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春季號 第37卷 總第184期 天主教巧遇中國化


 

談中梵問題應實事求是(編者的話)


林瑞琪,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本刊執行編輯 


    中國的學術界內對中梵關係有興趣的學者,大有人在;然而,能深入地了解中梵交往以至中國政教關係問題的人士確不容易找到。有些學者限於所能運用的資訊及往昔各種國內論述所產生的「刻版印象」,在中梵問題上化關懷而為幫倒忙的事例,卻比比皆是;最近一宗例子是2016年12月份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王義桅的說法,指「北京與梵蒂岡很可能採納越南與梵蒂岡2010年達成的協議,也就是說,表面上由梵蒂岡來正式任命,而事實上主教人選事先早已由北京敲定。」(參考2016年12月16日本港各中英文報章)這種說法實在令了解內情的人感到可笑及不滿。

    首先,推斷中國未來的天主教主教將由國家敲定,實在是對國家領導人的極大侮辱。這種說法等於污衊國家在推行官方辦教,這是過往不少西方傳媒對中國政府發動攻擊的主要據點。王義桅的說法,似乎是要暗地裡配合西方的攻擊。

    另外,說越南與梵蒂岡之間有上述的協議,也與事實相距極遠。筆者想說一句,自2010年以來,越南三大總主教區二十三個教區已新增了多位主教,試問有哪一位需要越南政府事先敲定的。按我們所知,是一個也沒有。

    新任命的越南主教,許多都在海外留學,主要是羅馬及法國,也有不少留學美國,有些是特別從海外放下大學教職回國擔任主教;筆者的朋友當中有多位越南籍的神父,他們都清楚指出,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經歷詳細的諮詢及審查,然後由教廷任命。假如說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國家敲定,對越南各個相關教區的信眾來說,實是不能接受的侮辱。

    我們所知,教廷在宣佈任命越南主教時,會提前數天知會越南政府,僅此而已。而現實當中,七年來越南政府對所有任命都表示尊重。此外,2015年1月4日,教廷發佈河內總教區阮文仁總主教(Archbishop Nguyen Van Nhon)擢昇為樞機,亦得到政府的賀意。

    更重要的是,2007年1月25日越南的阮晉勇總理(Prime Minister Nguyen Tan Dung)訪問梵蒂岡並造訪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其後天主教會開始申辦已故阮文順樞機(Cardinal Francis-Xavier Nguyen Van Thuan, 1928-2002) 的封聖程序。不可不察的是,阮文順樞機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13年。越南政府對封聖的問題,採取「低調」但「開放而寬容」的態度,這大概是中國方面的學者所未有注意到的。

    越南天主教是當前亞洲教會的重要支柱,有修生超過二千人,是亞洲三大神職人員外派支援友邦的泉源,(另外兩大是南韓及印度);相對之下,我們大中華地區的天主教會遠遠落後,我們實在應對越南的兄弟姊妹多多學習。因此,筆者強烈要求不明內情的所謂學者,最好不要就越南的教會實況胡亂猜測好了。

    談到中梵的互動,到目前為止仍是風聞甚多,實質變動卻絕無僅有。不久前的2016年12月,政府認可的中國天主教會成員在北京舉行了「中國天主教第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也有一些觀察家將之聯想到中梵互動中去理解。作為一個「民間團體」的內部會議,筆者不願作出太多個人評論。但該等「代表大會」竟然在結構上有意成為「主教團」的上司,而這「主教團」又凌駕於個別主教之上,則是違反《天主教法典》所規定地方主教的法定權力,是許多教會學者,包括已故的著名華裔神學家張春申神父,所一再批評的。

    然而,這種會議似乎是流於一種過場式的活動,對未來的中梵交談未至於製造新障礙,當然也說不上有甚麼貢獻。不過,大體上中梵的互動仍是朝著正面的方向發展,這一方面,香港教區主教暨本刊主編湯漢樞機新近發表的「從教會學角度展望中梵交談」一文,特別值得讀者關注,謹在本期全文刊登,敬請讀者細心欣賞。

    祝各位新歲愉快,四旬期內,平安與期盼滿懷心中。


林瑞琪,2017年2月18日,
書於香港聖神研究中心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