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秋季號 第38卷 總第190期 中國教會青年牧民工作反省


 

青牧旅程中三份不同的珍貴經驗


Rosa Ren, 道明神父, 園僕,三位中國公教青年合著

中國公教青年的理想和挑戰
Rosa Ren


        我們有留意到身邊年輕人的需要嗎?我們有坐下來聆聽他們的心聲嗎?我們有感受到年輕人特有的能量嗎?我們有陪他們一起哭和笑嗎?我們真的了解青年人嗎?作為一名青年工作者,這些問題時常環繞耳旁。

        青少年需要長輩們引導他們在生活中作出分辨。當今很多的中國公教青年不願意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因為大部分的中國父母都很傳統,有年輕人不想重複父母古老的生活。但也有很多年輕人願意保持父母的生活方式;這些現狀再次讓我們深思年輕人的文化和家庭的道德之間的關係。即使是這樣的狀態,很多中國的公教青年渴望結婚,對我們來說,家庭生活也是一種挑戰和壓力。

        說到教育,我們首先會想到是學校。學校不應該是一個讓年輕人花費大半生僅僅去學一些知識的地方。中國的教育系統更該著重人格的塑造,引導和陪伴青少年成長。不幸的是現在的學校的教育系統只提供信息,不提供生命教育;有時更會拔苗助長。中國公教青年生活在這樣的教育體系中,只有「認命」二字嗎?中國人老在想讓孩子拼命的學習,之後找一份好的工作,以滿全了家長們的虛榮心。在工作的領域上,中國的青年人也吃著苦頭。很多年輕人沒有工作,或在工作中「苦苦」堅持著,不少只為了生活中一口「麵包」和支持家庭所需。我們年輕人不是吃不了苦,但為了迎合當今社會帶來的壓力,有時卻犧牲自己的夢想。我們能為當今的青少年做些甚麼?世界各地的青年共同的心聲就是聆聽。青年人需要被聆聽,就從我們開始,不要帶有判斷和太多的建議。不需要建議和想法,更主要的是個人空間和陪伴。

        陪伴是一份看似簡單卻很複雜的工作。很多國內的神職人員都在學靈修陪伴,我們願意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們打開心扉,跟我們談生命嗎?這裡是一個大問號。在這裡我們年輕人真心希望母親教會是跟年輕人有關係的。這裡有一些心聲來自我們年輕人的,請接納我們如同教會母親的孩子,而不是帶有評判的眼光對待我們。談到「教會」時想到的詞就是肅然起敬、沉悶的彌撒禮儀、主教的寶座是遙不可及的·····,我們覺得跟主教,神父們距離很遠。青年人想要在教會中投身並不容易,在年長者眼裡我們太年輕了,在堂區或者教區做一些決定性的工作時,青年人是沒有資格參加的。我們想要的就是從年長者那裡得到的信任和支持。

        同時我也問過幾位參加過世青節的青年,世青節對青年的影響是功不可沒的。很多青年人參加完世青節後,內心澎湃想要為各自的祖國做點甚麼。但當那份心火慢慢熄滅時,並不容易讓青年人繼續帶著那份激情在每天的生活中燃燒。這些國際性,教區性的大型活動應要持續不斷的帶給青年人希望和夢想,而不僅僅是一個特殊的活動而已。為了不讓我們心中那個心火熄滅,我們教會大家庭攜手一起努力。如何喚醒教會的青年,這個扎根的問題將會帶領我們走向中國的公教青年逾越今天,邁向明天。

        「明天」這個詞帶給我們的是希望和夢想。如果中國的公教青年從此時此刻保持一顆敏銳的心,察覺到現今社會的種種假象,不去盲目的追隨拜金主義,中國還會出現很多的不平等嗎?如果中國的公教青年從此時此刻意識到我們的生命中有一位大能的掌權者,我們的生命得到醫治和轉化,中國還會有那麼多自殺的事件發生嗎?如果中國的公教青年在我們所做的每一份事上,彰顯天主的容貌,中國還會是冷漠嗎?如果中國的公教青年去尋找生命的意義,不被浮躁的社會腫瘤所傳染,中國會進入離婚率最高的國家之列嗎?如果中國的公教青年與主建立了很深的關係,肩負著使命,中國教會就不會陷入沉睡。起來吧,青年!即使我們處在一個特殊的環境中,在尋求天國的路上,它是一份財富幫助我們信靠天主。起來吧,青年!讓我們一起走出舒適區。

