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春季號 第37卷 總第184期 天主教巧遇中國化


 

宗教慈善事業:回應中國化的呼聲


張光來 

        宗教界以慈善作為原動力,從事公益慈善事業具有悠久歷史、優良的傳統及豐富的經驗。改革開放後,雖然在其自身條件和周圍環境都有限之下,我國宗教界神長教友一如既往再次投身公益慈善事業,尤其在照顧服務社會弱勢群體方面,其持之以琲熒R心奉獻有目共睹。在今日信仰缺失和世俗化日趨嚴重的大環境下,宗教愛德服務為轉型期快速發展的中國社會帶來一股清新之氣。隨著《基金會管理條例》在2004年制定和2016年更新,及2016年3月《慈善法》的公布,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中國公益慈善事業既迎來了新的機遇,,但宗教公益慈善事業仍然面對了諸多困難挑戰。

        雖然有了新《慈善法》,但由於宗教身份的敏感性致使宗教公益慈善事業深受影響和限制。如,宗教慈善很少受到社會媒體的公開關注報道,社會的大力支持也很有限;宗教基金會及有宗教信仰背景的NGO還是「雙重管理」對象。換言之,有宗教信仰背景的基金會及NGO所面對的困難挑戰遠遠多於社會普通「基金會」及「非政府組織」(NGO),因此,為宗教及其公益慈善事業脫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回顧:中國宗教公益慈善事業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昔日服務社會人群的傳統及經驗基礎上,中國宗教界再次開始回應社會需要而投身社會公益慈善事業。起步是從醫療衛生、孤殘棄嬰收養、幼兒教育、養老服務和痳瘋病患照顧而著手。以中國天主教為例,1981年開始成立診所來服務病患,1982年開始居家收養棄嬰,1986年開始開辦老人院收養流浪街頭的孤寡老人,1989年開始開辦幼兒園照顧幼兒,1991年首批修女走進康復機構開始照顧痳瘋病患。1985年成立的愛德基金會是改革開放後最早有(基督)宗教信仰背景的基金會註冊登記,開始扶貧賑災等社會服務,做了有目共睹的大量工作。(註1)進入20世紀90年代,在這些實體社會服務基礎之上,中國宗教界開始轉向綜合性的社會服務,全國五大宗教團體陸續成立了「社會服務委員會」,在更廣泛的範圍內投身社會公益慈善事業,更專業地服務社會人群,與轉型期的中國社會同行。

        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中國的公益慈善事業受到全社會的重視、覺醒,得到快速發展是從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之後。其實在這之前,宗教界早已在自發關注、重視、研究、發展其公益慈善事業。如,2007年6月底由教界和學界曾聯合發起舉辦「首屆宗教與公益慈善事業」論壇。(註2) 這是教界和學界較早開始回顧、總結梳理和展望我國宗教界的公益慈善事業,起到了推動、引導和鼓勵作用。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宗教界註冊基金會的數量如下:1980年代只有1家,為最早成立的愛德基金會;1990年代有4家;2000—2009年有15家,是最多的一個時期;2010—2011年下降為7家。(註3) 隨著《慈善法》的公布執行,希望更多宗教基金會可以註冊,投身服務社會的行列,發揮其服務社會的優勢作用。

宗教慈善仍是「雙重管理」的對象

        雖然一方面《慈善法》降低了基金會准入門檻,即新成立的基金會一般可以直接向民政部門申請登記,另一方面,民政部正在修訂的《基金會管理條例》,同時規定將實行「直接登記」和「雙重管理混合登記」管理體制。後者意味「按照有關規定屬於直接登記範圍之外的還要經業務主管單位審查同意,在設立後接受業務主管單位的管理」。(註4)

        鑒於2016年民政部為配合新《慈善法》出台而正在修訂的《基金會管理條例》尚未對外公布,因此,基層宗教主管部門對於宗教基金會的管理規定也沒有正式制定公布,但將宗教基金會納入「雙重管理混合登記」的範疇似乎已成定局。原因有三:

