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冬季號 第37卷 總第187期 教宗本篤致中國教會函10週年


 

不要再「肢解」教宗本篤的《牧函》


韓清平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的公開信,又稱《牧函》,自2007年6月30日發表後,已經過去十年時間了。然而,時至今日,海內外教會團體和個人還時不時地按照各自的需要而做著在我看來是「肢解」此《牧函》的事情。

        記得同所有關注此《牧函》的人們一樣,作為中國教會的一員,我也在第一時間對中英兩種譯文仔細作了閱讀,覺得該《牧函》的核心願望和目的再也清楚不過:中國教會自身首先應該尋求的是寬恕和好、合一共融、體制建設、聖召培育、福音傳播;而與政府當局應該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開展建設性對話,以克服多年來在政教關係方面形成的誤會和困難。至於如何去做和做到甚麼程度,深明中國教會所處特殊環境的教宗本篤十六把主動權留給了每一位主教,並要求全體司鐸及教友們,即使有難處,也該為「維護教區團體與其牧者的合一」而予以接受,「一切的一切以生活共融、友愛諒解為準則,避開批判以及彼此指控。」(見第七條)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不久之後,一些圍繞著教宗的《牧函》而產生的爭辯卻此起彼伏、綿延不斷。2007年教宗中文版的《牧函》發表後不久,就有來自海外教會的不同譯本在大陸教會中傳播。及至教廷於2009年發表有關《牧函》的《綱要》後,又有與其內容相似但風格不同的《解讀》發表。與此同時,各路人馬也紛紛引述《牧函》中的某些語句,力圖闡述自己立場和觀點並駁斥他人的看法。其中一個爭論的焦點是集中在「某些由國家建立,與教會的架構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主教之上,以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並不符合天主教的教義」這句話上,而所謂「與教會架構無關的機構」就是指「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見公開信第七條及相關注解)。時至今日,愛國會已經度過了六十歲的生日,但爭辯各方依然相持不下的是:既然愛國會「不符合天主教的教義」,已經加入愛國會的神長和教友們算不算背教?當今教廷和教宗方濟各在這一點上的「曖昧態度」是否是「天真」的表現,甚至有「背叛耶穌基督」的危險?

        提到教宗方濟各,我們記憶猶新的是,2014年8月18日,當他從韓國返回羅馬的飛機上曾明確表示說,「我們不應該忘記教宗本篤十六世就中國的問題向中國教會所發出的那封十分重要的信函。這封信與今天切實相關,它是切實的,重讀它是好事。」那麼,教宗方濟各希望我們通過「重讀」,從本篤十六的《牧函》中獲得些甚麼呢?是停止教會內已經在路上的修好工作嗎?是繼續陷入沒完沒了的爭論中嗎?是拿其中的一句或一段話來「肢解」整個牧函的核心願望和目的嗎?

        翻開教會歷史的畫卷,我們也許可以從如下幾個事實中獲得有益的啟發和教訓:假設初期教會的伯多祿和保祿等人一直為了「外邦人」是否必須行割損禮而僵持不下的話,還會有今天包括我們中國教會在內的全球教會嗎?再假如1715年,教宗克萊孟十一世頒布的不是禁止「祭祖敬孔」禮儀的《自登基之日》(Ex Illa Die)通諭,而是1939年教宗庇護十二世頒布的允許該禮儀的《眾所皆知》(Plane compertum est)通諭,中國教會的歷史和現狀還會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這樣嗎?再進一步說,假如1988年教廷《給中國教會八條指示》的內容與2007年本篤教宗的《牧函》內容相差無幾的話,我們今天還會為「地上地下」的問題而耗費如此之多的心血和精力嗎?

        回顧歷史教訓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指責和批評哪個政體、機構或個人,而是籲請中國教會的廣大神長教友們,能夠以史為鑒,站得高些、看得遠些,避免不斷重蹈歷史的覆轍。因此,雖然教宗本篤十六的《牧函》發表已有十年時間,但它非但沒有過時,反而正如教宗方濟各所說的那樣,「與今天切實相關」,值得我們「重讀」!

        教宗本篤十六的《牧函》涉及的問題和細節的確很多,既有對歷史的回顧、對現狀的評估,也有對中國教會具體事務的勸勉和指示,但作為最高牧者,他希望的是中國教會的神長教友們透過書面文字而明白他《牧函》的核心精神,並做出明智抉擇的——畢竟,就像我們今天反覆閱讀《聖經》那樣,重要的是領會並實踐耶穌基督和宗徒們希望傳達的精神實質,而非文字和語句本身!與此同時,他也通過籲請普世教會為中國教會的祈禱,提醒人們這樣一個事實:無論歷史過程是如何演變的,也不論這一過程留給當今教會的問題和包袱是甚麼,只有身在其中的人做出合乎實際情況的明智選擇,才能逐步化解矛盾,找到解決問題的突破口。所有處在外圍的人們,不論如何心痛關切,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鼓勵、祝福和幫助。鑒於此,雖然本篤教宗在《牧函》中明言說「某些由國家建立,與教會的架構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主教之上,以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並不符合天主教的教義」,但中國教會追求自身修和與合一,以及海外教會團體和人士在關心中國教會時也應該與此歷史和政治包袱無關才對。但倘若有人非要抓住任何一句或一段從《牧函》中「肢解」出來的「証據」大做文章,則不但《牧函》的整體思想和精神會被淡化和誤解,那種如同將《聖經》思想斷章取義後加以解釋的「原教旨主義」也將成為某種困擾我們的意識形態!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