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8年 秋季號 第38卷 總第190期 中國教會青年牧民工作反省


 

青年牧民工作在現代中國的發展


龐樂培著,林瑞琪譯

衪說:「青年人,我對你說:起來吧!」 (路7:14)

        參與青年牧民工作的一位北方神父引用了耶穌復活納因城一位寡婦的兒子(路7:11-16)作為例子,去闡釋堂區神父的角色。一如耶穌給予了寡婦的兒子新生命,神父也應協助青年人活起來,好能服務他的母親:教會。

        青年群體於1990年代在中國出現,正式的青年牧民則在2000年代中才誕生。我所稱青年牧民工作,是指針對13歲以上直至30來歲青年的長期牧民計劃,以照顧青年人的長遠需要;以適當的計劃、陪伴、團隊精神,專注於青年人的全人成長及聖召辨別。透過對這一代的訓練,探索出關注青少年需要的「要理班後的培育計劃」;而對日益增加的都市中大學生群體,如何避免他們在新環境中的流失信仰。

        經過與海外群體交流之後,中國多個教區設立了專屬青年人的計劃,也有些教區設立專門針對大學生需要的活動。約在2005年,石家莊市及西安市等地成立了天主教學生團體,並在國內多個城市快速增長,將青年人聚集在校園或教會場所中進行祈禱、聖經分享及大型活動及聯誼活動。一些在鄉郊的教區,開始在暑假及寒假聚集及訓練大學生。青年人迅速投入,開始組織堂區或教區的青年營,這些活動傳統上是由神父、修女及修生負責的。在青年關顧青年的主旨下,活動更切合青年人的需要,不少吸引數以百計人的參與。

        很多培育課程都以為期三個月的深度訓練課程作起點,這些課程又稱為「百日培訓」(聚焦在個人成長、領袖訓練、深化信仰、團體生活及靈性成長這幾方面,)幫助年青教友成長及成為青年領袖。這些成功經驗驅使更多類似的團體在中國各地開花結果,構成青年領袖及青年牧工的網絡。透過參與世界青年節、亞洲青年節、泰澤聚會等國際活動,協助在中外國的青年人聯繫起來,以迎向普世教會的多元開放。很多在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人現今己成為教會的有力支柱;他們參與婚姻及家庭牧民工作、慈善事業、主日學等。有些人成為團體領袖,薪火相傳。有些亦投身修道生活或全職的牧民工作,許多是委身青年牧民工作。.

        可是,自從2010年代,科技高速增長而智能電話全面普及,教會青年活動開始變得吸引力大不如前;參與活動的青年人數開始減少;而青年牧工亦要反省新的路向去切合青年人的需要。2018年十月份在羅馬舉行的第十五屆世界主教常務會議的主題就是「青年、信仰和聖召辨明」;另一方面在國內,教會的青年活動又面對新一輪的政府干預。這一切,都促使中國教會青年牧工多作反省。我們本著在2017年為中國青牧工作進行的意見調查及訪問所得的結果,以及為配合2018年主教大會的問卷的回應,作出以下的心得。

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路24,15)–與青年同行

        主教會議的目的在《工作文件》(Instrumentum Laboris)第一段 (IL 1)已說明;它提醒整個教會「關顧青年人對教會來說不是選擇性的工作,而是教會在歷史中的召叫及使命的不可或缺的一環。……一如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與兩位門徒同行往厄瑪烏(路24:13-35)我們亦籲請教會毫無保留地陪所有青年人邁向愛德的喜樂。」文件又提到,「耶穌是『在青年人群中的青年人』,祂願意去接觸他們及與他們同行,一如他與兩位門徒同行往厄瑪烏。」(IL 75)「追隨著耶穌的芳表,信友團體同時蒙召走出去接觸青年人,重燃他們的心火並與他們同行。」(IL 175)厄瑪烏兩位門徒的經歷有助我們反省在中國的青年牧民:同行、訓練、與耶穌的深度交流、及使命。

