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6年 冬季號 第36卷 總第183期 中國聖統制70年慶


 

建立天主教聖統制之意義與影響


田英傑著 黃懿縈譯


        1946年4月11日,教宗庇護十二世(1876-1958)頒布《我們的每一天》(Quotidie Nos)宗座憲章,宣布成立中國天主教聖統制,為本地教會建立常態的體系。究竟這個決定有何意義?產生了哪些影響?

普世教會內的共同效果

        在聖統制下,天主教會在某一國家的常態體系,主要來說是由原來的宗座代牧區升格為教區所組成,也就是成為本地教會,每個教區有一位正權主教。「主教是由天主制定繼承宗徒位者,藉賜於他們的聖神被立為教會中的牧人,使之成為教義的導師、神聖敬禮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務者……接受聖化、訓導及治理的職務,但此類職務就其本質言,非與世界主教團元首及其成員保持聖統之共融則不能執行。」(《天主教法典》375條)

        一個總教區與周圍幾個教區合成一個教省,總主教與主教們互相合作,商討教區牧靈職務的共同問題,找出解決方案。然而,每位主教對自己的教區有最高而完全的管轄權。

        事實上,最有意義的轉變,在於正權主教作為地方教會(即各個教區)領導人的權力和角色。聖統制建立後,所有昔日的宗座代牧對教區獲得完全而直接的權力,以正權主教身份取代以前的領銜主教。他們不再是「代牧」或教宗的代理人,而是與宗徒的繼承人共融,直接負起牧養委託給他們的羊群的責任。對於主教牧職的權力範圍,《法典》381條1項列明:

教區主教在委託給自己的教區內,擁有一切為盡牧職所需的,直接的正職權,但依法或由教宗法令所保留於教會最高權力,或其他權力的案件除外。

        因此,主教的職責在他們的自己的意識中以及信眾的心目中都增加了。

        早在教會歷史最初的幾個世紀已有地方主教團的記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在《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Christus Domini,38)中,決定在世界各地成立地區性或國家性的主教會議或主教團,並在教宗保祿六世1966年簽署《聖教會》(Ecclesiae sanctae)自動詔書後實施。它們的運作、權力及職責由1983年《天主教法典》(447-459條)所規定,其中對主教團有以下的定義:

        447條 - 主教團為一常設機構,是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主教們的集合體,為該地區的信眾共同執行某些牧靈職務,特別藉適合於當時當地環境的傳教方式和計劃,依法律規定,使教會為人類促進更大的福利。

        《法典》449條表明:「惟有教會最高權力,在聆聽有關主教後,得成立、取消或改變主教團。」關於主教團的權力,《法典》455條1項指出:「主教團只能在下列事務上制訂普通法令:即普通法所已規定者,或宗座自動詔書或因主教團請求而命令者。」在其他情況下,「每位教區主教仍保存完整的管轄權力。」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98年的《宗徒》(Apostolos suos)自動詔書進一步釐清了主教團的職責,儘管每位主教是普世主教團的成員、與羅馬主教(教宗)共融,他們不能享有普世主教團(全體主教會議)的訓導權。所以,地方主教團不能自行制定關於教義的宣言,而且他們在協助個別主教的同時,不能取代他在教區內的訓導權。

在中國的狀況

        因著1946年天主教聖統制建立而在中國出現的新體系,由所有從前的宗座代牧區升格為教區後,圍繞著總教區所組成;全國分成20個教省,共有20個總教區、79個教區和38個監牧區。在這137個教會轄區裡,28個由華籍主教領導,其中21人已接受祝聖。在中國天主教會建立這樣一個常態體系,經過了長時間的不斷努力,不過今天中國的狀況又如何?

        不幸的是,聖統制建立十年後,在中共政府的外來介入下,被所謂的「民主辦教」原則實質上廢除了。這是發生於1957年,政府當局在北京召開中國天主教教友第一次代表會議(1957年7月17日至8月2日)。此會議被視為中國教會最高的權力機構,表決通過了天主教愛國會的章程,並於8月3 日選出了它的領導人及常設委員會。(參閱「中國天主教教友愛國會」編,1957;《廣揚》半月刊,「中國天主教教友代表會議專輯」,頁13-15。)

        可是實際上,最高權力掌握在愛國會領導人的手裡,他們受中國政府的宗教局(今天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和黨的統一戰線工作部,以及「三自教會」原則所完全控制。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致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中,澄清天主教會對這一點的立場: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原意」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根據道理,教會是「宗徒的」,梵二大公會議也重申了的這一點。……上述機構所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第7號)

         鄧小平在1978年底實施經濟改革開放後,社會變遷開始對天主教會的結構和地理分布產生影響。返回堂區工作的老神父和新一代培養出來的神職人員數目很有限,不足以照顧教會原來範圍的牧靈需要。再者,傳統的天主教活動中心和地區被經濟快速成長的鄰近城市所取代,城市的經濟活動在中國社會佔有首要地位。鑑於這些因素,中國政府當局不僅對某些省份重新調整行政區劃,也對宗教事務實行控制,開始消除教區之間的差異,將某些主教府遷移到比較發達的城市,或整合一些教區,甚至一個行政省份變成一個教區。

        故此,中國天主教聖統制的常態體系實際上消失了:不同教會轄區之間的差別被廢除,一律稱為「教區」,教省不再存在。

        後來,仿效普世教會做法的所謂「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成立了。事實上,中國天主教第三次代表會議(1980年5月21日至30日)通過成立「主教團」,但它的性質與功能是不同的。它的成員由天主教代表會議選舉產生,與愛國會一起成為中國教會的行政機關──「一會一團」,儘管它們正式和官方而言是隸屬於上述全國代表會議。「一會一團」的領導層通常是同一群人,他們從屬於政府宗教事務官員。

        非官方的主教於1989年11月21日同樣嘗試成立自己的主教團,但同樣未得到羅馬教廷的正式認可。因此,目前中國的官方與非官方主教團,均不被教廷承認,因為它們不包括所有有權加入的主教,卻包括其他無權加入者。正如教宗本篤2007年牧函的第8號表明:「主教團是一國家內所有主教間弟兄的共融。主教團研討國內教義和牧民方面對教會整體有重要性的議題,卻不干涉各主教在其教區日常及直接職權的行使。」

        教廷認為中國天主教會目前的所謂「民主選舉制度」及所謂的「民主組織」,與天主教的性質和教義不相容。於是,羅馬維持著中國教會原來的常態體系,即1946年建立的中國天主教聖統制。然而,它對未來與中國當局磋商這個問題抱持開放態度,並等待適當的時機。本篤十六世2007年的牧函清楚闡明了這一點:

近五十年來,政府在行政上作了很多改變,因此也影響了某些教省。按照新行政區的劃分,有些教區被取消了、有些被重組或修改了轄區範圍。有關這一問題,我要申明,聖座願意與中國主教們作開放且建設性的對話,解決教省和分區問題,如果有必要,也願同政府磋商。(第11號)

         中國教會聖統制成立七十周年,該當是我們反省和處理這些相關問題的良好時機。 

返回目錄

Copyright©2016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