        第一、由於長期以來宗教在國內的敏感性,只要公開有宗教信仰背景的基金會都會繼續屬於「雙重管理」對象。

        第二、今年以來,中央和省級巡視組在巡視國家和省市宗教部門的過程中,指出了其對宗教團體工作「重視不夠,監管缺失」的問題,或向其提出了應「加強監管」的要求。(註5)為此,一些地方宗教部門已經就加強宗教界基金會管理開始制定新規,並徵求意見。如某地宗教部門起草的新規在首條開宗明義地規定:省宗教主管部門「是我省宗教基金會業務主管單位」。(註6)

        第三、雖然《慈善法》在為社會慈善事業的條條框框鬆綁,但為甚麼對於宗教慈善卻隻字不提,還要堅持原來的政策法規?顯然是有些「不放心」,或者感覺「把握不了」宗教,雙重管理雙重責任,保險系數大多了,可以放心些,也會感覺安全些。這也可能是《慈善法》為甚麼沒有涉及宗教慈善條目的關鍵原因之一。在宗教及其公益慈善事業還未脫敏的時期,「雙重管理混合登記」利弊均有。雙重管理制度意味著,有兩道關口把關,有兩道審批手續,要申報兩次,登記註冊工作量一如過去沒有減少。不過,鑒於作為業務主管單位的宗教部門十分了解熟悉宗教,至少不會像社會其他部門那樣對宗教團體過度敏感。從這個意義上,主管宗教部門是能協助宗教基金會與民政及社會各界協調、推動公募活動及進行服務,當然也可以予以限制。

宗教慈善在《慈善法》中的缺席

        2016年3月16日,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慈善法》。這部新法的制定出台必將有益於全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良性發展。這也是中國走向法治社會過程中的一大進步。從歷史和現實經驗看,世界各國宗教慈善一直都是社會慈善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宗教是慈善的原動力,然而新的《慈善法》並沒有關於宗教慈善的任何條款,也沒有直接鼓勵發揮宗教界在公益慈善方面的傳統優勢作用的任何內容。顯然,忽略宗教界多年來在公益慈善方面的貢獻,實有欠公平,也無益於社會慈善事業的健康發展。因此,雖然有了《慈善法》,但仍然需要營造宗教界積極參與、廣泛開展公益慈善事業的氛圍。同時,在中國走向法治社會的進程中,盡早為宗教公益慈善事業「脫敏」也非常有必要。

        從國際視野,現代意義上的公益慈善事業,其起源和發展均與宗教有關,要麼起源於宗教,要麼深受宗教的影響。因為宗教是慈善的原始動力,具有引導和帶動社會大眾積極參與的作用。換言之,宗教的信仰理念和相關的社會訓導及其服務實踐奠定了現代公益慈善事業的基礎。「宗教乃慈善之母」道出了宗教與社會公益慈善事業密不可分的關係。

        中國現代意義上最早的公益慈善事業,如提供醫療衛生服務:醫院、診所;關注弱勢群體:設立育嬰院、痳瘋病康復院、盲校、聾啞學校、手語學校、反對吸毒,倡導女子放足;重視文化教育事業:設立圖書館,建立大學、中小學、幼兒園,普及掃盲和女子教育等,均源自宗教及其慈善事業,(尤其基督宗教)。昔日中國宗教界開辦的眾多慈善組織成了今日一些地方福利院的前身。這已是不爭的歷史事實。

        改革開放以來,除了官辦社會福利機構和基金會之外,國內宗教界也是較早投身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一些有宗教信仰背景的基層草根社會服務機構,如:醫院診所、孤殘棄嬰院、和公益慈善組織(NGO和基金會),即使沒有合法身份,無法享受應享有的社會福利待遇,宗教界仍然一直無怨無悔地服務於基層。再如,多年來一批批修女在一些偏僻的痳瘋病康復機構任勞任怨地悉心照顧著當地的病患。在當前社會誠信嚴重缺失、社會道德嚴重缺失,一些人價值觀混亂扭曲,世風日下的環境下,這些淳樸的修女們不為名利、不求報酬、甘願默默無聞的奉獻精神太難能可貴了,實在值得這個社會肯定、鼓勵、發揚、支持。

