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春季號 第38卷 總第188期 中國教會承受嚴峻政治壓力


 

當公共空間「網開一面」——管窺今天備受打壓的內地公民社會


羅民威

        在社會研究的範疇裡,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和公共空間(Public Sphere)這兩個理念指涉層面不同,經常相提並論。前者多指在國家與市場以外範圍廣闊的民間組織和聯繫,涵蓋文化機構、學術單位、傳播媒體、體育及休閒會社、基層及關注團體、宗教組織、同業聯會等,不一而足(註1);後者常指民間社會就著公共關心的議題所進行的討論網絡,透過民間聚會以及新舊媒體彰顯出來。前者可說是後者的實體基礎,後者可說是前者的功能表現。

        中國內地近十多年一度相當蓬勃的公民社會,近年受到當局強大壓力,連「公民社會」一詞本身亦被列作禁忌,不容討論(註2);維權律師被抓捕起訴,非政府組織受嚴格限制(註3)。這種壓力體現在公共空間,就見諸近年內地一些活躍媒體被相繼整頓,例如2013年的《南方周末》新年賀辭事件(註4);一些有影響力的網絡紅人接連被當局起訴和要求在電視台上公開懺悔(註5);2016年《炎黃春秋》宣佈停刊(註6);以及同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求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必須「姓黨」。(註7)但公民社會備受壓力,公共空間是否就完全無以為繼?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Lei Ya-wen在近著 The Contentious Public Sphere: Law, Media, and Authoritarian Rule in China (Princeton Studies in Contemporary China). (Princeton & Oxfor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8) 分析內地公共空間(特別是互聯網)近年的監管演變與生態發展,指出近年習近平將互聯網安全提升至意識型態鬥爭的高度來考慮,從法例和政府執行部門方面進行大量整合,加強控制互聯網。然而倘若媒體和中介者能願意為弱勢者發聲、提倡公益、動員公眾支持,公共空間仍然有望具能力處理社會問題;換句話說,倘若中國政府能夠正面而有意義地與民意互動,中國的公共空間仍有機會成為建立共識與整合社會的平台。

        Lei Ya-wen強調,就算在威權管治之下,生活中的民主面向——例如民意與公共空間的活動——仍然不容低估和忽略。他指出,在千禧年代後期,即使中國政府已是不斷試圖控制和打壓,然而對於民意作為規限威權統治、要求政府問責的一股社會及政治力量,人民仍是寄予厚望的。而當時中國政府對公眾訴求的反應,正正加強了人民對於民意力量的信心;以致當時對於中國政府這「有回應能力的威權主義」(Responsive Authoritarianism)仍有學者樂於看重其「回應社會訴求」的一面。即使近年的打壓將這個政權威權和嚴苛的另一面表露無遺,Lei Ya-wen仍然覺得,過去中國社會公共空間的長足進步,不會被一筆勾銷,亦不容忽視(頁218-220)。

        回望近期中國社會,這種說法並不是沒有實例支持的。去年11月,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發生大火,導致19人死亡,8人受傷。其後北京市政府推行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在天氣嚴寒的情況下,大量被指不合消防安全規範的基層民居被斷水斷停,甚至強行清拆,強迫以十萬計的居民立時離開,有當地非政府組織想向他們施援手亦遭政府禁止。這些居民有相當部份是到來北京工作的外省基層勞工,多數從事低端產業,在多份官方文件上被稱作「低端人口」。縱使當局矢口否認,但內地網民還是能夠從街頭官方橫額的網上截圖,以至「人肉搜尋」得來的多份市政文件,得見「清退低端人口」一詞。至此輿論譁然,有被驅趕的外省基層勞工發起集會示威,有當地民眾即使官方反對仍然主動向流離失所者伸出援手,甚至有大批內地學者甘願冒政治高壓的風險而公開聯署譴責。(註8)到後來,連近年備受官方嚴密監管,全改「姓黨」的一些內地媒體(包括《環球時報》)亦一度不得不對官方處理事件的手法作出批評(註9),涉事的市委書記亦要在鏡頭面前探訪當地外來民工(註10)。與其說事件反映內地網絡監控百密一疏,不如說事件的性質觸動了人所共有的價值底線,導致公共空間出現「網開一面」的現象。

        這種公共空間的現象,可會有機會旁及其他公民社會的成員,例如宗教社群?目前難以確切的說。近期內地官方對基督宗教信仰「中國化」的要求高唱入雲(註11),以至不時出現地區政府打壓之嫌(註12),但不同的聲音仍是偶有所聞。例如去年聖誕節,內地不少地區出現反對慶祝聖誕的說法,有官方出手阻止市民慶祝;有小學的告家長倡議書中指「八國聯軍」是由這群信奉基督宗教的強盜入侵中國,呼籲大家勿忘國恥,拒過洋節;也有出現市民破壞聖誕樹等網絡視頻。然而,在一些地區,仍然得見基督徒驅車公開作聖誕巡遊的視頻,在網上流傳;在廣州也有大批市民參與天主教石室聖心大教堂在平安夜舉行的彌撤。彌撤裡還包括這樣的一段禱告:「求慈悲之主恩賜他們:以正義維護弱小,以公理保護窮人,以和平治理國家。為此,我們同聲祈禱。」(註13)

        而回到公民社會的實體世界,內地宗教界面對的處境仍然非常嚴峻,甚至有基督教堂今年初被官方整座拆毀(註14)。不過,年前曾經高調反對浙江省官方借清除違規建築名義強拆十架,後來被官方控以經濟犯罪的原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杭州市崇一堂前主任牧師顧約瑟,他一直堅持不認罪;後來還一度懷疑受壓而要撤換律師,但最終由於檢察院撤訴而於去年平安夜獲釋。(註15)