        To Make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 * * * * * * * * *

「來跟隨我!」:一位青年牧民工作者的感想
道明神父


        我作為一位負責青年牧民的神父,為青年服務不覺已有15年了。回首往事,這麼多年來,在我的服務中,曾經幫助過成百上千的青年人找到方向,獲得力量。每當看到他們的成長、成熟,以及他們的孩子們也在他們的成熟狀態中健康地成長,由此也出現了許多小孩子們萌發了做神父做修女的想法,我內心就有著無比的喜悅。我也深深地體認到這項服務工作的神聖價值和意義。自從去年,參加一位我們青年團體男生的晉鐸典禮和家慶,加上兩年前三位我們青年團體的女生做修女發永願,以及還有好多位青年正在修道成長中。我越發感覺到這項服務的意義有多麼重大,也使我因看到這新的希望而內心充滿喜樂。

        不過在我回顧時才發現,最初在我自己走上這條服務青年的路時,那時並非兩廂情願,因為從一開始我根本就沒有很明確的方向,而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上,一位比我年長的神父在2004年春節前突然叫住我,並對我說:「你喜歡服務青年人的工作嗎?」我說:「無所謂喜不喜歡,我也不知道我最喜歡甚麼。」他說:「那你就去參加青年牧民培訓吧!」我說:「好啊,那我去看看吧。」就這樣一發而不可收拾,開始了我青年牧民的學習、模仿、探索、策劃、設計、帶領、陪伴、創建、拓展、創新等等工作,如此這般就在青年牧民領域走出了一條讓我自己也感覺到很驚訝的路。

        由此我反思了很多,隨著自己的學習和服務,自己的成長非常大,幾年來自己那古板嚴肅的性格也調和得越來越柔和。因為給青年人做了多次問卷調查,才明白青年人的需要和對神父修女們主動走近他們的渴望。我越對青年人了解越多,也越能走近,他們也越願意找我。經驗的積累使得我幫助他們成長的能力越來越強。我也感覺到天主藉著青年人讓我更認識到天主對我的愛。也讓我發現了天主給我的元寶。

        雖然我慢慢發現我要終身服務青年,但卻越來越感覺到能夠服務青年的司鐸同伴越來越少,年齡也越來越大。有時候我也在抱怨、嘆息,然而,回想自己成長的經歷時,我才發現我缺少那位年長神父的精神,沒有很好地培養接班人。耶穌剛開始公開傳教不久,行走在加里肋亞海邊時,看著幾位年輕人,注視著他們說:「來跟隨我!我要使你們成為漁人的漁夫。」(谷1:17)這句召叫聚集了耶穌第一批宗徒,並成為教會柱石。耶穌給了那些青年人奮鬥的方向和工作的目標。那位年長神父的一句話也給了我奮鬥的方向和工作的目標。我越來越發現,我們現在的年輕人正缺少的就是崇高的、神聖的工作方向和奮鬥目標。而能給出這個方向和目標的正是青年牧民工作者的首要任務。在此反省中,我總結出幾點幫助我自己去看天主的旨意,並能與同道共勉。

        第一,要心懷天國,體味主心;明徹主旨,意志堅定。聖保祿宗徒曾說:「因為你們縱然在基督內有上萬的教師,但為父親的卻不多,因為是我在基督耶穌內藉福音生了你們。所以我求你們:你們要效法我!」(格前4:16)我確實覺得我們青年牧民工作者一定要有這樣的膽識和追求。敢於挑戰自己效法保祿,成為像保祿宗徒那樣的父親,傳承耶穌的精神。幫助年輕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

        第二,要用心注視青年人,很在乎,很專注,很深入,也很有感情。透過眼神,這是一種生命的鏈接,愛情的交流,使命的通傳,力量的注入和真情的流露。我們和青年人的關係不是工作關係,也不是利益關係,更不是警察與小偷的關係,而是一份在基督內愛情關係。耶穌曾用這眼神注視過很多人,我們也要擁有這種眼神去注視年輕人。

        第三,要很肯定的邀請:來跟隨我!我常聽到很多牧者對青年人說,「來也行,不來也行,跟隨也可以,不跟隨也可以。」這對於迷茫的青年人來說,會讓他們更加迷茫。他們需要被肯定,被需要。我自己也是在被肯定被需要中成長起來的,我迫切期待我們的青年牧民工作者能給與青年人足夠的肯定和強有力的邀請。給他們力量讓他們走出迷茫,看到希望。

        第四,「我要使你們成為漁人的漁夫。」具體的方向,具體的目標,深遠的價值和意義的體現。青年人很渴望做些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我們一定要把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呈現在他們面前。不要怕他們退縮。那位富貴少年曾在耶穌的邀請時退縮了,但是耶穌還是邀請了。我們跟著耶穌學吧!

