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春季號 第38卷 總第188期 中國教會承受嚴峻政治壓力


 

網上監控與公民社會


阮美賢

        中國大陸現時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用戶人口(又稱「網民」),根據官方的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資料顯示,2016年12月的網民人數高達七億三千一百萬,當中大部份使用智能手機,約百分之九十五。跟國際趨勢一樣,青年佔據了網民數目的大部份,約百分之五十三的網民年齡介乎20 至39之間。(註1)

        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發明對人民生活產生了翻天覆地的影響,特別是生活在城市的人民,他們佔了中國大陸網民的七成。很多人視互聯網為無疆界的地球村,一個可以溝通、自由交換意見和信息、分享意見和經驗的地方。同時,亦有不少人認為互聯網可帶給他們娛樂和購物的便利,是拓展商機和市場的平臺。

        學者葦莎研究人們使用互聯網的原因,他指出兩個互聯網茁壯發展的層面,即所謂「社交情感管理」和「獲取貨品資訊」。前者將互聯網視為社交或聯繫媒介;後者則把互聯網塑造成功利或實際取向的用具。(註2)這兩個層面亦反映了國內用戶心目中的互聯網功能。

        教宗方濟各在第五十屆世界社會傳播日的文告中提出,「無論在何處和如何展現,傳播開啟了眾人的廣闊視野。」他又說,互聯網、電子訊息和社交媒體,都可說是「來自天主的禮物」。同時,他強調互聯網有賴用家具責任感地使用。無可否認,正確地運用互聯網的確能開闊人的眼界,特別是那些住在政治限制強大和社會控制嚴密的地方(如國內)的人。透過互聯網,國內人民能與外面的世界聯繫,更可獲取他們在國內無法知悉的新聞消息。亦因如此,中國政府對社交媒體和網頁內容嚴加控制和審查,亦以政治和安全理由加強監控和管制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無可否認,對互聯網作某程度上的規管是合理的,尤其是防止社交媒體散播虛假新聞和用作詐騙手段,但必須合情合理,不可過份使用而成為壓制手段。

全球網絡不自由排名榜首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的開幕詞中,中國主席習近平曾指出,中國支持開放經濟,並將市場進一步自由化讓外國投資。諷刺地,當領導層主張經濟自由化的時候,國內的政治生活和數碼傳播卻不甚自由。

        根據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剛出爐的「全球網絡自由調查2017」,中國連續三年榮登不自由網絡的榜首,敘利亞和埃塞俄比亞隨後。過去一年,曾經採用作限制網絡自由的方法包括:招募網絡監督員和網絡保安員監控網絡和及時刪除「不良信息」;對閱覽、散佈不合法內容實施行政處罰和司法追究;政府及網評員引導網上輿論;壓制異見人士;檢查網絡連線、限制現場直播、技術性攻擊新聞網頁和維權人士資訊;對私人虛擬網絡(VPN)新限制、加強攻擊網絡用戶和網上記者、要求用戶在討論區實名登記,並引入法例要求討論區群組管理員就討論區內的言論負責。(註3)

網際空間主權優先

        自2012年習近平成為國家領導人,種種情況顯示政府對各類傳媒都收緊了控制。網絡空間主權成為習政權的優先政策。2014年,由習近平率領、負責網絡安全的中央領導小組成立,成員包括國務員高級幹部、國家主要行政機關,以及黨內負責意識形態的部門。習主席曾說,「網絡安全和信息化是事關國家安全和國家發展、事關廣大人民群眾工作生活的重大戰略問題。」他又說,「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註4)在2015年12月,由北京贊助,於浙江省舉行的世界網絡會議中,習呼籲各國尊重彼此的網際空間主權和不同管理互聯網的模式,他認為各國有權選擇如何發展和管理互聯網。(註5)

        2015年6 月,中國人民代表大會首次製訂了「網絡安全法」草案,法例強調國家安全。當社會發生騷亂時,執法人員被賦予權力切斷連線,以及有足夠權力向網絡供應商索取資訊。明顯地,北京政府擴大了網絡安全的範圍,草案已超越了一般用作打擊非法蒐集個人網上資訊、網上詐騙,以及透過互聯網進行網上活動。

        早在法例草擬前,於2013年的夏天,根據《南方週末》的報導,在一次全國性打擊網上虛假言論的行動中,數以百計的互聯網用戶已受到懲罰。有些因在網上散播謠言而受拘留,另一些受歡迎的博客則因「尋釁滋事」被定罪。有關行動有效使其他網絡用家消音。此外,美國好幾個大型社交媒體網頁,如Facebook, Twitter, and Instagram都被查禁。

十九大前網絡審查已開始

        加緊對本地網頁控制和審查,往往在重大事件和活動期間發生,如共產黨全國大會。在此期間,政府招攬大量人士監察中國媒體,他們透過尋找關鍵字檢查網上言論,並向決策者提交報告。限制方式包括公開宣布的行動和針對個別情況的措施,務求建造一個穩定的網上環境。然而,根據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網上審查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一年多前已展開。研究發現,微信平台上敏感信息的屏蔽情況嚴重,一些正面的國家口號如「中國夢」、「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等都成為審查對象,這反映了中共審查機制的預先防範達到新的水平。(註6)

        此外,2016年11月,網絡安全法正式通過,大部份條文於2017年7月生效。(註7)新的網絡限制條款包括:網絡商為用戶辦理各種服務時,必須要求用戶提供實名備案;要求產品供應商將信息儲存60天,以減少非法資訊的散播;要求新網頁刪取官方禁止的言論,特別有關敏感議題。網絡安全法亦要求外國公司在2018年將數據儲存於中國境內,不少公司如Uber, Evernote, LinkedIn, Apple, and AirBnb已在限期前紛紛跟隨指示。

