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冬季號 第37卷 總第187期 教宗本篤致中國教會函10週年


 

從「教宗信函」看兩位主教公開就職


林瑞琪 

        2017年底,中國兩位多年前秘密祝聖的主教接連舉行公開就職禮。首先是甘肅省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於11月10日在蘭州小溝頭耶穌聖心主教座堂公開就職;河北省邯鄲教區孫繼根助理主教於11月16日邯鄲教區涉縣耶穌君王堂舉行公開就職禮。

「教宗信函」如何論述秘密祝聖

        對於兩位主教公開就職,海外的傅媒有不同的解讀;鑑於2017年是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007年致中國教會信函(以下簡稱「教宗信函」)的十週年,筆者嘗試從教宗信函中找出一些對問題的解答。

        韓志海主教,聖名若瑟,1964年生,1994年4月27日晉鐸,2003年獲秘密祝聖為蘭州主教,但當時未獲政府認可。「教宗信函」對秘密祝聖有很精警的闡釋:

有些主教因不願屈從對教會生活的不當控制,且為了完全忠於天主教的教義和伯多祿的繼承人,被迫秘密地接受了祝聖。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不接受國家機構干涉教會切身生活時,牧者和信友們才這樣做。(教宗信函,8)

        教宗本篤在文中提到「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反映出當事人尋求生活常化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實際上,教宗強調主教維護信仰的責任與爭取政治高層方面的承認並不抵觸,

我首先強調的是義不容辭地、勇敢地保護信仰寶庫,和聖事上及聖統上的共融,這事就其本身而言,並不代表反對與當權者,就教會團體生活中涉及民事的部份進行對話。此外,在不違背不可放棄的信仰原則及教會共融的前提下,教會接受政權當局的認可並沒有甚麼特別困難。(教宗信函,7)

「教宗信函」對政府的勸言十分正面

        可以進一步說,教宗本篤期望政府能公平對待秘密祝聖的主教;他在信函中寫道,

為此,聖座期望政府也能給予這些合法的主教所必要的法理方面的承認,使所有信友都能在自己的社會環境中自由地實踐信仰生活。(教宗信函,8)

        今次出席韓主教就職禮者,包括陝西省榆林教區楊曉亭主教主持、甘肅省的平涼教區韓紀德主教及天水教區公開教會團體的教區長趙建章神父襄禮。

        蘭州教區一位神父向傳媒表示,來自該教區和同省的平涼及天水教區有46位神父、47位修女及逾三百位教友參加,還有蘭州各地來的宗教局、統戰部的幹部出席,(UCAN,2017-11-10)

        孫繼根助理主教的就職禮,有衡水(景縣)教區封新卯主教、保定教區安樹新助理主教襄禮。出席者包括本教區和毗鄰教區的55位神父、20位修女和約60位教友,及中央統戰部和國家宗教局有關司局的官員等。教區副主教李安平神父對新聞界表示,教區97歲高齡的楊祥泰因「身體不便」未有出席。(UCAN,2017-11-16)

        孫繼根主教早於2011年6月21日由楊祥泰主教祝聖為助理為主教。

        孫主教生於1967年,1986年進入備修院,兩年後考進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學院。他於1995年晉鐸,1997年獲委任為教區秘書長,2001至2005年擔任副主教,其後出任永年堂區主任司鐸。他於2010年12月當選為邯鄲教區助理主教候選人。邯鄲教區目前有神父94人及逾百位修女,牧養逾十五萬教友。(UCAN,2017-11-16)

一些憂慮值得關注但並非不能解決

        據「天亞社」報導,一位不贊成韓主教就職而沒有參加禮儀的神父表示,他所服務的堂區教友比較「古怪、傳統,性格比較強」,他們接受不了主教就職,也不接受愛國會, 就是神父去參加也不接受,「所以不能去,去了擔心回來就不認我。」(UCAN,2017-11-10)

        據報,韓主教表示已因著就職禮與教廷溝通了,「我向教宗也報告了我的情況,羅馬傳來消息說,他樂意看到這樣的結果」。另一位神父相信韓主教就職後,「對教區的發展一定會好。」(UCAN,2017-11-10)

        教宗本篤就明白到問題不易處理,所以他以信任的態度將選擇權交托給地方上的主教,

聖座在重申了原則後,讓個別主教來決定,因為主教在聽取了其司鐸們的意見後,能更好地了解當地的情況、衡量具體的選擇、評估給教區團體內部可能帶來的後果。(教宗信函,7)

        邯鄲教區方面,李安平神父表示,孫主教就職後對教區發展很有幫助,「因為主教公開以後就能公開做很多事情,這是很方便的。比如在聖周禮儀方面,還有牧靈和福傳方面,希望可以做得更好。」

        筆者在2017年11月16日接受《天亞社》訪問時表示,一星期出現兩個就職禮只是巧合,但亦屬好事。韓主教當了地下主教15年;孫主教亦祝聖了6年,現在公開就職只是正常做法,事實早該如此,因為他們教區的教友,甚至公開的神父,都很支持他們。

        兩個就職禮同時出現,相信沒有太大的直接關係,但可反映儘管中國宗教規管越來越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九大後亦想強勢管治,但政府還是想把某些事情合理化,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筆者也認為,希望在釋除中共的疑慮後,主教們能得到應有的待遇,並可以自由地為教會服務。

        教宗本篤充分預見到這些選擇會引來相反意見,因而先知性地訓勉相關教區的全體信眾,「最終的決定,也可能無法得到全體司鐸和教友的同意。總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使是很痛苦的,也要接受,從而維護教區團體與其牧者的合一。」(教宗信函,7)

「教宗信函」兩段警世之言值得銘記在心

        本文最後以教宗本篤兩段話來分別作結。教宗本篤向中國教會成員闡釋他任命主教的原則,他說,「當教宗頒發宗座任命狀祝聖一位主教時,是行使他的最高神權:這權力及其行使是純宗教性的,並不是不適當地干預國家內部事務、或侵犯國家的主權。」(教宗信函,9)

        此外,教宗本篤也鼓勵信眾好好地與他們的主教合作,他說,

真誠熱愛基督和教會的教友們,不必猶豫去參加由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而政權又認可的主教或神父主持的聖祭或其他聖事。(教宗信函,10)

        教宗本篤的美言能否演化成為中國教會的新動力,則還有賴國內的兄弟姊妹積極的回應。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