據各自的條件,加強培養修生的愛心、奉獻和服務的牧靈精神。這項培育應該貫穿在修生的六年學習生活中,例如,安排修生在周末給慕道者講道(以鍛煉講道和與人交往的能力),外出看望有病或有困難的教友,給患病的信友送聖體,或幫助他們做些力所能及的零活……修院也應該組織修生們參觀、服務教會或社會創辦的福利和慈善機構,以培養他們的愛心和服務精神,好使他們將來更好地適應自己的牧靈工作。

愛國教育

        基督徒都具有雙重的身份和使命,即作為信徒,要愛教;作為公民,要愛國。其實,從信仰的角度來講,信徒也有愛國的義務。梵二要求「國民應慷慨而忠實地愛護祖國,但不得心地狹隘,卻應同時注意整個人類的福利;因為各種族、各民族、各國家間因各種關係而團結為一。」(33)《天主教教理》也說明:「公民的義務是與政府合作,在真理、正義,連帶責任和自由的氣氛下,給社會的福利作出貢獻。愛國及服務國家是基於感恩責任,並由愛德而來。順從合法當局和為公益服務,要求公民在政治團體生活塈J盡己職。」(34)經驗告訴我們:要成為一名對社會、對教會有責任感和使命感的神職人員,必須具有愛國愛教的思想修養。「宗教無國界,教徒有國籍」。我們出生在中國,就要熱愛生我們、養我們的祖國。事實証明,國家強大、富強,教會才有地位、有尊嚴,才能更好的發展。任何一名合格的基督徒,尤其神職人員,一定是遵紀守法、熱愛祖國、維護民族尊嚴的好公民。因為愛國與愛教不僅不是矛盾的,而且是統一的。

        修院應採取豐富多彩的方式方法,加強修生的法制及愛國主義教育。可以組織修生「出去」參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祖國的大好河山。這樣做,不僅使修生從理性上明白愛國的道理,更從感性上加深愛國的感情,使愛國成為修生自發且發自內心的感情和行動。作為有幸出國學習的人都能切身體驗到自己與祖國同命運共呼吸的感覺,國家不富裕、不強大,自己也就沒有尊嚴。改革開放後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國際地位日益提高,所以海外學子也揚眉吐氣。加強愛國主義教育,使修生能自覺維護民族團結、法律尊嚴以及國家統一,是教會與我國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具體體現。

晉鐸後再培育

        司鐸的培育應是終身的。(35)這是來自司鐸職務本身的要求,同時也是基於人性成長的需要。修生必須清楚地意識到:從修院畢業,僅能說是學習生活暫告一段落,並非結束,而是新的生活和學習方式的開始。今日社會快節奏的變化,新事物和新觀念不斷推陳出新,而司鐸在修院所學的知識都有其局限性,故很難適應。另外,由於司鐸們的傳教工作和日常事物的繁忙,再加上自身的惰性,很難自覺地抽出時間學習。為適應時代,更好地為他人服務,司鐸的再教育是擺在中國教會面前的一個重大而急迫的問題。只有抓好司鐸的再培育,才能使司鐸不斷在靈修、學業或牧靈方面,再上新台階,以便更好地善盡牧職。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反省聖保祿所說的話:「我提醒你把天主所賦予你的恩賜,再燃燒起來。」(弟後1:6)他指出了司鐸培育的神學理由:「是天主在司鐸的生活,以及教會的生活的歷史中,繼續不斷的召叫,派遣及顯示他的救援計劃……長久性的培育是司鐸忠於職務、忠於其存在的一種要求,是對耶穌基督的愛,是對自己的忠實,而且也是對天主子民的一種愛的行動,司鐸是為服務而設立的。」(36)換句話說,司鐸本身的職務要求他要不斷回應進修的使命。司鐸的進修是出於為他人服務的愛,這種服務他人的愛德「催迫司鐸進一步了解他所服務的人的希望、需要、困難及情感,在他們的家庭、社會、歷史及特殊環境中,來看待每一個單獨的人。」(37)。

        進修的形式和內容應是多樣的。「進修並非只是以新而實際的方式,將過去在修院已學過的課程予以溫習或增添。進修包括新的內容,尤其是新的方法;進修發展為一種和諧及有生氣的過程,它植根於在修院所接受的教育,它要求司鐸革新,迎上時代及調整,但是卻不要中斷上述兩者間的連續性……進修的目的必須是促成一般及整體的不斷的成長,加深每一個培育的層面││人性、精神、知識及牧靈的││確保它們積極而和諧的整合,是以牧靈的愛德及與此相關的種種為基礎。」(38)基於進修內容的多樣性,我們在組織培育的形式上應避免太單一化和形式化,關鍵是掌握進修的實質,採用適合本地情況的多種晉鐸後的培育方式,如以教區、鐸區、堂區或班級等為單位分別或聯合組織多種培訓形式。為使培訓的效果顯著,組織者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應有一位品學及經驗兼優的司鐸來主持。

加強教師和培育隊伍的建設

        現代的培育者除了使自己的教育方式生動有活力外,也必須跟上時代,尤其要有自己的特殊能力。培育者除具備個人的靈修經驗,懂教育學和心理學外,還要具有真正的團隊精神、信仰精神、牧靈意識、清晰成熟的愛和成熟的人格修養。(39)

