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夏季號 第37卷 總第185期 宗教改革500年反思


 

淺探香港合一運動的發展


傅俊豪 

前言

        2017年是馬丁路德張貼「九十五條論綱」後的第五百個週年。1960年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前後(下簡稱「梵二」),天主教與新教不同宗派展開對話及合作;香港的天主教及新教部份宗派亦順應這股潮流,彼此開始接觸和合作,香港天主教與新教的合一運動(註1)由此正式開展。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研究中心於2015年下旬起展開對香港基督徒合一運動的研究,旨在分析過去香港天主教和新教的合作與關係,並探討現時雙方的信徒對對方的觀感和理解,從而找出香港合一運動的特點及得失。香港合一運動研究計劃小組(以下簡稱為「研究小組」)於2016年上半年通過問卷收集數據,以量性研究探討上述問題。

初年香港天主教會對合一運動的參與及願景

        因著「梵二」的進行,羅馬宗座於1960年成立「宗座促進基督徒合一秘書處」,並於1964年頒佈了《祂的教會》通諭及《大公主義法令》,以教會最高權威正式承認合一運動,並積極推動與新教各宗派就教義對話。(註2)該文件指出:合一運動應致力消除相互之間的成見、加深雙方的了解、推動宗派的自我檢討與更新改革;雙方信徒亦應按良心的要求,彼此更廣泛地合作以謀求公共的利益。……逐漸克服那妨害教會完美共融的阻礙之後,所有基督徒終能共同舉行聖體,共同集合於至一而惟一的合一教會內──此合一乃基督在最初賜給教會的。(《大公主義法令》,4)

        天主教香港教區(下簡稱為「教區」)呼應宗座的舉動,於1966年1月正式成立「基督徒合一委員會」,負責指導教區內的合一事務及統籌合一活動。(註3)當時,香港天主教徒一般對合一運動持有正面的看法,並逐漸以更開通和友善的態度來與新教徒相處,更有信徒指出雙方相互的了解和尊重正在增長中。然而,有信徒表達了對合一運動的懷疑與憂慮;首先,他們指出過去某些新教徒批評天主教的經歷,加上雙方在教義方面──尤其是混合婚姻、節育──仍有不少的分歧,容易引起雙方的爭論與矛盾,促使大部份教徒並不主動參與合一運動。其次,信徒難以理解為何在只有五十二萬多名基督徒的香港(當時香港人口為四百萬),卻有超過六十多個新教宗派。(註4)

        公教大學校友國際協會合一小組曾於1968年3月發表的文章,指出當時香港天主教徒對合一運動採取謹慎態度,信徒認為合一運動只能與新教內「具充分準備的信徒和神職人員」進行。小組直指這種態度無助信徒的參與合一運動,亦指出基督徒之間的漠視和缺乏關懷成為了香港合一運動的最大障礙,而雙方宗派對於聖經及禮儀的譯名不一致更加深了雙方之間的隔膜。小組認為,香港合一運動應以增強雙方接觸,建立雙方的關係為主要工作,並致力「排除不必要的排擠心理」,「增進基督徒間的關懷」;小組建議雙方可在復活節等共有的節期舉行合一事工、共同翻譯禮儀經文和中文聖經,以及統一宗教名詞和術語。(註5)另有天主教徒呼籲雙方放下互相競爭的心態,容許雙方在對方的刊物上發表專欄文章、在對方的場所中進行演講,並在社會福利方面進行全面的合作。(註6)

1960年代以來香港合一運動的發展

        自1960年代中葉起,天主教與新教不同宗派在教義、禮儀、牧民及社會事務上展開合一工作,茲舉隅如下──

        禮儀/教義

  • 香港思高聖經學會與香港聖經公會同意在雙方機構發售彼此所出版之聖經;並就統一中文聖經譯名的工作展開研討。(1968年)(註7)