        上述一眾例子很明顯互不協調,任何一個個別例子均不宜單獨抽出來作獨立解讀然後以偏蓋全。但從整體公共空間的角度來看,這些例子所清晰顯示的,是在內地官方對公民社會嚴加打壓的情況下,公共空間的聲音仍然並非絕對齊一,且透過實體媒體和互聯網雙向流通,聚焦事件,有時官方亦有所反應,反映公民社會仍有其堅持價值的活力。公民社會的實際組織與連繫,可以因為種種因素而備受削弱,但公共空間作為人際溝通網絡,所反映的,是官方的主旋律仍然要面對社會人心裡的共善價值與是非準則,這份準則與價值有其普世共通之處,並非人為政策所能阻隔。

        事實上,當論及公共空間的運作,哈伯馬斯(Habermas)強調,群眾會透過討論,辨清各個參與議題者所提的論述,意涵是否真實(true)、確當(right)和誠懇(sincere)(註16)。倘若在當今的內地公共空間裡,仍然得見上述價值的追尋和彰顯,內地公民社會透過公共空間處理公眾議題的能力,還是值得關注和重視的。

        正如歷史所揭示,這些價值要得以體現於公共空間,往往需要很多人付出很大的代價。然而上述這個公共空間現象,肯定是值得關心中國的觀察家細心思量,也值得教會中人代禱惦念。

註釋:

1 Habermas, J. (1992)“Further reflections on the public sphere”(trans. by T. Burger), in C. Calhoun (ed.) Habermas and the Public Sphere, pp.421-461. Cambridge, MA.: MIT Press.
2 出自2013年在內地及海外廣泛報道的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文件〈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中辦發20139號),當中的「七不講」包括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錯誤歷史、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見BBC中文網〈中共下發意識形態文件,通報神龍不見首尾〉,2013-5-13(網址:http://www.bbc.com /zhongwen/simp/china/2013/05/130513_china_politics_ideology .shtml,2018年1月29日下載。)   
3 參趙思樂(2017)《她們的征途:直擊、迂迴與衝撞,中國女性的公民覺醒之路》。新北市:八旗文化出版社。   
4 參錢鋼(2013)〈「南周事件」是如何釀成的?〉,載於香港電台《傳媒透視》(網址:http://rthk9.rthk.hk/ mediadigest/20130205_76_122951.html,2018-1-29)   
5 儲百亮〈控制言論,中國政府對大V下手〉,《紐約時報中文網》,2013-9-11(網址:https://cn.nytimes.com/china /20130911/c11weibo/,2018-1-29)   
6 有線新聞〈杜導正宣佈《炎黃春秋》停刊〉,2016-7-18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 533020833556656,2018-1-29)   
7 〈習訪三大央媒 強調必須姓「黨」 召開新聞工作座談會:副刊娛樂廣告亦要「講導向」」,《明報》2016年2月20日(網址:https://news.mingpao.com/ pns/dailynews/ web_tc/ article/20160220/s00013/1455903787214,2018-1-29)   
8 王永平〈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前因後果〉,《灼見名家》,2017-12-6(網址:http://www.master-insight.com/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前因後果/,2018年1月29日下載);黎岩,〈復盤北京「清退低端人口」始末〉,《FT中文網》,2017-12-12(網址: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 001075421?full=y,2018-1-29)   
9 〈《環球時報》發文批評北京市政府 3日後極速轉?為政府講好話〉《有線新聞》,2017-12-11(網址:https:// www.facebook.com/cablechinadesk/videos /vb.265944843550009/1581420402002440/?type=2&theater,2018年1月29日下載);〈京民眾抗議當局驅趕「低端人口」《環球時報》讚政府無意跟輿論頂著幹〉,《明報新聞網》,2017-12-10(網址:https://news.mingpao.com/ins/ instantnews /web_ tc/rticle/20171210/s00004/1512917989155,2018-1-29)   
10 〈蔡奇零下七度慰問外來民工〉,《有線新聞》,2017-12-12(網址: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 517842/,2018-1-29)   
11 例如國家宗教事務局在2017年12月22日發給天主教及基督教的聖誕賀信,就強調希望兩教朋友「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始終堅持中國化方向……」(網址:http://www.sara.gov.cn/xwfb/xwjj20170905093618359691/576248.htm,2018-1-29)   
12 〈江西官員將宗教字畫換習近平像 陳智衡:或與管理權力下放基層單位有關〉,《時代論壇》,2017-11-17(網址: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 News/ShowNews.jsp?Nid=153089&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2018-1-29)   
13 〈內地禁止學生聖誕節參與宗教活動〉,《有線新聞》,2017-12-22(網址:http://cablenews.i-cable.com/ci/ videopage /news/518433/,2018-1-29);
〈民間對聖誕愛恨交加有慶祝有反對〉,《有線新聞》,2017-12-25(網址:http://cablenews. 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8572/,2018- 1-29);
〈聖誕節教堂外滿佈公安入內需安檢〉,《有線新聞》,2017-12-25(網址:http://cablenews. i-cable.com/ci/ videopage/news/518571/,2018-1-29)
  
14 〈山西金燈台大教堂被炸毀〉,《時代論壇》,2018-1-18(網址: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 ShowNews.jsp?Nid=153585&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2018-1-29)   
15 〈拒認經濟犯罪羈押兩年 顧約瑟平安夜無罪釋放〉,《時代論壇》,2017-12-24(網址:http://christiantimes.org.hk /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3373&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2018-1-29)   
16 Habermas, J. (1984) 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Vol. 1: Reason and the Rationalization of Society. (trans. T. McCarthy.) London: Heinemann. p.99.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