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冬季號 第37卷 總第187期 教宗本篤致中國教會函10週年


 

教宗本篤致中國教會函十年來反省


溫順天著 林瑞琪譯 

        十年前,教宗本篤選了2007年5月24日這佳期去頒佈信函(簡稱「教宗信函」);他好像是在呼求聖神降臨充滿中國教會,好讓他們體驗一個新的五旬節。

        今年是教宗信函的十週年,讓我們在此回顧十年間所發生的一切,以及反省教宗信函所發揮的作用。

        首先,讓我們重讀教宗信函中的一些要點。聖父充滿憐憫和愛心,向在中國的子女顯示出歷代以來教宗所流露的熱切愛意。他籲請在中國的子女癒合他們當中的分裂,彼此合一。他也鼓勵他們保持聖神內的合一,用了希臘文 koinonia (共融) 來描寫一個地方教會與普世教會的聯合。他說道,「整個在中國的天主教會都被召叫以一個更豐富的共融靈修來生活和彰顯這合一,這樣,雖然天主教團體處於複雜的具體環境中,同樣能夠在和諧的聖統共融中成長。為此,牧者和教友都被召喚去維護並保障屬於教會的教義聖傳的一切。」(教宗信函,5)

        教宗本篤亦向中國的政治高層發出訊息,希望發展聖座與中國之間具體的溝通及合作,(教宗信函,4:2)透過開放的交談及商議以尋關係正常化。教宗確證教會並不求取任何政治體制上的轉變,只懷有倫理上及靈性上的使命。(教宗信函,4:6)他又誠切期望與中國政府就在未來的主教選任問題,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教宗信函,9:3-4)

        不同的人士對教宗信函有迥異的反應。當時的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推許說,教宗信函在對真理的執著及對人的諒解之間達到了可貴的平衡。只有極出色的神學家及至溫藹的父親能做到這一點;很感恩天父賜給我們這樣一位領袖。(《鼎》,146期,2007年秋季號,頁40-44)

        在上海的金魯賢主教寫道,作為普世教會的牧者並為熱衷於靈性發展及滿懷慈悲而安詳冷靜的父親,教宗本篤緊密遵從聖經、梵二文獻、天主教法典及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訓誨,為我們簡潔清晰地指出基督的教會的本質、使命及任務,就像給我上一課很完美的教會學,使我更深愛我的教會,更決心在我作的地方主教的崗位上向前多邁一步,去滿全基督「一牧一棧」的希望。(Thirty Days N. 6/7 – 2007, p. 22)

        當然,中國政府及愛國會不喜歡這封人信。政府官員命令教會網站不要轉載教宗信函,愛國會也拒絕分發這信。不過,無論地上地下的神職人員和教友,都表達出對這封信的喜悅。「我們可感到自己是普世教會的重要部份。我們可感到他的牧民照顧,並深感教會的共融不是空洞的概念。」(柯毅霖,《鼎》,146期,2007年秋季號,頁59-64)

        在教宗本篤信函發佈後十年來,2010年對政教關係很有代表性,十位同時受到教廷及政府認可的主教祝聖晉牧;他們是:內蒙古呼和浩特教區孟清彔主教,4月18日祝聖;江蘇省海門教區沈斌主教,4月21日祝聖;福建省廈門教區蔡炳瑞主教,5月8日祝聖;陝西省三原教區韓英進助理主教,6月24日祝聖;浙江省台州教區徐吉偉主教,7月10日祝聖;陝西省延安教區楊曉亭助理主教,7月15日祝聖;山西省太原教區孟寧友助理主教,9月16日祝聖;山西省運城教區武俊維主教,9月21日祝聖;江西省南昌教區李穌光助理主教,10月31日祝聖;山東省周村教區楊永強助理主教,11月15日祝聖。大部份祝聖典禮的主禮者及襄禮者都是教宗認可的主教。(Ticozzi, Tripod, No. 160, Spring 2011, 50-65)

