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6年 冬季號 第36卷 總第183期 中國聖統制70年慶


 

喜見中梵互動由環保合作開始(編者的話)


林瑞琪,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本刊執行編輯 


    筆者早於2015年8月已在香港教區中文週刊《公教報》的「義筆容辭」專欄中提出,「中梵之間雖然未有外交關係,但亦不妨優先在環保方面合作,為人類及地球的福祉,攜手成為世界環保的火車頭。」

    「環境保護」的確是眾多社會主題中最適宜選作中梵之間的互動;筆者的相同呼籲,亦在本刊最近一年的編者話中提出。因此,當筆者在2016年10月份讀到,教會內外的各界傳媒廣泛報導中國代表團到訪梵蒂岡出席宗座科學院主辦的《願?受讚頌》通諭會議,實在感到無比的快慰。

    中方代表團團長胡德平雖然在政府中的崗位並不顯赫,但在中國政界卻是以敢言為人稱道,是國家主席習近平難能可貴的諍友;由他率領這1949年以來首個中國政府造訪梵蒂岡的官式代表團,別具意義,也展示出習近平主席有容兼聽的胸懷

    在環球的生態保育這課題上,中國與天主教會的合作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而他們雙方今次的互動,亦可以說是正面地回應了民間的呼聲。本人曾提出,「眼見人類的貪婪及私慾氾濫已深深地威脅到我們生存所依托的地球,教宗方濟各於2015年6月18日發表《願?受讚頌》通諭,這是任何關心地球大自然生態的人士所不能忽略的。」

    筆者多次在其他場合提及,中國與天主教會是世界上兩個最大的人類實體,他們兩者誰也不可能忽略對方的存在。

    相信筆者這一連串的期望,也是許多民間知識份子對中國及對教廷這兩大人類實體的期盼。當然,筆者實在無法知道我們這些民間的卑微呼聲對中梵雙方的生態保護政策曾經起過甚麼作用;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未有筆者的文章,中梵雙方亦會本著世情的需要而走上合作的坦途。但筆者仍想申明,本人的小小建議,一如民間社會及知識份子的其他眾多呼聲一樣,能激發思想的火花,而世上許多滿懷善意的領導層,亦會充份正視民間的意念。

    如今,中國的代表團已經順利完成訪梵之旅;我們亦理所當然地期待梵方的代表團有機會接受邀請,到中國出席相類似的國家級論壇。雙方這些長期的互動,能促進彼此了解到,大家可以放開既有的成見,充份合作,為全球謀福祉而又不會絲毫損及他們各自的國際身份。

    與此同時,一如本刊上一期(總第182期)「編者的話」所提及,2005年所頒行的《宗教事務條例》按國務院的規劃在2016年內應有修訂。實際上,國家宗教事務局亦於2016年9月份向各相關的團體發佈了「宗教事務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以下稱為「徵求意見稿」),但這次意見諮詢僅僅為期一個月,似乎未能讓宗教團體做到深入基層的多元討論。

    另一方面,「徵求意見稿」中對宗教活動(特別是與海外交流的活動)所訂定的嚴厲審查,以及非常苛刻的罰則,都引來海內外關心中國宗教發展人士的巨大反響,這一方面,著實引發人們深切的擔憂。

    然而,國家宗教事務局所在其標桿雜誌《中國宗教》的2016年9月號,對「徵求意見稿」的重大舉措隻字不提,整個9月號涉及「徵求意見稿」的,只有第20頁長僅半頁紙篇幅的文章,(另外半頁為「宗教事務局」大門照片;)題為「宗教事務條例修訂徵求意見 遏制宗教商業化」,似乎是有意迴避本文剛才提及的重大改變,而背後有沒有其他潛藏的議程,實在使人放心不下。

    不過,《中國宗教》這樣的表態,亦反映出各方面對徵求意見稿未得到一致的認同,要在短時期內得出共識,似乎不是容易的事。本刊基於對中國宗教發展的關注及對國內天主教弟兄姊妹的「同出一棧共屬一牧」的情誼,將繼續為讀者密切注視有關問題的進一步發展。

    本文執筆之前的兩星期,教廷剛為香港教區帶來喜訊,宣佈任命楊鳴章輔理主教(領銜納米弟亞崗教區主教)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實在深慶得人,本刊亦借此向楊主教致以最熱烈的祝賀。


林瑞琪,2016年11月25日,
書於香港聖神研究中心

 

返回目錄

Copyright©2016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