1- 同行:

        一如耶穌親自與脫離了門徒團體的兩人同行,與青年人同行需要付出時間;與青年人長時間同行之後,才可能坐下一同擘餅。就如在《工作文件》第一部份所強調,「教會聆聽實況。」在中國的青年人也渴望得到本地教會領導層的聆聽,領導層有需要理解現代青年的環境。耶穌使青年復生之後,這青年人「便坐起來,並開口說話。」(路 7,15) 青年人得到耶穌的賜力就會說話,整個團體也就應聆聽他們。

        前述問卷第5題是「今天,你們國家的青年真正要求教會的是甚麼?」來自中國的回覆很有啟發性,他們提到,「首先,中國大陸青年希望教會聆聽、包容、關注、陪伴青年,切實了解青年的信仰生活狀況,特別希望與神職人員面對面聊天;希望教會有針對性地(區分年齡、生活階段、目的導向等)為青年建立團體、組織活動……」.

        問卷及直接訪問均顯示,青年人最熱切提出的訴求是「陪伴」 (這是青年人分享時最常出現的字眼。)在個人或團體層面,青年人渴望成年人多花時間在成長路上陪伴他們,聆聽他們而不是判斷他們,信任他們去發揮潛能。許多青年人投訴說他們找不到這種陪伴:成年人不注意到他們在這方面的重大需要;成年人也未有這方面的訓練,他們也忙於其他「重要」事情。然而,《工作文件》仍要指出:「對青年一代的陪伴,在對青年人的教育及福傳工作上,並非選擇性的項目,而是教會性的任務,也是每一個青年人的權利。」(IL 81).

        陪伴有兩方面:關懷及同行,需要大量人力、及對青年一代的文化和需求保持開放。神職界對青年團體的支持更起重要作用。 許多時,堂區神父太忙而無法撥出太多時間給青年人。青年人看出他們的神父有多關心他們:如果青年人是神父的主要優次,會給予青年人及整個團體一個明確的訊號。許多時是由一位修女負責陪伴青年群體。帶著慈母的心,她能適切地陪伴青年人,感受到「天主與我們同在。」(瑪1:23)。有一位青年向我說:「一個修女負責好幾個區,好幾百人,但是當我有問題,我心情不好時,我完全可以自己給她打電話,她會過來,都沒問題。」經常轉換不同的工作,成為修女們的一大挑戰:修會長上有時會在一兩年間就轉變負責青年事務的修女;但青年人需要的是長時間的陪伴;而青年牧工需要訓練以能好好照顧青年人。

        年輕的牧民工作者在陪伴上有特別的角色。由於他們本身也是青年,來自一個青年團體,他們容易適應其他青年。但他們也投訴缺乏履行個人陪伴方面的訓練。青年團體本身也有一個重要的陪伴青年人角色:它建立一個支援群體,讓青年關顧青年。對其他青年人的慷慨支持,標誌著他們生命中特別的愛。新媒體對陪伴亦產生幫助,包括對與靈修導師相隔甚遠者,也可以得到靈修陪伴。

2- 訓練

        青年人與父母之間有嚴重代溝,在天主教村莊長大的上一代,他們的信仰來得自然,依靠的是勤唸經文及守好十誡。但這些對年青一代都不再有吸引力。在學校,年青教友面對無神論宣傳及科學觀念的挑戰;都市生活亦使環境變得複雜起來,青年人需要更多的基督徒培育以應對這種種的挑戰,並使信仰為生命帶來意義。

        形式化的神父訓言與青年有些隔閡;由較年長的青年所策劃的活動,較能切合其他青年的訴求;青年人往往更能與青年人溝通及回應他們的疑難。活動包括聖經訓練、網上課程、論壇討論,也包括為有需要者服務等等。但更重要是幫助青年人建立屬於自己的信仰。彼此分享之下,青年人在互相服務中不斷自我成長。