        新規例亦加強管制網頁,若刊出被禁止的內容貼子,網站或會遭審查設備「防火長城」屏蔽。其他限制包括針對網上新聞,防止在社交媒體刊出未經證實的消息,未領證的網頁不可提供新聞消息服務。過去一年,政府關閉了最少三個網站和12個手機軟件的即時視像傳播服務,並對另外20個施以行政處罰。(註8)這是對本地網絡供應商清理門戶,確保所有在中國發佈的網上資訊都被管制和監察。

限制言論自由

        更嚴重的是,新法例令批評者可以因在海外網頁刊登文章而被監禁至最高刑罰11年。這種刑罰在國內時會發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2017年7月因肝病逝世,提醒了大家在網絡上發表言論可能要付出高昂的代價。(註9)

        這些限制網絡自由的法例對公民社會造成一定的影響。一些本地知名的網站已被迫關閉,另一些網站管理員則被拘捕,例如人權網頁「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於2016年12月被捕及被控向外國人士「泄露國家機密」;具影響力的知識份子網頁「共識網」(Consensus)因傳遞不正確理念而被迫關閉。(註10)異見人士和少數族裔和宗教成員因網上言論受到最重刑罰,但一般網民亦感到愈來愈多的限制。不少個人因貼文批評當地及國定官員而遭受行政拘留,即使訊息只在不公開群組流傳。(註11)上述策略是以泄露國內機密和危害國家等罪名,為防止顛覆政權的潛在行動。然而,代價是犧牲人民的言論和出版自由,以及人身安全。

為發展、正義與和平的媒介

        天主教會認為媒體有兩個重要目標,其一是鼓勵正確的發展,用作人類發展、正義與和平,從而本著大眾福祉和團結關懷建設社區、本地社會和國家。因此,教會與負責傳播媒介的人士尋求坦誠和尊重的對話,這種對話關乎影響傳媒政策,教會期望藉此影響人類進步和宣揚福音的障礙提出有意義的建議。此外,教會亦關注教會內部的溝通問題。溝通是教會的本質,教會的溝通的方式應成為模範,反映真誠、負責任、關注人權和其他原則規範的最高標準。(註12)因此,教會認為互聯網應該用作推廣溝通和人類發展的途徑,而非成為管制人民思想的工具。互聯網更不可成為迫害那些透過發放消息倡議環保、反貪、平等和邊緣社群權利等的武器。

        近年,我們看到在國內.互聯網雖然偶有假消息出現.需要加以警惕,但它確能幫助人傳遞新聞和消息。一些人透過不同方式發放被隱藏的新聞和分享消息從而發揮其創意、尋求人類福祉和大眾公益。他們發表意見,推動其他人關心易受傷害和有需要人士,例如發生天災時,以及在去年底政府官員驅趕北京的移民人口的時候。

        國內一些天主教網頁刊登了普世教會的消息和評論,甚受教會人士歡迎。近年手機流行,不少信徒透過社交媒體、微信、個別組群交換訊息和溝通。然而,某些宗教網頁和博客卻被間中或永久關閉,個別貼文或字句遭屏蔽,特別是有關地下教會的消息,或被視為製造麻煩者。有見及此,除了網絡用戶,政府應肩負更大責任善用五聯網以推廣人類發展和真誠溝通,而不是限制人與人的聯繫和價值傳遞分享。

註釋:

1 白楊,〈中國網民已達7.31億,2016年互聯網的最全分析在這裡〉,鳳凰網,2017-1-22。 http://tech.ifeng.com/a/20170122/44535194_0.shtml.
2 E.B. Weiser, “The Functions of Internet Use and Their 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Consequences,” Cyberpsychology and Behavior 4.6 (Dec 2001): 723-43, https://www.ncbi.nlm. nih.gov/pubmed/11800180.   
3 Freedom House, “Freedom of the Net 2017,” https:// freedomhouse.org/report/freedom-net/freedom-net-2017.   
4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 習近平任組長〉,京華時報,2014-2- 28,人民網,http://media. people.com.cn/BIG5/n/2014/0228/c40606-24488129.html。   
5 Jun Mai, “China uses Velvet Glove on Iron Fist as it goes on the Offensive over Internet Security,”SCMP(南華早報), 2015-12-17, http://www. scmp.com/news/china/ policies-politics/article/1892376/china-uses-velvet-glove-iron-fist-it-goes-offensive.   
6 Alyssa Abkowitz, “China’s Censors Stepped Up Surveillance a Year before Party Congress, Study Find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7-11-6,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 -censors-stepped-up-surveillance-a-year-before-party-congress-study-finds-1509976803.   
7 《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中國人大網,http://www. npc.gov.cn/npc/xinwen/2016-11/07/content_2001605.htm。   
8 Cheang Ming and Saheli Roy Choudhury, “China has launched another crackdown on the internet,” CNBC, 2017-10-26, https://www.cnbc.com/2017/10/26 /china-internet-censorship-new-crackdowns-and-rules-are-here-to-stay.html.   
9 劉曉波在《零八憲章》中提出政治改革和倡議言論自由,但在國內有關他的網上消息也全被審查過濾。   
10 Human Rights Watch World Report 2017 (China), https://www.hrw.org/world-report/2017/country-chapters/china-and-tibet#eaa21f.   
11 Freedom House, “Freedom on the Net 2017: China,” https://freedomhouse.org/report/freedom-net/2017/china.   
12 Pontifical Council for Social Communications, “The Church and Internet,” no.3.http://www.vatican.va/roman_curia /pontifical_councils/pccs/documents/rc_pc_pccs_doc_20020228_church-internet_en.html.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