        同時,近年來,中國宗教界在賑災救災、心理疏導、個人家庭救死扶傷、助學建校、農村扶貧、安老養老、醫療衛生以及社會發展項目上的做出了重大貢獻,其深遠影響得到了社會廣泛的認可關注。其潛力和帶動作用不可低估。

        一如主抓全國宗教工作的中央統戰部前常務副部長、全國政協民宗委現主任朱維群坦言承認的:「一直以來,宗教界在慈善事業上做了很多工作,為政府慈善工作提供了很好的補充,但未獲得足夠支持。『有時條件艱苦,但是辦得非常認真。』」(註7)

        雖然政府默許默認宗教界從事公益慈善事業,社會大眾接受其貢獻,一些弱勢群體離不開其服務,然而《慈善法》對宗教界的公益慈善事業卻隻字不提,這顯得不太合情、不太合理、也不太正常。慈善服務應是此世最美麗的一道風景;所以除了外在的法律保障,也需要內在的不斷淨化。當前蔓延於慈善事業中濃厚的功利思想及行為,將無益於我國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健康發展。而宗教在這方面能起到一定的淨化和熏陶作用。因此,《慈善法》缺少宗教條目將無益於發揮宗教正能量,無法調動廣大信教群眾的積極性,進而營造全社會誠信友愛的慈善氛圍,猶如缺少對一個人靈魂及心靈上的關心,將無益於其身心完善人格的健康發展。

宗教仍是慈善事業的精神動力及思想根源

        雖然近20年來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發展迅速,但一如國家民政部長所言「全社會慈善氛圍還不夠濃厚」。(註8) 以2011年全社會捐款為例,當年89.46%的捐款為企業家捐贈,普通民眾(工薪階層、大學生、軍人、農民、個體戶等)人均年捐贈僅為1.76元,人均年捐獻不足2元。(註9) 這說明,我國捐贈的主體主要還是企業、企業家和名人,而不是普通老百姓,還沒有把平民百姓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與此同時,雖然網絡捐贈越來越便捷,但我國網民參與網絡捐獻的比例還很低,以2013年騰訊用戶為例,在其網絡捐款平台上參與的比例僅為2%。(註10)當然,這兩三年網絡捐獻在快速增加。然而,為甚麼我國全社會的慈善氛圍還是無法濃厚起來?這是國家制定《慈善法》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政府逐漸退出募捐市場已成共識的今日,如何調動全社會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積極性已成當務之急。

        不濃厚的社會慈善氛圍導致一些基金會採取其他途徑謀求生存發展。西部某省立大學註冊成立了一個教育基金會。由於難於從民間籌集到自主自願的愛心捐款,於是,校方便私下要求那些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入讀該校的家長們,將其「贊助費」以「自願捐獻」的名義捐給該校教育基金會。之後,該校教育基金會再冠冕堂皇地「資助」自己學校的教育項目。這種由「私下強制」及公開「勸捐」行為和「自己資助自己」的現象說明:中國社會的確還沒有形成自覺自願奉獻愛心的公益慈善氛圍。

        某大型企業成立的基金會的捐助對象:上級領導提出的捐助任務或政府及媒體關注的扶貧任務,其企業產品銷售地區的慈善項目。在其企業產品準備向該地區銷售前,其基金會將首先抵達開始為當地做慈善項目。其功利性非常明確。

        與此同時,我國宗教界人數雖然不多,但其捐獻積極性和持續性相當穩定,捐款數量相當可觀。在一些公益慈善志願服務領域如長期照顧孤殘棄嬰、孤寡老人、痳瘋病患的愛心人士,他們之所以不嫌髒,不嫌累,甚至也不計報酬地堅持長久服務,就是因為他們的信仰追求。僅靠空洞的口號號召,上級表揚、媒體報道,社會鼓勵,能留住這些愛心人士以及保証其愛心服務質量嗎?能讓人們長期捐助嗎?包括自覺自願捐獻在內的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原動力或精神力量源自宗教信仰。

