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秋季號 第38卷 總第190期 中國教會青年牧民工作反省


 

大學生成長路上的青牧工作


路加

        大約從2008年開始,教區固定每年兩次為在校大學生,分別舉行夏令營與冬令營活動。2010年的時候,自己還是教區的修生,第一次參加了這種夏令營活動。轉眼十年匆匆而過,有許多當初的青澀少年也已為人父母。自己剛好輔助參與了中間四、五年的工作,非常懷念那些與青年們在一起的時光。我想許多的青年也會有同樣的感受,因為至今許多人都保持著很深的友誼。當然,這活動不如同一般的夏令營或冬令營,如何增深信仰才是這活動全部關注的中心。

        大學生們面對校園中信仰淡薄的氛圍,難免在信仰路上感到孤單與迷惘。十天左右的時間與自己同齡人聚在一起分享信仰,是一個特別的經驗。這活動沒有甚麼成功與失敗的分界,只要用心帶領了,每一次都會有人從中深深得益。雖然感覺自己並沒有做些甚麼,或許分享一些在服務中美好的記憶與反省,也可以算為一些青年牧靈工作的經驗吧!

        青年本身所具有的動態性也是很好培育契機。有一年的夏令營,全部時間是在山中搭帳篷。晚上突逢暴雨,在閃電的中周圍樹木劇烈搖擺,連續的響雷像在帳篷頂上炸開。帳篷不僅漏雨,且搭在低洼之處,大家真是叫苦不迭。我們卻僅能在帳篷中,晃動手電筒和喊話來鼓氣。第二天,領隊神父卻把這些編成笑話來講,並且這也成為認識天主威嚴與偉大的生動教材。青年們很容易便忘掉驚嚇和整夜未得休息,只記得當時的祈禱和彼此的臨在有多麼的重要。

        另一年,我們計劃一次遠足,但有些擔心這些家中「寶貝」們不能堅持。特意準備了車輛好接送那些無法跟上的學生。意料之外的是雖然有人叫苦,卻沒有人掉隊。午飯休息的時候,學生們自己還即興來了一場對歌比賽。在聖歌與流行歌曲的混雜中,大家興致盎然,似乎剛才的辛苦瞬間便一掃而光了。行程的終點剛好是一處教會的墓園,在自身筋疲力盡的困乏和與生命終點的見証如此臨近的混合經驗中,任何人都會有所感觸吧!再加上我們的彌撒也在這個墓園中露天舉行,神父簡單的幾句提醒都容易深入人心了。回程本計劃用車接,有許多學生卻仍要堅持走路。因為擔心這麼多人走回村子,會引人注意,便勉強學生們要上車。這次的遠足完全沒有開始時的擔心,反而許多學生因為沒能堅持完全程而感到遺憾。經過這樣的歷練,師生之間,學生彼此之間都似乎打通了關結。所謂的動態性,其實無非就是青年本身的活力與朝氣。一切的困難只要給予正向的引導,反而會成為觸及生命的深刻經驗。在信仰的氛圍中,去挑戰一些日常生活中所沒有的限度,為人格和信仰上都會是一種成長。

        一般以為,靜為青年是個難以保持的困難。在活動的開始,收取手機是一個必要但不容易的工作。剛剛報到的頭一個晚上,宿舍裡基本上非常的安靜,一方面彼此還不熟悉,一方面大家都在忙著看手機。這樣的靜卻並非真正的靜,反而是心神不能停歇地在追逐虛擬世界。靜也是一種能力,手機有些時候正是這種能力成長的障礙。因為要在虛擬和真實世界中常常轉換,忘記了自己才是真正的中心。在野外的活動中,學生們有時誇張到按天數帶好幾個充電寶。在戶內的活動中也是想盡各種辦法和理由,希望能留住手機。不過,收取手機更多是一種態度,告訴青年們應該有些東西並非是生活的中心和必須。那些最後才交出手機的學生,往往是經過了一番內在的鬥爭,終於主動選擇了放下。因此,對於放下牽掛的沉靜應該會有特別的體悟吧!耶穌的比喻在這個經驗下,將會顯得更有意義和貼近生活,「從前有一個人,有兩個兒子,他對第一個說:孩子!你今天到葡萄園裡去工作罷!他回答說:主,我去。但他卻沒有去。他對第二個也說了同樣的話,第二個卻答應說:我不願意。但後來悔悟過來,而又去了」(瑪21:28-30)。