        不過,2010年最後一次主教祝聖禮卻是完全改變,郭金才神父在未有教宗批准之下接受祝聖為河北省承德地區的主教;而且有政府官員迫脅一些教廷認可的主教出任主祭或襄禮者。政府當局亦沒發任何聲明解釋局面大變的理由。

        這個180度的轉向,不單反映中國官方無視天主教會的信理及聖事,也顯示他們會使用武力去處理宗教問題。

        隨後幾年直至習近平主席2013年上任為止,發生了多宗沒有教宗任命的非法主教祝聖禮。合法主教也常常被迫參與。三位非法祝聖的主教遭到教廷宣佈絕罰(excommunicated)

        ,他們是:四川省樂山教區的雷世銀(事發於2011年6月29日);廣東省汕頭教區的黃炳章(事發於2011年7月14日);黑龍江省哈爾濱教區的岳福生(事發於2012年7月6日)。他們的絕罰至今未獲解除。而涉事的合法主教也要向教廷表白解釋及請求原諒。

        另一方面,2012年7月7日上海教區舉行的馬達欽主教祝聖禮廣受注意,三位教廷認可的主教為新主教覆手祝聖。他們是上海教區金魯賢主教、江蘇省蘇州教區徐宏根主教及海門教區沈斌主教。非法主教詹思祿在場但沒有覆手。馬達欽主教在禮成後表示,因日後牧民工作繁重因而宣佈退出愛國會及教務委員會。政府當局隨即在當晚拘禁馬主教於佘山修院。而愛國會及主教團亦宣佈撤銷馬主教的職務。(Ticozzi, Tripod, No. 168. Spring 2013, p. 61).

        2013年為中國及為天主教會都是轉變鉅大的一年。2月11日,教宗本篤宣佈因年老及病患而退位;2月28日,教廷公佈一封由中國大陸一群天主教於2月22日寫給教宗本篤的感謝信,「聖父閣下特別關注中國,您在心中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保留了一個特別的地方。您嘗試推動對話,並通過關心、祝福中國和中國人民,減輕了我們的十字架。」(《鼎》,160期,2013年春季號,頁43-54)

        2013年3月13日,阿根廷裔的貝格哥理奧當選為教宗,取號方濟各。3月14日中國向教廷發出賀函,但亦說,「我們希望梵方採取靈活務實的態度,以實際行動為改善中梵關係創造條件。」並重申中國政府處理中梵關係的兩個條件是一貫的。(同上)3月15日,教廷發言人公佈,教宗亦有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及李克強致意。(Ticozzi, Tripod, No. 172, Spring 2014, 54-69)

        2013年4月27日,金魯賢主教以97高齡逝世。他的遺願是將骨灰撒在大海。但最終是撒在吳淞江口。(同上) 60-61) 2014年3月16日,上海教區正權主教范忠良主教亦以86高齡逝世。.

        習近平主席上任以來,有五位新主教接受祝聖,均是教宗所批准者,而沒有發生任何非法的主教祝聖禮。這是近年來的一個亮點。

        在2016年的一次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主席強調宗教要「中國化」以防止外國勢力滲透中國文化及社會。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將於2018年2月1日起實施,輿論大致認為較前管制更嚴。宗教局局長王作安在一方面讚揚教宗方濟各的努力,但也提及教宗必須滿全兩項長久以來的條件,即:中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及不要干涉中國內政。王作安又稱面前尚有很多障礙有待消除。

        地下教會成員登記與否是十年來另一重要問題。地下的神父有些願意向政府登記,但卻堅拒登記加入愛國會,因為這會使人以為他們認同愛國會的「獨立自主自辦」的路線。

        將臨期第二主日乙年第一讀經,一開始就是「『你們安慰,安慰我的百姓罷!』你們的天主說。」(依40:1)在可見未來的種種施於中國天主教會的壓力中,起碼能使我們天主教徒有所安慰的,是自習近平主席2013年上任以來,中國再未有發生非法祝聖主教事件。         o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