        青年牧民對大學生帶來令人欣喜的成果。在一些鄉郊教區,前述的「百日培訓」幫助青年人跨進成年人的世界;當地的青年人自我組織起來,去關心其他堂區青年。青少年開始在學校寄宿後,與在鄉村的天主教團體的聯繫就鬆懈了。不幸地,很多年青教友從此失去蹤影。他們離開學校到大城市成為移民勞工,也是沒有任何宗教支援。他們下一次接觸教會,大概是要到結婚或是為嬰兒領洗的時候。一位甘肅省的青年指出,「我覺得現在是一個特別關鍵的時刻。如果我們在這個教會的青年工作上稍微鬆懈的話,這個年輕人的信仰在中國來說一下子就會垮下去。」

3-與耶穌的深度交流:

        許多青年人都提及,兒童被人要求專注誦唸那些他們不明白的祈禱文。當他們的基督徒信仰變得成了一種負擔,天主就會變成遙不可及而且可怕。一位學生甚至說,他年少時對耶穌一無所知,只懂得唸經。在他們的信仰路途上,靈修經驗對發現天主的愛及建立與主的直接關係均形重要。信仰開始變得個人化,不再是外在的被迫行為。與主的關係不再是「與一位可怕的神的交易關係」。一位北方的女青年在經歷三個月的訓練課程,經驗到上主的愛,上主成了她的耶穌、她的信仰,不再只是父母或他人加給他的信仰。

        讚美、敬拜,泰澤祈禱聚會、朝聖、國際交流、聖召營、退省等等,這一切都有助於青年人經驗與耶穌的深度交流。陪伴非常有助於青年人辨別上主在他們生命中的臨在。許多青年人則認為在深化與主的關係上,退省比活動更重要。但尋找退省中心開放門戶給青年人卻不容易。 (當中涉及財政上的因素,也有擔心青年人未必能遵守默靜。)尋找退省神師去為青年人主持退省也不易。(多數受過訓練的退省導師都僅有時間為神父、修女及修生)

4- 使命:

        經歷青年牧民工作及與耶穌建立關係的增益,青年人充滿動力及創造力去事奉上主及他人。他們要得到信任,要有地方發展才能。一位為青年人服務的神父強調以「別類」的角色去鼓勵青年人,避免傳統的教導方式,沒有向他們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他總結他的分享說,「教會是誰的?不是神父,是青年人的:教會靠這些人的才能張揚出來。」

        許多青年人願意服務團體,多數的服務是堂區主導的常規活動:輔祭服務、讀經、歌詠團、主日學導師等等。大型活動諸如聖誕慶祝,通常會交給青年人負責。他們為以年長人士居多的本地團體帶來活力及熱忱。青年人的參與更新了整個堂區團體,也吸引到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兒童很享受這些活潑的服務,他們欣賞這些大哥哥大姐姐,渴望有一天如同他們一般。慈善工作對青年人也產生新的啟發,但往往是單件式的參與。服務孤兒或年長者,也是青年人常有的慈善工作。德蘭修女也是青年人所珍愛的聖人,他們很欣賞她無私的愛。一些青年團體更以她作為主保聖人。有許青年人前赴加爾各答以數月時間參加仁愛會修女服務窮人的工作。

        滿懷熱忱的青年人最適合照顧其他青年人。他們有著相同的文化,說著相同的語言;是其他青年的重要角色的模範,容易彼此認同。青年往往較易向哥哥姐姐開誠談話。

        有些年青人有志成為全職牧民工作者,照顧青年。這很有成果,特別當他們將青牧組合起來:他們可以分享想法、才能及資源,但缺乏支持及專業的訓練,尤其在青年陪伴方面。他們作為平信徒牧民工作者,有時不獲整個教會團體的理解及認同,他們卻已打開中國教會的平信徒牧職的大門。經濟方面,牧民工作者一般是大學畢業生,但從教會得到的薪酬卻很微薄,亦沒有其他福利。這使他們生活拮据,更不用說要成家立室。數年後他們可能會帶著不好的教會觀感離開牧職行列;教會神長全面投入建設主教座堂及教區的中心之餘,卻不能負擔他們職工的合理薪酬。

        《工作文件》這樣描述教會的聖召:「教會回應召叫去成就福音的真正標誌及以友愛的團體接受新人方面,有多樣不同的表達方法。我們追隨基督的途徑很多,各自有不同為耶穌作證的方法,在當中每一位男女都找到救恩。」(IL 97).