  • 教區與聖公會港澳教區(下簡稱「聖公會」)簽署《天主教香港教區及聖公會港澳教區之聖洗協議聯合聲明》,承認並尊重雙方所施行的聖洗聖事。(1974年)(註8)
  • 教區與聖公會擬定《聖公會港澳教區與天主教香港教區關於雙方信徒通婚的牧靈(牧養)合作協議》,放寬雙方信徒通婚的規範。(1977年)(註9)
  • 天主教與新教徒開始於「合一祈禱周」的聯合聖餐崇拜中,共同使用由普世教會協會制定的<合一聖餐禮文>(又稱利馬禮儀)。(1983年)(註10)
  • 教廷與世界信義宗聯會於1999年簽署《信義宗教會與天主教會有關因信成義/稱義聯合聲明》,指出因信成義/稱義是基督信仰的核心,並終結昔日雙方宗派在相關問題上的爭論。世界循道衛理宗協會於2006年與教廷和世界信義宗聯會共同簽署三方承認的《世界循道衛理宗協會就有關成義/稱義教義的聯合聲明的聲明》。教區、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和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將上述兩份聲明共同翻譯為中文;三方代表其後共同簽署互認合一中文譯本暨兩教版本。(2014年)(註11)

        牧民

  • 教區與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下簡稱「協進會」)於每年的1月18日至1月25日期間聯合舉辦「合一祈禱周」;當中的活動包括合一崇拜、聯合聖餐禮、早餐聚會、交換講壇等。(1964年起)(註12)
  • 天主教與新教的大專學生及校友組織於大會堂舉辦「合一音樂會」;音樂會邀請不同的教會團體演奏,並在會上為合一運動籌款。(1967年)(註13)
  • 天主教及新教的大專學生及校友組織多次舉辦合一研討會,希望以討論的方式加深雙方宗派青年對合一運動的了解。(1967年、1968年)(註14)
  • 天主教及新教的聖經專家共同教授由香港中文大學開辦的「教授聖經」文憑課程。(1969年)(註15)
  • 教區與協進會共同舉辦以雙方的牧職人員為對象的牧民工作研習班,以便他們掌握新的牧民方法,並互相分享牧民經驗。(1969年)(註16)
        社會事務
  • 香港基督教服務委員會聯同其他天主教及新教的青年及福利機構組成「合一社會服務委員會」,為青年提供短期社會服務計劃,並鼓勵教會及團體分享資源。(1960年代至1970年代)(註17)
  • 教區、聖公會、循道公會及協進會合辦「公民節」,以提醒基督徒效法基督,並以善行和克己精神,服務香港市民。(1967年)(註18)
  • 教區與聖公會共同營運「海員俱樂部」,為訪港及本地海員提供宗教及康樂服務;稍後新教的丹麥海員教會及德國海員傳道會加入營運工作。(1969年起)(註19)
  • 教區與聖公會共同管理位於啟德國際機場的「香港國際機場小堂」,為機場工作人員及旅客提供宗教服務。(1979年-1998年)(註20)
  • 天主教與新教的牧職人員以教會組織或個人名義組織社區組織服務居民;包括「合一社會服務中心」(1973年-1997年)(註21)、「香港社區組織協會」(1972年起)(註22)
  • 因應社會上的需要,天主教與新教的牧職人員和信徒以教會組織或個人名義組成聯席會議或關注團體,向政府或有關機構表達或爭取訴求,包括:「爭取興建東區醫院聯委會」(1982年)(註23)、「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1986年)(註24)及「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1986年)(註25)、「香港人權聯委會」(1988年起)(註26)、「七一連繫」(1995年-1999年)(註27)、「香港市民捍衛人權聯合陣線」(1997年-2002年)(註28)等。

        其他

  • 雙方宗派多次派員出席對方的重要聚會,如:聖公會、循道會會督列席教區徐誠斌主教1969年的就職典禮(註29);教區主教胡振中樞機列席聖公會鄺廣傑大主教1998年的祝聖儀式(註30);教區多次派出代表列席協進會舉辦的「教會使命諮詢會議」(1970年起)(註31);協進會總幹事及其他宗派領袖應教區邀請列席教區會議。(2000年)(註32)