        最後,我想總結一下我的感想,我感覺到耶穌把這個時代的青年人擺放在我們面前,我們一定無法迴避這樣的事實,也不能消極地應付。只能積極地心懷主旨,深情注視,真誠肯定地邀請他們,去做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業。讓我們這個時代的青年牧民工作者積極主動,攜手共進,效法保祿,跟隨耶穌,帶領青年人「去尋找另一海洋」。


* * * * * * * * * *

我的青牧使命
園僕


        我出生在一個多代天主教的家庭,兒時生活無憂無慮。高考的失利讓我有很強的挫敗感;我變成得很迷茫。偶然的機會看到一個和我年齡相當的青年彈吉他帶祈禱,心中泛起莫名的渴望:我可不可以像他一樣彈著吉他帶祈禱!因此,我走上了不斷的尋求自我的旅程。開始我只是一個接受者,看到教會裡的大哥哥大姐姐對信仰的執著追尋給了我很大的動力,使我不斷努力向前,找尋耶穌到底和我有怎麼樣的關係?我為甚麼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為甚麼我是基督徒?現在我成為青年牧民工作者,也願與大家分享一點心得。

 從經驗總結出青年牧民的宗旨與方法

        青年牧民的宗旨:懷著基督的愛進入青年人的世界,陪伴青年人在他(她)的生命經驗中發現天主的愛,使青年有機會在諸多的選擇中聆聽到基督的聲音,有能力積極回應基督的召叫。這宗旨也邀請我與基督建立更深入的個人親密關係,這就好像我有一個很愛我的朋友「酥哥」(在大陸上那穌的暱稱);我越認識酥哥,就越能喜樂的把祂介紹給我的好朋友。因此,青年牧民也是一個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

        青年牧民工作當中不僅要有宗旨,還要學習一些外在的方式方法,例如經驗教育法、啟發式教育法、基本心理學知識、歷奇拓展等等,以幫助我實現我的牧民宗旨。其次也需要關注當下青年人所關注的娛樂、體育、科技、社會熱點問題等等,好能協助我更有資源可以和青年人在一起;因為我發現越關注青年人所關注的,青年越能關注我所關注的,我就越有機會將基督的愛帶給青年。

工作中與同行者及與青年的關係

        這幾年的經驗也告訴我,我需要有同行者,因為每當我感到無力、挫敗、沒有方向的時候,是同行者們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同時我也需要有合作和開放的精神,與同行者一起回應當下青年人的需要。當然除了工作上的連接,我與同行者在生活裡也有緊密連接,他們對我關懷也幫助我度過生活裡的坎坷,給我的生活帶來動力。基督的愛透過我們工作和生活上的連接在我們這群同行者之間運行,當然這種連接也使我更深的感受到我屬於一個愛的教會。

        除了同行者我也需要與青年人成為合作者,這和我自己成長的過程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陪伴我參與這項使命工作的前輩,給了我很好的榜樣力量,也使我從一個青年逐步成長為一個青年牧民工作者,所以我也把自己被陪伴成長的過程當做我自己從事這項使命工作的信條。青年和我一起工作個過程也是基督透過我顯示祂自己給青年的過程。

青年牧民工作中遇到的挑戰

        家庭的需要和工作的需要的挑戰:我工作最忙的時間通常是其他人的假期,我也因此錯過了一些與孩子和愛人享受公共假期的機會。因此我常常在這兩個需要中尋找平衡,努力做出調整,使我的時間和精力符合家庭和工作的需要。

        工作中的挑戰是:我有時會過多的把關注點放在當下的年青人所面對的問題,我會不斷問該如何解決青年的問題!例如:網絡游戲成癮、青年感到迷茫沒有生活目標、色情泛濫、界限不清楚、親子關係緊張等等……而忘記了生命的本源----基督;所以我需要不斷的提醒自己,問題是永遠解決不完的。在基督的光照下,我要以不同的方式顯示基督是真理、生命、道路,引發青年思考,給青年創造更多可選擇的機會。因此,青年面對的問題是青年牧民工作的挑戰,但換一個角度來解讀,這些問題也是我從事青年牧民工作的機會,促進我更多的思考,如何讓青年透過自己的反省,使他(她)在面對複雜的問題時有能力選擇基督價值觀。