        在每次的活動中,基本都會安排特別的朝拜聖體禮儀。由學生們自己裝飾供奉聖體的小祭台,或是面向,或是圍繞,盡可隨學生們自己的心意。在祭台四周的小蠟燭,既是裝飾也是照明。在安謐的燭光中,更容易投身於神聖的氛圍之中。一個小時的時間,大部份都是靜默。負責禮儀的神父也會身穿祭衣,與大家一起朝拜聖體,但只做些簡單的提醒,最後給予大家聖體降福。期間對於一些自發的祈禱既不鼓勵也不阻止,自由的體驗與耶穌的交流更為重要。最後的時候大都以小組為單位,或是當場做個祈禱的總結,或是奉獻事先寫好的祈禱意向。每次帶領完這樣的禮儀時,總會明顯感覺到整個活動的氣氛變得更有深度。學生們甚至會自己找時間,或是個人,或是三兩個,或是整個小組,去聖體間靜靜地朝拜一會兒。哪怕整個活動,只有這樣一個效果也值得了。因為耶穌親自教導門徒說,「當你祈禱時,要進入你的內室,關上門,向你在暗中之父祈禱。」(瑪6:6)在靜中自發從內心走向天主,豈不是把握了耶穌所傳授的祈禱精神嗎?

        青年活動的課程講授,可能更需要一些新鮮的元素。一些信仰知識的教授。記得有一次,安排了一個聖經知識搶答的活動。以小組為單位,獎品也只是普通的水果。可是,大家卻全心的投入,不僅歡笑不斷,每個人在結束時都還意猶未盡。青年所關注的問題有些看起來是稀奇古怪的,但開放一些時間,收集並處理這些問題,其實正是在傳達「信仰是甚麼?」「教會是甚麼?」例如,一個經常被提到的問題是,「教會為甚麼禁止信友與非信友的婚姻?」這其實是在問教會是一個嚴厲的權威組織嗎?教會會因為自己的原則不關心個人的想法嗎?若能釐清教會並非禁止而是不提倡,也講明教會對婚姻的看法是美好而神聖的,因此願意婚姻具有深厚的合一基礎。這樣處理了問題,教會的形像與信仰的知識也自然蘊涵其中了。信仰認知的缺乏不必急於求成,因為即使再努力,也沒有辦法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內傳授教會複雜的信仰體系。所關注的重點更應是生活的陪伴,借助於神父、修女、修士、信友骨幹,甚至普通信友們的後勤服務,其實教會已活生生的臨在於活動中。

        在青牧工作中經驗到的動、靜與學這三個層面,無非是既想重視青年本身的特色,又願以適當方式把信仰帶入他們的生活。如何讓青年自己與耶穌相遇是一切的中心;就如耶穌曾經在世上的工作一樣,他總是借助人來遇見人。所以,如何使教會青年活動的事件,都帶有與耶穌相遇的標記,是真正應該努力的方向。盡量安排教會中不同身份的人一起參與,可以使耶穌的面貌更清晰和豐富的被認識。

        有賴香港的幫助,我有幸帶領三位青年參加了2014年8月在韓國舉行的「亞洲青年節」。但能夠與亞洲各地而來的青年相聚,與新任教宗方濟各共融,這份經驗卻是寶貴而難得的。借助於分享這份經驗,使我們的青年活動更意識到自己是普世教會的一份子。

        最後,一些青牧工作的難題,值得分享。在活動中的信仰經驗如何帶到學校或者社會生活中?在當前處於弱勢和邊緣化的處境中,一個基督青年應該做些甚麼?在日趨網絡化的時代,傳統的活動越來越失去吸引力,要如何改進青年牧靈的工作呢?在融入社會的不穩定和艱辛的轉折點上,信仰該放在甚麼樣的地位呢?這些問題實在的發生在每一位青年的生命中。或許難有完美的答覆,不過靠著交托的信德,在生命的陪伴中,共同去面對所有的限度,天主終會給予這些難題的答案。青年是基督的青年,牧靈工作總是要放在耶穌的眼光之下,「耶穌注視他們說:在人不可能,在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谷十27)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