        綜觀上述,可見香港的合一運動已於多個層面上開展;並不局限於宗派領導層之間的交流和合作,雙方宗派個別的牧職人員,甚而是平信徒之間亦有所交流;雙方皆為尋求或實踐彼此共同理念和價值而合作。

        然而,雙方彼此間的某些隔閡似乎並未隨著香港合一運動的發展而消逝。在2001年時,時任教區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主席的譚坤神父便曾指出:「(由梵二)到現在已有三十餘年,(香港合一運動)或許起步略見成績,但路途並不是平坦的,無論在個別牧職人員、堂區、信友間亦有不少障礙。」(註33);「部分教牧人員對合一的方向也許不會反對,但要他們說服教會內部眾多聖職和信徒,就頗為困難。曾經有天主教堂區的神父向他反映,擔心堂區會因為跟新教接觸而被『搶羊』。」(註34)時任協進會總幹事的蘇成溢牧師亦有相近的觀點,他指出:「我們仍不能說,合一運動在香港是成功的‥‥合一運動的路的確不容易走‥‥大部分的教會仍舊先求自己的成功,以自己存在優先;對於合一運動,尚停留在合作的階段,有時甚至不願意作長期合作夥伴,只考慮個別事工式的合作。」(註35),協進會教會合一運動委員會前主席周天和牧師更指:「教會合一運動已經推行數十年,但成績至今未如理想,這是大家所承認的。」(註36)以《大公主義法令》的視野出發,這些說法似乎指出了千禧年以前香港合一運動離合一運動的願景與目標尚有一定距離。

「香港基督徒合一運動」研究計劃問卷調查發現

        為了探討現時雙方信徒對於香港合一運動的認知,研究小組於2016年上半年時設計了一份有關香港合一運動的問卷;此問卷設有11條問題,分為兩個部份(詳見附件)。第一部份為填寫者的個人資料,包括了填寫者的年齡、性別、所屬的宗派、入教年資、在教會的身份及活躍程度;第二部份為填寫者對香港基督徒推行的合一運動的理解及看法,包括填寫者對香港基督徒推行的合一運動的認識、認同度及建議。問卷於2016年5月經由《公教報》、《時代論壇》、《基督教週報》及《The Sunday Examiner》四份基督宗教報章及互聯網發放。(編者按:原作者引用KWONG Denis Chi-wing & TONG Kar-wai, “A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of the Ecumenical Movement in Hong Kong”, paper presented in “Christianity and Religions in China: Past-Present-Future” Tenth International Gathering of the Ecclesiological Investigations International Research Network, (Unpublished Paper) (Hong Kong: Centre for Catholic Studi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6),以下簡稱「報告書」,本項內容出自報告書頁5-6。)

        研究小組於派發的一個月內收回了5,121問卷,當中75.79%的填寫者為天主教徒,而18.43%的填寫者為新教徒(註37);超過一半為女性,80%年齡超過35歲。(報告書頁5-6)同時,超過一半的填寫者的入教年資超過20年,4%的為所屬教會的牧職人員,(牧職人員的定義包括牧師、執事、傳道人、主教、神父、終身執事、修士及修女。)75%的填寫者每月至少四次參加教會的活動。(報告書頁7-8)

        有65.8%填寫者贊同香港基督徒推行合一運動,(報告書頁7)19.9%則不認識合一運動,10%表示沒有意見。若進一步將填寫者分為雙方的牧職人員和平信徒四個類別來觀察各自對於香港合一運動的認同,雙方牧職人員的群組對合一運動的認同(天主教為93%、新教為75%)較雙方的平信徒群組為高(天主教為71.4%、新教為48.4%)。(報告書頁10,11)

