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秋季號 第38卷 總第190期 中國教會青年牧民工作反省


 

建立關係的季節


甄健湘

        今日世界秩序似乎正在轉變中,全球影響力正從西方向亞洲轉移。亞洲是古文明和宗教的搖籃,擁有世界上兩大人口大國,其中印度快將取代中國進佔全球人口的首位,而中國則被許多經濟學家預言在不久的將來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近幾十年來,中國見証了人類歷史上最為龐大的國內人口遷移和城鎮化。這迅速的變遷給人們帶來巨大的改變,尤其是年輕人,他們趨向於更加物質化的生活前景。然而中國人對基督宗教也從未像今日這般開放。這仿佛是一場自利瑪竇時代以來的基督宗教「復興」。以下是取自新書 Season for Relationships(「關係的季節」)中的摘錄。本書提供了中國天主教會和青年的第一手報道和經驗。閱後盼望您會變得更充實和抱有希望。

一個新的季節、一個微妙的組合

        一般的年輕人和中國的公教青年都確實地發生著改變的趨勢。這是一個建立關係的季節,縱向的是與天主的關係,橫向的是與其他人的關係。這可能是一個豐饒的季節,前提是土壤肥沃,工人勤勞,同時也要好好的利用氣候的改變。

        教宗方濟各與習近平主席幾乎是在同一天當選。現在教宗方濟各想了解現今的青年,聆聽他們的聲音。這也正是2018年將在羅馬舉行的主教大會的目的。另一方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九大再次當選為國家領導人後指出眼下國家的目標是為了滿足日益增長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他同時也指出人民需要「信仰」。(註1)信仰意味著甚麼?可否對宗教信仰有更大的開放呢?都是值得期待的。

        時代與文化的變革:在過去四十年間,中國見証了一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口遷移:城鎮化使中國半數相對貧窮的農村人口遷移到城市。社會變化尤其在青年之間極其巨大。在今天,80後不容易理解90後,而90後也更不了解00後的思想。青年文化正處在變遷的文化中,混合著中國文化、社會主義和後物質主義文化。但是,中國的青年又不像他們西方同伴那般開放和個人主義。縱然中國年輕人正處在變遷的文化中,隨著社會持續高速發展,同時又變得對中國文化更有所謂的「文化自信」。

又一個悖論

        富有爭議的獨生子女政策已帶來了許多需要面對的社會後果和挑戰,除了人口的老齡化,還有城市中尤其突出的獨生子女家庭和農村的「留守兒童」。(註2)問題。男女比例失調也給社會安定帶來很大的隱患。在中國存在著許多悖論,舉其中一例:儘管施行獨生子女政策幾十年,人口增長率幸好也從沒降到零以下。中國家庭所擁有的子女仍然要比世界上其他許多國家多。無論如何,計劃生育從「獨生子女」政策到「單獨二孩」,近年來調整到「全面二孩」,所引發的大討論指出,中國目前不單要取消計劃生育,還必須及時制定鼓勵生育政策。另一悖論是近年來在年輕人中發生的逆向潮流,他們不再一味朝著大城市遷移而也要往中小城市走,因為這些新興發展區域提供了更多的機會。

挑戰和壓力:科技水平以及樂觀精神

        中國年輕人需要面對不同的挑戰。從孩童時代起他們就一直處在壓力之下,從校園的學習時期到工作階段,再到尋找終身伴侶建立新家庭以及生兒育女的期間。譬如,全家人甚至親戚都集中精力希望子女順利考過高考,這也可說是拜有2000年歷史的科舉制度的文化傳統所賜。又或者,為一位生活在大城市的普通在職年輕人,其畢生收入也難以購買一套房產。為了選擇對象,父母匯集他們的資源去幫助年輕人。這一切都是當今年輕人要面對的挑戰。

        中國的年輕人與其他國家相比可能更傾向於高科技,使用如微信之類的先進本地平台,依賴無處不在的智能手機和新媒體網絡的程度要比其他國家的青年為甚,他們追求通曉數據及數字化。(註3)有些青年有需要時也會以VPN翻牆來使用Whatspp和谷歌。以ofo共享單車為例,三名北大的大學生把騎自行車的愛好發展成一家跨國企業。縱然這是非常特殊的成功案例,然而這種「共享經濟」模式的概念鼓勵著許多年輕人,使用著共享平台如淘寶,接受倡議創業如虛擬網上商店等。蓬勃的經濟和靈活的環境為年輕人提供了許多機會,也使得他們普遍處於相對樂觀的氛圍面向未來。但是,科技帶來有力有弊的雙刃劍,年輕人必須懂得分辨。

        然而,生活並不會總是一帆風順的。社會充斥著物質主義精神和享樂主義的概念,縱然國家經濟有很大的發展,但精神文明又怎樣呢?年輕一代是否真正快樂?然而,這正是宗教信仰可以有所作為的領域。

新的出發點

        對於天主教青年來說,根據不同年齡和成長階段有不同的要求,團體和有針對性的陪伴是非常重要的。有些教區推動學生夏令營和冬令營、大學生聯誼會、YCS和青年百日培訓班等,這些活動都需要有延續性。