        外在的政治環境的挑戰:深刻的記得當我還是一個青年學生的時候,我們一次的青年活動還沒開始就被政府的「民宗系統」的領導叫停。當時我是我第一次接受如此打擊。本來好好地活動被叫停了,到現在我也不能夠理解!教會沒有教導我們錯誤的價值觀,為甚麼政府就不能允許我們有青年人的聚會。所以直到現在我們的青年牧民工作幾乎是在夾縫中生存,所有的工作我們需要低調、低調、再低調!可能這樣的狀況我們還要經歷一段時間,但無論如何我願意接受這夾縫的挑戰,並在這夾縫中借著基督同在的恩寵努力讓自己和青年的生命更璀璨。

        生活保障的挑戰:我的工資是我所在城市平均工資水平的60%,日常生活的基本開支種種加起來,剛剛好夠我們現在的家用,幾乎不會有存款。有時候在面對金錢的壓力下,真的也想要放棄這份工作,換一個工資待遇更豐厚的工作。可是我欺騙不了我自己,我真的喜歡也願意投身到這個使命工作中,所以,我依然在張力中掙扎前行。我身邊幾位在教會中工作非常認真、非常出色的同齡人,因為生活壓力的原因已經離開了教會的牧民工作,這讓我感到很惋惜!真的想呼籲教會的牧者思考一下幾個問題:在這個聖召越來越少的發展趨勢下,教會可以提供怎麼樣的生活保障,來照顧我們心甘情願從事牧民工作的平信徒?以體現我們教會倡導的社會正義。當然,我希望這個保障不僅是當下的工資水平,更需要考量我們的社會保險問題。當然我知道:我需要靠對基督的信德來從事這項使命工作,但基督也需要透過祂的教會施恩予祂的子民,不是嗎?因此,希望教會的牧者在這個問題上可以早日做出回應,給懷有渴望從事牧民工作的平信徒,創造更優越的保障!

        自我身份認同的挑戰:作為平信徒青年牧民工作者,有時候會遇到身份認同的尷尬局面。因為神父、修女有自己所屬的教區或修會,但我們這樣身份的人,我自己感覺是夾在神職、修女和普通教友中間。我也不是堂區的會長或青年團體的負責人,但從事的是教會青年牧民工作,所以經常有人好奇的(包括自己的長輩)說:怎麼可以領教會的工資,你又不是神父、修女,你不可以靠自己的工作掙錢嗎?當然非信仰同學和朋友也會說:真的不懂你在幹甚麼?你不像我們一樣工作,你到底是幹甚麼的?面對他人好奇的問題我自己有時也會感到疑惑:我是不是真的不正常!因此在身份認同上也希望教會的神長可以為我們發聲,表達我們存在的重要性。希望神長能經常陪伴和關注我們,使我們在遭遇身份認同危機的時候,可以找到聆聽我們的人。

將信仰傳遞給孩子

        談到信仰的傳遞,我馬上想到我和妻子剛結婚的前三年裡,曾經在三個陌生的城市裡生活過,那三年我們也很渴望有基督徒團體生活;一直到2015年來到現在居住的城市,我們開始參加現在的基督徒小團體,每半個月就聚會一次。這樣的聚會不僅幫助我們建立與天主和他人的關係,更加深了我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每次聚會我們也會帶上我們的孩子一起去,孩子現在也知道爸爸媽媽參加的是甚麼。他們也很渴望去參加聚會,可以和其他團員家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建立了主內的友誼。我們也會帶孩子參與教堂主日彌撒,每天晚上睡前和孩子們一起做簡短的祈禱,這也是我們用身教把我們的信仰傳遞給孩子。我渴望懷著基督的愛,用時間和精力陪伴孩子在主的愛內成長。我和妻子能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就是我們的信仰了;所以我們也很重視我們夫妻彼此之間的關係,還有時刻提醒天主是我們家庭的主,盡最大努力給孩子創造一個彼此相愛的家庭氛圍。彼此相愛、寬恕、擁抱,這些是我需要銘記一輩子的信念;不斷悔改,在天主內努力活出天主創造我的樣子。此文獻給耶穌聖心。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