        倘若再以所屬宗派有否參與協進會的標準來區分新教的填寫者,90.7%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牧職人員填寫者贊同合一運動,68.8%沒有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牧職人員填寫者贊同合一運動;60.2%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平信徒填寫者贊同合一運動,43.1%沒有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平信徒填寫者贊同合一運動。(報告書頁11)由此可見,屬於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填寫者與屬於沒有參與協進會的宗派的填寫者對於合一的認同和認識存有明顯差異。

        為大部份贊同推行香港合一運動的填寫者而言,「無分彼此,共同見證」(2,856人次)、「合一比分裂更好」(2,110人次),以及「在教會工作上互補」(2,036人次)是他們支持推動合一運動的主要原因;然而,僅不足六百名填寫者認為信徒對在香港推動基督徒合一的運動充滿期望,反映有相當部份的填寫者並不認為雙方信徒對在香港推動合一運動感到樂觀。(報告書頁7)

        對於不贊同推行香港合一運動的填寫者來說,「不同教會對聖經的理解、教義及宗教禮儀差異太大」(162人次),以及「不同教會的信仰核心和事工不同,各自工作較為優勝」(120人次)為他們不支持合一運動的主要原因。超過1900名填寫者認識基督徒合一祈禱會及崇拜、協進會和教區基督徒合一委員會等合一組織的成立,以及雙方教會領袖互訪或參與對方重要聚會這數項曾於過往或現在進行有關合一運動的活動或措施。同時亦有1200百至1500名填寫者認識合一講座、互認禮儀、為社會公義聯署發聲、學術交流及發表聯合聲明等活動。(報告書頁8)

        對於未來的期望,填寫者們認為合一運動未來應致力於加強教會或基督徒之間合作,以支援弱勢社群,積極為社會公義發聲(2,415人次),亦應舉辦更多合一祈禱聚會、崇拜、講座、靈修及研討會,並鼓勵信徒積極參與(2,267人次),有一定數量的填寫者認為未來合一運動應推動教會之間互認更多宗教禮儀(1,997人次),草擬中文聖經(1,591人次)及日常禱文的合一版本(1,474人次)。(報告書頁9)

        從填寫者們對於香港合一運動的認識和期望來看,較多人支持雙方在福傳/牧民事務,以及社會事務上展開合一;亦有不少填寫者認為雙方可以在禮儀上展開合一;較少填寫者提及於教制、教理及神學方面展開合一。

問卷調查的揭示與局限

        綜合上述的數據,可以得知超過一半的填寫者贊同香港基督徒推行合一運動,而牧職人員群組對合一運動的認同較平信徒群組為高。較多填寫者認為雙方可在福傳、牧民以及社會事務上開展合一;然而,有一定的數量的填寫者,無論他們的入教年資多寡,並不關心甚而不認識合一運動。

        應注意的是,作為一個敘述式統計,本次問卷調查及其結果具有以下的局限性。首先,本次調查只收集了五千多名雙方教徒的數據,對比於全香港約八十六萬名基督徒來說,(註38)上述的結論未必可以確切地反映雙方教徒對於香港合一運動的主流意見。其次,天主教徒的填寫者的數目為新教徒填寫者的數目四倍之多,故研究小組未能客觀地比較雙方對合一的認識及認同度,僅能個別地陳述雙方宗派填寫者各自對合一運動的意見。

        值得留意的是,有部份教徒以拒絕接收有關合一運動的資料為由,拒絕填寫此問卷;同時,有部份研究小組或信徒以Whatsapp等非官方途徑,將網上問卷連結傳送給其他人,從而改善問卷派發初期反應冷淡的情況。(報告書頁11)這除了說明問卷調查結果有機會低估了雙方信徒對於合一運動的反對、不關心或不認識的情況。

