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05年 夏季號 第25卷 總第137期 新舊教宗心繫中國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畢生中國之旅
0
林瑞琪,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本刊執行編輯

林瑞琪 敬撰

        偉大可敬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息勞歸主,榮歸天鄉。教宗在任二十六年間,一直惦念中華教會的福祉,他遺憾未有機會親身到訪中華大地,但他的心卻無時無刻不與中國教會在一起。以下謹請讀者一同回顧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心靈上的中國之旅。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二零年五月十八日生於波蘭克拉科夫城附近的華達維斯(Wadowice),原名卡羅爾•華?拉(Karol Jozef Wojtyla),他在家中排行第二,父親為波蘭陸軍退役士官,母親來自立陶宛,父母均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一九二九年,卡羅爾的母親去世。一九三九年,納粹德軍入侵波蘭,卡羅爾參與反抗納粹統治的地下活動,並在礦場工作謀生。

        一九四二年,卡羅爾決心修道,在納粹統治下秘密研讀天主教神哲學。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繼續神哲學研究,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一日,卡羅爾順利在克拉科夫晉鐸,其後前往羅馬天神大學進修,取得博士學位後返回波蘭。

        一九五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年青的華?拉神父奉委為克拉科夫教區輔理主教,並於一九六四年一月十三日獲晉昇為克拉科夫教區總主教。三年之後,即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六日,華?拉總主教被教宗保祿六世擢昇為樞機主教。

        一九七八年十月十六日,華?拉樞機獲選為第二百六十四任教宗,取名若望保祿二世,成為四百五十五年來首位非義大利籍的教宗。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任二十六年間,一直尋求引領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全面共融合一。雖然終其一生,未能完成到訪中國的宿願,但貫徹於二十六年任期內的,卻是對中國教會的關係。以下是教宗生命最後二十六年的中國之旅。

        上任後翌年的一九七九年,教宗即委任二十多位樞機,包括默存心中的一位,於一九九一年公佈,默存心中者為上海教區龔品梅樞機。

        一九八一年二月十八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馬尼拉發表「向中國講話」,表示希望與中國展開交談。同日,教宗宣佈在日本致命的華裔菲律賓教友李樂倫列入真福品。

        同年五月十三日,教宗在聖伯多祿廣場遭土耳其槍手槍擊,手術急救救回一命。但在休養期間,即於六月六日宣佈委任鄧以明主教為廣州總主教。

        一九八二年一月六日,教宗致函全球主教,呼籲為中國教會祈禱。

        一九八三年發佈新編《天主教法典》,法典的中文版在國內大受重視,各地的神長均希望人手一冊,國內更有出版社複印發行。同年五月十五日,教宗宣佈兩位在華殉道的慈幼會士雷鳴道主教(Bp. Luigi Versiglia, SDB)及高惠黎神父(Fr. Callisto Caravario, SDB)列入真福品。

        同年,教宗秘密致函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表達友好,但中方未有積極回應。

        一九八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教宗在接見台灣主教團的述職時,要求台灣及各地華僑教會承擔橋樑教會的角色。

        六月四日,二十九位仍在生的中國教區外籍主教正式向教宗請辭,均獲教宗批准。

        一九八五年六月份,歐洲的傳媒報導,梵蒂岡有意將設在羅馬近郊的岡道爾夫堡的天文望遠鏡,送到中國安徽省合肥大學。但最後因各種原因,移送計劃沒有完成。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九日,教宗宣佈華裔菲律賓教友李樂倫列入聖品。

        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教宗宣佈擢昇二十五位新樞機,其中包括香港教區主教胡振中樞機,是為當時所知歷來第三位中國籍樞機。中國歷來首任華人樞機是一九四五年獲任命的田耕莘樞機,第二位是一九六九年獲任命的于斌樞機。

        一九八九年十月五日,教宗乘專機前往南韓主持聖體大會,事前曾向中國要求容許專機飛越大陸領空,但不幸未獲中方容許。

        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教宗在羅馬接見了龔品梅主教,並授予樞機紅冠。按照「默存中心」的規例計算,龔品梅樞機被列為第三位中國籍樞機,胡振中樞機被列為第四位中國籍樞機。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六日,教宗宣佈於一九四九年在西藏致命的杜仲賢神父(Fr. Maurice Tornay, CRB)列入真福品。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教宗為紀念孟高維諾宗主教來華七百週年,發表「我盼望能早日與你們會面」 ,熱切表示對台灣及大陸的天主教徒的關懷及愛護。