        因此在制定《慈善法》來鼓勵、保護、監督、約束、重視支持全社會的公益慈善事業的同時,如何發揮宗教在公益慈善事業上不可替代的傳統優勢作用,尤其其原動力及其社會影響功能,這仍是值得重視和思考的問題。

        作為公益慈善事業的原動力,宗教信仰曾深刻地影響了人們的無私奉獻精神及慈悲愛心,這也是為甚麼像新加坡、韓國、日本、港台、歐美等國家都重視支持宗教公益慈善事業,鼓勵發揮其傳統優勢作用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國對宗教的認識、理解、脫敏,對宗教從事公益慈善事業還存在偏見「瓶頸」約束問題,還需要各級有關部門解放思想和克服障礙及行政壁壘,才能有效地配合落實《慈善法》,推動包括宗教慈善在內的全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健康發展,才能形成全社會都積極參與的慈善良好氛圍。

望為宗教公益慈善「脫敏」,推動享受同等權利

        《慈善法》(草案)規定,公開募捐可以「通過當地廣播、電視、報刊等媒體發布募捐信息」。(第27條:3)同時,「廣播、電視、報刊以及網絡服務提供者、電信運營商,應當對利用其平台開展公開募捐的慈善組織的登記証書、公開募捐資格証書進行驗証。」(第32條)當前有宗教信仰背景的公益慈善組織的現實困難是:每次與大眾傳播媒體合作時,雖然機構沒有宗教名稱,所辦的是純公益慈善活動,如減災宣傳、公益晚會等,但一旦獲知有宗教背景,問題馬上就變敏感。輕的是婉拒,即使勉強報道也是輕描淡寫,不敢涉及宗教貢獻;嚴重的是立即中斷溝通。理由很簡單,宗教,尤其基督宗教背景太敏感了。不敢參與、不敢報道,不敢合作。

        長期以來,除了官辦基金會和慈善總會等之外,包括宗教慈善組織內的民間「非公募組織」一直沒有機會向社會公開募捐。新《慈善法》規定:「依法登記滿兩年、運作規範的慈善組織,可以向原登記的民政部門申請公開募捐資格証書」。(第26條)這種平等對待的新法勢必調動人們的積極參與熱情,有力促進包括宗教界在內的全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健康發展。但基層省市主管部門能否在規定的時間段內落實——向合格的慈善組織發放「公開募捐資格証書」?會否以宗教敏感的名義而使發証工作產生「難產」,尚有待觀察。

        《慈善法》假若無法為有宗教信仰背景的慈善組織「脫敏」,則公開募捐就等於無法執行,《慈善法》為宗教慈善就失去了效力。作為有宗教信仰背景的慈善組織,宗教界朋友們不謀求特別照顧,惟願求得與其他社會慈善組織平等的身份地位,可以享受同樣的公平權利和義務及社會接納支持,以便有平等的機會通過慈善事業服務社會人群。

附註:

1 參考愛德基金會網站:http://www.amity.org.cn。
http://www.sara.gov.cn/zcfg/qgxzjttxgjgzd/6427.htm
2 首屆「宗教與公益慈善事業」論壇專題: 錯誤! 超連結參照不正確。。   
3 「基金會中心網」:截止日期2012年5月25日。   
4 第12條、第17條。參考「民政部關於《基金會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民政部網」2016-05-26。   
5 「中央第十巡視組向國家宗教事務局黨組反饋專項巡視情況」,2016年06月08日,「人民網」—時政頻道。   
6 某省「關於加強宗教界所設立基金會管理的規定」(徵求意見稿)   
7 朱維群:相信《慈善法》會對宗教慈善事業起到促進作用,2016年3月10日「中新網」。   
8 「李建國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草案)》的說明」,2016年3月9日「中國經濟網」。   
9 「中國平民人均年捐贈不足2元 單位組織仍是第一驅動力」,(民政部《2012年度中國慈善捐助報告》)2014年07月15日「人民網」   
10 同註10。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