        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現有的教師隊伍的構成中,出現「中間斷層的現象」。目前,各修院年老有經驗的教師很少,大部分是二十五至四十歲之間的青年教師,在知識的深度和培育經驗方面都需要不斷的加深和積累。其實,教會對教師和培育隊伍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司鐸候選人的培育工作不僅要求那些被委托從事這些工作的人,要有某些特殊的準備,也就是職業、教育、精神、人性和神學上的準備,而且也要具備共融和共同合作實現計劃的精神,使修院牧靈活動的合一,在院長的領導下不斷地維持下去。這個培育的人事集團,應該為真正的福音化的生活方式和完全獻身於主作証。它應該享有某種穩定性,而且它的成員們,按照規定,應該在修院的團體中生活。他們應該與主教密切聯合,他是培育司鐸們的首要負責人。」(40)

        負責從事教育未來司鐸任務的候選人要具備如下條件:「人格的及靈修的成熟,牧靈經驗,專業才能,自己聖召的穩定性,能同別人共職,與他的職務相關的人文科學有充分準備(特別是心理學),並且知道如何與團隊工作。」(41)以上這些要求和條件,對中國的每個修院的培育人員來講都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目前,我們應該採取「請進來,走出去」的方針政策。第一,我們可以聘請海外專家為教師和培育人員講課和傳受經驗;第二,加強中國各修院教師和培育人員的交流與合作,從而達到取長補短的效果;第三,選派條件優秀且外語好的教師和培育人員出國深造;第四,條件優秀但外語較差的可選送到國內的大學進修。通過這些方法達到提高教師和培育隊伍的質量。

結朿語

        總的來說,全人的培育對神職人員而言是至為重要的。現代社會的發展變化,要求神職人員在人格、靈修、知識等各方面都應跟上時代和適應社會。時代和社會的環境帶給修院沉重的使命感,這使命感要求修院的培育不能墨守成規,必須適應時代和社會的變化。

        培育司鐸基本法案明白指出:「若學生人數不足,若負責的行政人員準備不夠或合作不來,又如若開辦神學課程,若教授人數不夠、資格不行,不許設立或維持大修院。大修院應有合適的樓房建設,應有與其教育等級及性質相稱的圖書館及其它教材。」(42)文件的要求是合理且正確的,是修院培育質量的有力保障。

        目前,中國各所修院普遍存在「硬件」和「軟件」不適應培育需求,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是各修院必須考慮和改善的問題。當前,國家所辦的大學都在走合併這條路,其目的就是為了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形式,高效地利用有限的資源和設備創辦更高質量的學府。事實上,中國修院存在師資短缺、生源不足且質量差、房舍緊張等問題,與培育基本法案的要求相差懸殊。我們應該考慮如何利用有效的資源,集中力量辦好幾所「硬件」和「軟件」都合格的、規範的、達標的高質量的修院。要想作到這一點,我認為可以從兩方面來考慮:一方面,條件差、不合格的修院應該關閉或同條件較好的修院合併;另一方面,即使條件相對較好的修院彼此間亦應該合作,(主要是老師間的互換與合作,教材、教學經驗的共享與借鑒。)中國的主教和修院負責人必須抱著對基督的事業和教會未來高度負責的態度來做好這件事。我想這件事有困難,但並非不可能,只要他們有決心,一定能作到,而且能辦好。

        中國修院的培育任重而道遠。但我們相信在天主聖神的帶領下,採用有效的方法,我們有信心也有決心,一定能使中國修院的水平上一個新台階,辦學質量有個飛躍。只要修院的培育與時代和社會相適應,我們一定能使中國教會健康發展起來,使福音的種子撒遍中華大地,使中華大地遍開信仰之花。

註 釋:
  1.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見導論。
  2. 《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 #43
  3. 《司鐸之培訓法令》#4。
  4. 《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43,也參斐4:8。
  5. 《司鐸之培訓法令》#19
  6. 《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43,參茂前3:1-5;弟1:7-9。
  7.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51。
  8. 費蓋著,吳宗文譯,《梵蒂罔第二屆大公會議日記》,台北,1978年版,第698頁。
  9. 《人類救主》通諭#10。
  10. 斯萊貝克著,《梵二會議:真正的成就》,倫敦,1967年版,第72頁。
  11. 《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7。
  12.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44。
  13. Cardinal Godfried Danneels對來自歐洲、美國和加拿大約七十位修院院長所作的講話。載於《上海天主教資料匯編》。
  14. 《司鐸之培養法令》#8。
  15. 《司鐸之培養法令》#9。
  16.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49。
  17. 《司鐸之培訓法令》#11。
  18. 《司鐸之培訓法令》#10。
  19. G.Hagmaier & E.Kennedy, "Psychological Aspects of Seminary Life", in J.M.Lee (ed.) Seminary Education in a Time of Change (Nortre Dame: Fides 1965) 254-283, at 281-282.
  20. Cardinal Godfried Danneels的講話。載於《上海天主教資料繪編》。
  21. 同上書。
  22. 《司鐸之培訓法令》#10。
  23. 《司鐸獨身》通諭#34,44,60,62,63,81。
  24. 金象逵:《性愛•婚姻•獨身》,台灣光啟出版社,1993,第5頁。
  25.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59。
  26. 同上書#44。
  27. 同上書#44。
  28. 《天主教法典》#250。
  29. 《培育司鐸的基本方案》#64。
  30. 《司鐸之培訓法令》#19。
  31. 《培育司鐸基本方案》#94。
  32. 斐理伯書2:5。
  33. 《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75,台灣主教團秘書處出版,1975。
  34. 《天主教教理》#2239,香港公教真理學會出版,1996。
  35. 《司鐸之培訓法令》#22。
  36. 《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70。
  37. 同上書#70。
  38. 同上書#71。
  39. 參《修院培育者指導》。
  40. 《我要給你們牧者》通諭#66。
  41. 同上書,#66。
  42. 《培育司鐸基本方案》#21。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