        一九九五年,教宗到訪比利時,在舉行大型彌撒之後,接見三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共祭神父。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日,教宗冊封十九世紀在華傳教的法籍遣使會士董文學神父(Jean-Gabriel Perboyre, CM)為聖人。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八日,教宗宣佈擢昇二十二位新樞機,其中包括高雄教區主教單國璽樞機。是為第五位中國籍樞機。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九日,教宗在梵蒂岡宣佈以個人名義邀請四川省萬縣教區段蔭明主教及徐之玄助理主教出席亞洲主教會議。可惜由於他們兩位未能取得北京當局發出的護照,所以未能成行。

        十一月十日,教宗宣佈委任祖籍台灣省彰化縣的葉勝男蒙席為聖座駐斯里蘭卡全權大使,同時領銜「雷普蒂斯•馬尼亞教區」總主教,是為有史以來首位華裔教長出任聖座全權大使。

        一九九九年亞洲會議的閉幕大會,原定於香港舉行,但由於教宗來港的要求未得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允許,教宗未能成行,閉幕大會亦改在印度的新德里舉行。

        一九九九年底十二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發表特致中華教友的「聖言成了血肉」公函。再一次向中國表示友好。

        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策動「自選自聖」五位主教的事件,教宗對此表示傷痛。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聖女小德蘭瞻禮,教宗宣佈一百二十位在中國致命的殉道者列入聖品。宣聖事件引發北京政府的不滿,並不斷發表文章質疑部份受封者的操守。教宗一再為受封的致命聖人辯護,但亦為所選擇的日子與中國國慶日有所衝突而表示歉意。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宗座額我略大學紀念利瑪竇神父抵達北京的四百週年研討會上致詞,反省四百多年來傳教士在中國服務的意義及局限,並就傳教士在向中國人傳福音中所犯下的缺失,向中國人民道歉。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教宗接見了到羅馬述職的台灣主教團成員,這是教宗生平最後一次大規模接見述職的中國籍主教。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佈委任三十一位新樞機,包括一位「默存在心中」者。國際上多個傳媒機構都猜測這個「未有公佈名字」的樞機可能來自中國大陸。

        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教宗宣佈在中國傳教的聖言會士福若瑟神父(Joseph Freinademetz, SVD, 1852-1908)為聖人。十四日之後,教宗為曾經來華訪問的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主持宣福禮。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因呼吸困難住院十天治療,出院後健康狀況一直未有明顯改善。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蒙主召喚,回歸天鄉,享年八十四歲。終其一生,教宗一直希望到中國大陸,但未能如願。二零零三年默存心中的樞機的委任,亦隨教宗的逝世而告終。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任內共發表了十四封通諭、十五篇勸諭、十一項宗座憲令、四十五封書函,以及在外訪時發表了二千四百一十六次演說。當中差不多每年均有關心中國教會事務的演說。

        教宗任內,普世天主教徒人數由七億二千萬增加至十一億,在中國的天主教徒由三百萬增至約一千二百萬。

        教宗任內,全球司鐸人數維持在四十萬左右,但中國大陸的司鐸則從一千二百人增加了至二千七百人,且大部份為年青司鐸。

        教宗共任命了二百三十二位樞機,其中三位是中國籍的神長;並委任數以千計的主教,以及大批未列入宗座年鑑的中國籍主教,人數在一百位以上。

        教宗宣佈一千三百三十八人列入真福品,四百八十二人列入聖品,包括一百二十二位中國聖人。

        教宗共出訪一百零四次,訪問了一百二十九個國家及地區,但可惜未有機會到達中國。

        教宗在位二十六年以來,教廷共與八十一個國家建交,令到邦交國總數達到一百七十四個,尚欠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有外交關係。教宗渴求與中國建交,宏願未成,只有留待新一任教宗去處理。

(編者按:由於整理統計數字需時,《二零零五年宗座年鑑》只列舉截至二零零三年底的數字,當時全球天主教徒人數為十億八千六百萬,以過往數年平均年增一千五百萬計算,二零零四年底天主教徒人數應為十一億一千萬。此數尚未計算二零零五年復活節新增的教友人數。)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