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秋季號 第37卷 總第186期 雙百年回顧 - 花地瑪奧秘與蘇俄革命


 

香港教區喜迎楊鳴章主教


聖神研究中心

        教廷於2017年8月1日宣布,教宗方濟各接受湯漢樞機辭去香港教區主教一職,由楊鳴章助理主教自動繼任為教區第八任主教。

        楊主教於1945年在上海出生,1978年由已故胡振中樞機祝聖為香港教區神父。他擔任香港明愛總裁逾十年,於2009年出任香港教區副主教之一;2014年與夏志誠神父及李斌生神父一同獲祝聖為輔理主教。楊主教於2016年11月獲教宗方濟各任命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

        71歲的楊主教於8月5日耶穌顯聖容節前夕主持履任祈福彌撒,有香港教區兩位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及湯漢樞機、夏志誠輔助主教、熙篤會高豪院牧,以及澳門教區李斌生主教參與共祭。

        超過一千名天主教徒、正教會和基督教派的代表,以及社政名人也出席在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的彌撒。他們包括前任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夫婦、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楊鳴章主教在慶祝他履任正權主教的祈福彌撒上,對香港社會的「關係貧窮」表示關注。楊主教說,本地教會關注社會上迅速蔓延的「關係貧窮」,這種貧窮經常但並不一定與其他形式的貧困相關,更常見是「有意義的關係的破裂」。

        因此,楊主教將他的牧民優次包括「關係的治療、建立橋樑,特別是關乎影響到家庭的問題,那些受傷害的和破碎的家庭」。

        他在講道中也提到香港快速老化的社會,表示關注老人的「關係健康」,並呼籲讓老人家除了得到物質需要,還要讓他們感覺到有尊嚴地生活。

        他說,堂區可以通過服務,成為讓老年人感到尊重和被需要的平台,而他同時強調,數碼媒體,如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不能代替親身的接觸。

        楊主教也表示要關心青年,聽取他們的不滿、憤怒和失望,同時促進彼此溝通。他說,當權者一定要有明智的心去辨別年輕人的訴求,而父母應該主動聆聽自己的孩子。他又警醒說,如果香港人只關心經濟發展,將會是悲哀的事。

        2017 年 08 月2 日在教區中心舉行的記者會上,楊主教詳述他的牧民重點,並回應多項社會議題,據8月13日《公教報》的報導如下:

        開首致辭時,楊主教先感謝前任主教湯漢樞機為教區奠下的基礎,又談到他任內的牧民關注。

    在教廷八月一日公布任命前(即香港時間同日下午六時),已開始傳出楊主教接任的消息;楊主教向記者解釋香港方面未能率先公布消息,是因為香港方面出於尊重,待聖座宣布的同時才一起公布消息。

        他任內的四點牧民關注分別是(一)教會繼續關注貧窮、被忽略、有需要的,即弱小的社群,其中要使失足的人找回正確的路與人生方向;(二)關懷受傷與破裂的家庭,幫助這些家庭痊愈,並成為「受傷的治療者」,與教會成員一起關心教會內外的家庭;(三)在香港人口正急劇老化之際,教會除關心長者物質需要外,也要使他們的尊嚴受到重視。堂區可以成為平台讓長者透過服務,使他們被重視、被尊重及被需要,同時更成為助人者;(四)教會當關心青年,聆聽青年的不滿、忿怒、失落,促進彼此溝通;當權者即政府亦要有顆辨別的慧心去聆聽他們;父母亦須主動聆聽子女。

    答問環節上,傳媒問及楊主教如何看中國內地教會、中梵關係、教會在社會上的角色、六四事件、劉曉波事件,以及對政府官員期望等議題。

繼續擔當橋樑教會角色

    會上楊主教多次被問及中梵關係。他指香港教會雖然在這方面沒有可扮演的角色,但樂意擔當橋樑,事實上建設橋樑比建設圍牆更重要;而若中梵雙方能延續對話,他也願意盡一分力。楊主教認為中梵關係仍有改進空間,「因此我亦跟從湯樞機的看法,對此是積極的、樂觀的」。

    楊主教說,香港教會對此仍能作貢獻,一直時常與內地教會往來,例如培育內地教會人士、按其需要提供支援等。

    談到內地的主教任命議題,他指「主教只能由教宗任命」,而教宗以外的主教任命是不可能接受的。

邊散步邊念經充當運動

    談到健康狀況,楊主教指自己已屆七十一歲,「這年紀多多少少健康定有問題」,故此一直有看醫生並接受治療,情況已受控。他表示會在教區中心一邊散步一邊念玫瑰經,透過運動保持健康。

    被問及本地教會對同性戀議題的取態,楊主教強調會關心同性戀者,但不同意同性戀行為,而每個人亦具備同等尊嚴。就本屆立法會至今有六名議員被取消資格之際,被問到會否就補選指示教徒投票,他說不會要求教徒投選某一位候選人,只會鼓勵信徒憑個人良知投票。

認同六四學生與劉曉波

    被問及會否支持平反六四,楊主教認為六四是非常不幸和傷痛的事,他又說:「如果現在你知道無法子做的事情時,明知這是一幅硬牆,我是否一定把頭撞向牆上?我不是。但若問我當時的學生是否需要別人的支持?我覺得是,直至今天仍然認為是。」

    談到劉曉波事件,他感到心碎和心痛,並痛心於劉為著普遍人民去爭取「民主、自由、平等、人權、廉潔、公義」而犧牲自己。

建議重啟政改

    談到普選議題,他表示自人大設置「八三一」框架為普選「落閘」後,期望可以拉開此閘,但並不容易,須透過多方交談;他認為普選「值得爭取」,但須有技巧去處理。

    被問及與政府人員與富商的往來,他回應時引用「為五斗米折腰」,去強調教會致力為弱勢人士爭取資源,「這『五斗米』指我會為社會上貧困弱小者而折腰」,他表示會為有需要的人去請社會人士幫助;他又指政府與民間相互合作,為的是服務社會。

教會繼續為自由發聲

    對於在分化的社會中推動信徒修補撕裂,楊主教說,凡是關乎人的尊嚴、自由、宗教信仰等,教會也應發聲,因為「教會在社會之內,教徒是社會一份子」,他會鼓動教徒「憑良知去說話」。

    談到其關心青年此牧民重點,他指不少青年面對挫敗,這跟社會缺乏向上流動機會、住屋問題有關;而政府對房住問題責無旁貸。他希望政府多聆聽青年心聲,從而推出適切的解決方案。

    被問到如何看待內地教會遭強拆十字架事件時,楊主教認為問題複雜,例如當中會否涉及建築物安全問題,他亦關注清拆前當地政府有否先跟教會好好溝通。

    記者會後,傳媒廣泛報導事件,並批評有關平反六四、內地強拆十字架(見另稿)等事宜。楊主教祈福彌撒後茶會上指記者未有充份掌握其意思,「但可能是他自己的問題」,若學養好點可能會應付得好一些,無論如何,他贊成教徒與社會須加強交談。(《公教報》詠╱輝)
  o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