        單從數據方面來看,我們沒法肯定地指出雙方教徒對於香港合一運動的主流意見;然而,我們亦可從是次問卷調查的結果中找出今昔基督徒對合一運動觀感和意見的共同之處,包括 1) 尋求共同翻譯禮儀經文和中文聖經、統一宗教名詞和術語;2) 需要「增進基督徒間的關懷」,定期舉行合一事工;3) 指出雙方在教義方面仍存有分歧的空間;4) 有相當部份教徒並不主動參與合一運動;5) 信徒認為可以並在社會事務方面進行合作。

結語

        「梵二」以後,香港天主教會向香港新教不同的宗派釋出善意;雙方自此在各個層面開展合一運動,且具有一定的成果並為雙方信徒所認識──這可從問卷結果所為反映。然而,有一些合一運動的領袖指出,合一運動成績至今未如理想,並存在著不少困難和危機,如雙方只願在個別事情合作,甚而擔心會因會接觸對方而引發「轉會」。從問卷結果來看,可以得知有一定數量的資深信徒並不關心,甚而不認識合一運動;同時,昔日信徒對於合一運動或其他宗派的憂慮,今天仍然存在──上述的種種彷彿說明雙方過往半世紀的努力,並未使合一植根於雙方信徒的心中;這亦距離《大公主義法令》中所提出對合一的願景和目標還是很遠。

        誠然,要修補一道具五百年歷史的裂痕並不容易;對於深受昔日對抗意識而影響的各個宗派來說,要突破自身的歷史觀及信仰觀更非易事──這亦因而衍生現今不同宗派對「合一」及「合一運動」有截然不同的定義和取態。不少牧者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來寄寓香港合一運動;然而,為不少宗派的領袖或信徒而言,踏出一步並非易事。在合一運動的路上,有人會昂首闊步、亦有人會步步為營、更有人會擔心成了邯鄲學步而故步自封;無論是選擇何者,其關鍵皆是取決於己者的心態。

        筆者認為,香港合一運動的未來方向除了繼續延續已有的成果外,更應著重於人心的改變,即將開放、尊重和接納等合一的態度和精神紮根於每一名信徒的心中,更新自我,終使合一成為每一名信徒的事,而非個別人士的事情;這樣,無論外在條件如何改變,合一運動亦可得以持續發展。 o

註釋:

1 本文提及的「合一運動」,泛指天主教與新教之間在不同層面的合作或溝通的措施或活動;在這些活動中,宗派之間有共同集合於同一教會的朝向(即有彼此承認各自皆是基督徒、皆來自「耶穌基督的教會」),過程中或許各有所取、各有所捨,但仍保持各自的本質。
2 房志榮:「梵二以來大公主義的天主教原則」,《神學論集》第65期(1985年),頁461-469。   
3 香港教區合一委員會:《香港教區合一運動指南》(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69年),頁9。   
4 陳佐舜:〈基督徒合一運動〉,《公教報》1968年1月19日。
5 公教大學校友協會合一小組:「合一運動種種」,《公教報》1968年3月29日。
6 同註4。
7 「為推廣聖經翻譯通用本 公教與聖經公會 已達成合作協議」,《公教報》1968年7月19日。
8 「天主教香港教區及聖公會港澳教區之聖洗協議聯合聲明(1974年)」,天主教香港教區禮儀委員會,http://catholic -dlc.org.hk/baptism_05.doc,檢索日期:2017年4月7日。
9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館藏:《聖公會港澳教區與天主教香港教區關於雙方信徒通婚的牧靈(牧養)合作協議》。
10 蘇成溢:「普世教會合一運動」,見《時代論壇》2010年8月24日。
11 龔聖美、張振華、王澤堂(編):《信義宗教會與天主教會有關成義/稱義教義的聯合聲明 世界循道衛理宗協會就有關成義/稱義教義的聯合聲明的聲明》(香港:天主教香港教區、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2014年),頁i-ii。
12 湯泳詩:「從合一運動的視角詮釋香港基督教史─八十年代香港教會使命諮詢會議為個案研究」(哲學博士論文)(香港:香港中文大學,2012年8月),頁61-62。
13 「基督徒合一音樂會  籌募基金致力慈善」,見《公教報》1967年5月19日。
14 「港大中大公教同學舉辦專題討論會 研究公會議議案」,見《公教報》1966年2月11日;陳淵泉:「教友當如何推行大公會議之決定?港大中大專題討論會記錄」,見《公教報》1966年2月18日;「合一研討會論教會 社會問題應有的態度」,見《公教報》1967年9月1日;「公教學聯會與基督徒團契 聯合舉辦大專基督徒領袖研討會」,見《公教報》1968年7月26日。
15 「中文大學校外課程 神父牧師共授聖經」,見《公教報》1969年7月11日。
16 「本港合一運動展開新里程 公教基督教合辦 牧民工作研習班 我方派二代表任諮詢委員」,見《公教報》1969年7月11日。
17 「合一研討工作營 暑期將繼續舉辦 有關當局籲請各界提供意見」,見《公教報》1970年1月16日。
18 「港九各基督教會定期舉行公民節」,見《公教報》1967年6月30日;「港九各基督信徒 聯合舉行公民節 七月九、十兩日舉行儀式」,見《公教報》1967年7月7日。
19 「基督徒合一運動新里程碑 港口聯合靈牧團 隆重舉行成立禮 徐主教白會督典禮中致詞 聯合牧靈組織為遠東首創」,見《公教報》1969年10月17 日;The Mariners' Club, “Our History”, https://www.themarinersclubhk.org /our-history--.html, [Day of access: 10 April 2017].
20 Louisa Wai, "The Airport Prayer Room", News and Views (Spring 2005), pp.9-12。
21 余恩明:「合一見證的殞落:地區教會合辦社會服務的個案研究」(神道學碩士論文)(香港:香港中文大學,2006年5月),頁5-7。
22 《社協簡介》,香港社區組織協會,http://www.soco.org.hk/ project/project_main_c.htm, 檢索日期:2017年4月10日。
23 朱耀明:「我的民主路(一)」,見《時代論壇》2014年1月26日。
24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三十年大事年表」,見《正委三十年走過的路》(香港: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2007年12月),頁11。
25 馬嶽(編、著):《香港80年代民主運動口述歷史》(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12年),頁97、213。
26 「關於本會」,香港人權聯委會,http://www.hkhrc.org.hk /homepage/index_c.htm,檢索日期:2017年4月10日。
27 阮美賢:「政治過渡中的天主教會」,見鄭宇碩(編):《香港評論1997》(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97年),頁475-476。
28 蔡建誠:「彩虹聯盟的嘗試──記兩個陣線」,蔡建誠的首頁,http://www.geocities.ws/franklenchoi/commentary /rainbow.html,檢索日期:2017年4月10日。
29 「二教合一聲中呈和諧景象 基督教首長參加 徐主教就職大典」,見《公教報》1969年10月31日。
30 譚坤:「梵二以後香港的合一運動」,見《思》第71期(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1年1月),頁13。
31 湯泳詩:「從合一運動的視角詮釋香港基督教史─八十年代香港教會使命諮詢會議為個案研究」,頁67、73、78。
32 同上,頁85。
33 同註30,頁14。
34 「信義宗與梵蒂岡簽締 《因信稱義聯合聲明》」,《時代論壇》1999年10月10日。
35 蘇成溢:「香港教會合一運動的發展與契機」,《思》,第71期(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1年1月),頁16。
36 同上,頁15。
37 值得一提的是,本問卷亦曾派發予東正教徒,以期了解他們對合一的理解和觀感;然而,研究小組只收回8份由東正教徒填寫的問卷,故無法進行相關的分析。
38 據官方統計,截止2016年5月,香港共有379,000名天主教徒,以及480,000名的新教徒,詳見:Home Affairs Bureau, "Hong Kong: The Fact Religion and Custom", https://www.gov.hk/en/about/abouthk/factsheets /docs/religion.pdf, [Day of access: 10 April 2017].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