        大專院校學習時期是個學術愛好、獨立思考和追尋生命意義的時期。一份針對基督新教大學生的研究發現在現行教育體系中競爭激烈,缺乏成熟的協作和合作經驗。有些學生歸化成為基督徒因為他們在這些團體裡找到和諧的關係和一種更加強烈的團結氣氛。(註4)這一點對天主教學生來說圈子可能比較小但也有同樣情況。

「流蜜流奶」的福地

        作為一位天主教徒,生活在一個大部份都不是基督徒的環境中,固然充滿挑戰;然而,同樣也存在著巨大的機遇。其實,許多年輕人一般對宗教也感興趣,尤其對基督宗教。在年輕人之間顯然有著對精神生活的需求和對價值的渴望。天主教會可以為社會提供道德上的貢獻:發展慈善事業和給予志願者工作的機會、樹立道德和價值觀,並在精神方面幫助年輕一代設立他們的人生目標。

        最初,有些天主教的年輕人發現難以走出他們的生活環境,他們不願意對別人表明他們的信仰,因為他們覺得來自在一個外人不容易理解的圈子,而且要保護自己。但是,基督信仰並不單是由代代沿襲下來的傳統習俗所構成的,信仰也包括對基督徒身體力行活出福音的精神和真正價值的傳播。此外,基督信仰的本地化和福音精神融入中國文化的土壤也非常重要。基督信仰跟中國文化並不是對立的,結合在理解中國文化的基礎上去介紹基督宗教,這會對中國青年有更大的影響力,也將會使他們對之更感興趣。

服侍兩個主人?

        年輕人的教育在中國非常備受關注。中國政府在過去長時間裡都把重點著眼於經濟發展;但在2017年5月中央首次發表了《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註5),專門面向青年群體制定出台規劃,強調促進青年更好成長和更快發展,並將其作為國家發展的目標。教會的使命並不是與政府競爭去吸引年輕人,而應在精神文明和宗教領域提供獨特的貢獻,補充政府和社會在這方面的弱點,好讓中國青年在他們的人生發展上受益。

        隨著經濟發展和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國神職人員聖召人數總體下降。然而,另一方面,今天的年輕人對聖召分辨也有更廣義的理解。 除了獻身生活的選擇以外,他們希望得到多方面的培育。充分的準備好自己,從而建立高質量的婚姻生活,好能組織美滿的公教家庭,為主見証,他們也希望更好的參與社會和負有責任感。他們希望能一起成長,同時也得到神職人員和有成熟經驗的成年人的陪伴。

志同道合一起上路

        信仰並不只是個人的事,而是要與別人一起走向天主。教區可以提供許多面向年輕人活動,包括大型活動和聚會,學生夏令營和寒假活動等。不過,年輕人需要長期的陪伴和貫穿全年的持續性培育。一些天主教學生在他們上學的城市中或大學附近的堂區或尋找合適的地方來聚會,組織青年團體和大學生聯誼會,這些都是積極的經驗。在國內也有許多外來或自發的新興教會團體,當地團體有平台,外來團體也有豐富的牧靈培育經驗。不過,外來的教會團體影響力還是相對有限。地方教會應能將不同的資源加以整合,外來的教會團體也可以提供服務和經驗,與當地的教區和堂區合作,特別在靈修上提供幫助,切實地建立活生生的基督徒團體。

        彼此相愛如同耶穌愛了我們一樣,讓世界相信:青年人希望對教會和團體有一份歸屬感,他們要與天主相遇和與耶穌建立一份個人的關係。他們期待著確確實實的福音生活,無論面臨著經濟和政治的順境或逆境都能始終如一。他們同樣也期待著在教會內更能強調修和以及合一的見証,最重要的是看到一個活出耶穌新誡命,人人彼此相愛,成為可信的團體,讓青年們相信,也讓世界相信。總結以上一些要點:以互愛的盟約作為開始,一起同行,得到陪伴和培育,以愛的服務見証信仰,活出耶穌互愛的新誡命,讓世界相信。

        年輕人是變革的驅動者:青年是未來。他們,作為變革的驅動者,將是塑造未來的人。中國將如何發展,中國天主教會的興旺或倒退將取決在他們的手中。       

註釋:

1 參閱:新華社,「習近平十九大報告」,2017年10月18日;新華網,「習近平: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2015年2月28日。   
2 這些孩子因為父母在城市工作,留在農村受祖父母或親戚照顧。這現象在上世紀80年代到2000年代尤其突出,由於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當時的特定情況,他們也被稱為「留守兒童」。   
3 根據一家德國數據統計互聯網公司調查,巴西人每天花在手機上的時間最多,平均近5小時;中國以每天3小時居第二。參閱:中國日報,「中國人每天看3小時手機 沉迷手機全球第二」,2017年6月26日。  
4 參閱:華樺「大學生信仰基督教狀況調查—以上海部分高校大學生為例」,《青年研究》2008年第1期;陸尊恩,「我們的年輕人在想甚麼?--淺談如何向80後、90後、95後傳福音」,《教會》2014年11月。   
5 教育在線,「為青年發展事業指明方向——聚焦首個青年發展10年規劃」,2017年4月14日。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