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春季號 第37卷 總第184期 天主教巧遇中國化


 

習近平所指「宗教中國化」的意義


田英傑著 林瑞琪譯 


「宗教中國化」最早的出現

        「宗教中國化」的概念在中國是首先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5年5月20日在北京舉行的統戰工作中央會議的總結階段上提出。(註1)這是九年來中國第一次舉行同類的會議。

        習近平在強調前任領袖們所主張的官方意識形態之餘,論及統戰部門的各種工作,諸如與各民主黨派合作,接觸黨外知識份子,在國家統一的框架下理順與台灣的關係,在「一國兩制」之下處理與香港及澳門的關係,以及尤為觸目的,處理與新聞媒體及與互聯網的關係。談到宗教事務,習近平一如既往首次聯繫到少數民族工作。他指「宗教工作」,

    本質上是群眾工作,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必須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必須辯證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必須重視發揮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導宗教努力為促進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文化繁榮、民族團結、祖國統一服務。

        習近平在2016年4月22日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時一再強調「宗教中國化」。他要求各級的政府機關貫徹中國共產黨的宗教政策及改進宗教工作。他指出,宗教事務在黨及中央政府的工作中有特別的重要性;黨的宗教政策及理論經實踐證明是正確的。

        他一再強調做好宗教工作,必須堅持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習近平認為,「宗教中國化」為宗教自身的存在是必要的,這包括接受依法管治,證明本身對社會有貢獻,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宗教中國化」也應包括「要最大限度把廣大信教和不信教群眾團結起來。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是要引導信教群眾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維護祖國統一,維護中華民族大團結,服從服務於國家最高利益和中華民族整體利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積極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中華文化,努力把宗教教義同中華文化相融合;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自覺接受國家依法管理;投身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

「宗教中國化」的官方意義?

        宗教中國化在實踐上是與國家主義及愛國主義融合的政策及過程,目的在於鞏固在少數民族中的漢族多數地位,以及促進國家公民發展共同的價值觀及榮譽。

        習近平講話內容顯示出,他本人及中國執政當局計劃加強統戰工作,以應對他們對目前黨的困局及對國家穩定的憂慮。他們的目的在於透過愛國心及對國家的認同,去吸引廣大民眾的支持。習近平近年的講話一直強調忠誠及團結,反映出這方面實際上是問題多多。

        中國化的意圖,是去改造或重塑宗教,特別是基督宗教,成為黨所控制的工具,以滿全黨的政治目的。因此,習近平的首要關注,是在政治方面,是著眼於確保共產黨的地位以及他本人的領導地位不受挑戰。為他而言,宗教群體純粹是一種社會組織,政府必須對他們施以全面掌控。

        為習近平來說,「宗教中國化」基本上就如卓新平所考慮的政治幅度。這政治性與文化性是「中國化」的兩大幅度。(註2) 這政治幅度包括宗教的自主及民主管理,但前提是在共產黨的全面掌控及指導之下,以調控配合社會主義。

        這是中國官方對「宗教中國化」的原則性詮釋,經一再闡釋之後可歸納為以下數點:愛祖國及人民,保衛國家完整及民族團結,珍惜共產黨的領導及社會主義制度,維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積極落實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宏揚中國文化,致力將宗教信條整合到中國文化中,保持國家法律法規,參與現代社會主義的改革及國家自由化的建設,為實踐現代中國夢而努力。(註3)

        習近平的首要關注面在政治方面,在文化幅度方面,他似乎不太注重宗教的適應化及本地化,雖然不少外來的宗教,特別是佛教、伊斯蘭教及基督宗教過往在中國歷史上,都致力這樣做。

中國化的政治幅度與文化幅度

        在上述提及的文章中,卓新平特別從兩個幅度去闡釋「基督宗教的中國化」:

    當今中國倡導積極引導宗教與中國社會主意社會相適應,這種適應特別要求中國宗教發展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其中有著文化和政治兩大含義。由於中國近代所遭受的西方帝國主義侵略和政治對抗,使基督教在華不再純為宗教存在,而是有了複雜的政治捲入,因此其「中國化」的政治層面是不可回避的現實。中國教會20世紀50年代所推動的「三自愛國運動」則正是基督教這種「中國化」之政治層面的清楚表達。面對複雜的現實發展,我們不能簡單地說基督教「中國化」的政治層面已經完成其任務,相反仍然是任重道遠,尚需付出艱苦的努力,也需要教內外達到對現實敏銳審視後的共識。在各種政治選擇面前,中國基督教當然要理直氣壯地選擇愛國愛教的「中國化」。

    基督教「中國化」的文化層面則涉及到基督教對待中國文化的態度與中國文化會如何互動。其實,這也是外來優秀文化與中國文化交流,融匯,同在,共構的文題。在這一動態過程中,雙方是調適,共享和雙贏,而沒有必要,也不可能誰「吃掉」誰或誰「征服」誰。那種尋求「基督教征服中國」的「中華歸主」早已成為基督教理應反省的過去。當然,我們今天也應該站在共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來看待基督教文化與中國文化的關係, 使基督教文化成為中國文化的有機構成,也是中國文化能夠吸納,包含著基督教文化的積極建構及優傑內容,這是「同一個世界」。「同一種生存」,即人類共同的命運所繫。

        習近平的「宗教中國化」的意義停留在政治層面。他似乎也同時地將這樣的概念運用到馬克思主義之上,要求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近年來,中國的大學在探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了很常見的課題。2011年6月份在一個於北京舉行的黨的建設全國論壇上,習近平談及「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並強調中國共產黨要遵從科學法則,結合馬克思主義的實際基本原則,並適應中國在革命、建設及改革開放各個階段的現實環境。中國領導人推行「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去確保黨的主導意識形態及基本理論與時並進。在過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產生出重大的理論成果,即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體系,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論及(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註4)2016年10月24至27日舉行的中共十八大六中全會的最後公告,亦多次提到「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並加入到「深入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的精神」。

        基於上述各點,似乎可以推論出習近平心目中的「宗教中國化」有兩項動機;首先, 確保中國共產黨對少數民族及宗教群體有全面的控制;第二,為他的「中國夢」理論加添一道文代方面的飾穗,好使「中國夢」能得以確認為中國官方的意識形態。「宗教中國化」的文化幅度,似乎留給了宗教信徒自己以至宗教學者去表達他們的信仰,當然他們享有的自由度也不是沒有限度的。

        最後,尚有一政治方面的視野不容忽視。習近平所強調的「中國化」及「有中國特色」,是引生自更廣闊的關注,即當前的中國如何邁向世界,如何邁向全球化,及如何踏足世界舞台。中國透過強調「有特色的」及「國家主義」,要顯示自己與其他國家不同;中國的力量來自全面掌控國家生活的不同範疇的團結,以及其改造任何事物成為「中國化」的力量,包括改造宗教以至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化」。

註釋:

1 新華社報導,見於「中國共產黨統戰部網頁」2015-05-20。
http://www.sara.gov.cn/zcfg/qgxzjttxgjgzd/6427.htm
2 卓新平著,「探索基督教『中國化』之路」,見於《中國民族報》, 2015-12-10, pp. 1-3.   
3 黃鑄著,「我國宗教的特點和中國化問題」,見於《中國宗教》 2016年第8期,頁41。   
4 “Sinicization of Marxism for Socialism: Xi”, in www.chinadaily. com.cn/china/2011.../content_12737838.htm.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