        在中國,司鐸聖召以至修女聖召,近年都大幅下跌。二十年間,修生人數縮減了五份之四。傳統的培育聖召方面也不堪再用。這是否反映天主不再召叫青年人,抑或他們不願慷慨回應? 在訪問中,許多青年人分享說感受到追隨耶穌一同生活去服務他人的召叫。青年人在回應聖召方面的負面感受,包括缺乏個人的陪伴、家庭的反對、尋找待遇優厚的工作及建立家庭的壓力,神職界的負面事例,修女團體缺乏熱忱,以及教會在中國的實況 (包括政府的壓力及內部分裂的問題。)正面的因素則包括領導及服務的經驗,聖召營及個人的全年跟進,神父們及修道人士充滿喜樂的獻身作證,個人的靈修經驗(包括退省及國際活動)等等。

        聖召的收納及訓練工作甚有挑戰性。傳統訓練神父的方法如何調適以切合高學歷、較成熟,信仰堅強而富於團體生活經驗的青年人的需要?女青年往往不對教區的修會感興趣,她們覺得其生活很死板。她們多偏向國際團體;有些新的教會運動對女青年很有吸引力,她們想跟從耶穌以去服務教會,但不想僅僅生活在一所修院中。

結論:籲請進行 「體制上的蛻變」

        《工作文件》第三部份述說本地教會的牧民及傳教使命的不同蛻變,呼籲進行(IL 198)。在2018年6月19日發佈此文件時,主教會議秘書長巴爾迪塞里樞機(Cardinal Baldisseri)解說提出這項呼籲的原因:「人們往往將脫離教會群體的原因及責任歸咎到青年人身上;但他們常常經驗到的是,很顯然是教會遠離他們。」

1- 邁向與青年友善的教會

        在教區層面,主教、神父及修會長上會覺得青年牧民工作對教會很重要,但實際上面對經濟、人力、及場地方面的支援,其他範疇似乎比青年牧民更形重要。堂區神父也許很樂意見到青年人來到教會;有些神父會為青年人提供活動場所,但少有為他們提供適切的陪伴;更罕有會準備好聘用牧民工作者去支援青年群體及與青年人同行。神父或修女一旦換人,對當地的青年牧民工作會產生重要影響。青年人有時不受成年人歡迎,因為以為他們太嘈吵及太有挑戰性。

        青年是人生中一個充滿特別挑戰及需要的階段。青年牧民工作就需要有特別的訓練及長期的規劃。很常見一位神父或修女在承擔青年人工作兩三年後就被調派到其他範疇;也很常見修生們被派遣去協助青年活動,作為修生訓練的一部份;他們晉鐸後,往往會被派到「更重要」的任務去。一位年青女士訴苦說,主教是用他們當白老鼠去訓練他的修生,好像他們不堪當受到訓練有素的神父來關心。

2- 邁向共融的教會──團結互愛

        「許多青年人相信一項更新的教會取向是至關重要的,尤其涉及關懷的觀點上:青年人『希望有一個更不制度化而更關係化』的教會,她要能『歡迎人而沒有先判斷人』;是一個『友善而親切的』教會,是一個『好像家庭一樣,你會感到受歡迎,獲得聆聽和滋養以及融合』的教會團體。 (IL 68, IL 178:一個經驗到家庭關係的教會)

        團體生活在協助中國的青年人去活出信仰及積極參與教會方面有重要角色。這與青年的友輩關係很相關,也涉及對即使離家很遠的家庭結合的渴求,但也是一項在一切關係都講求『有利益』的社會中活出特殊基督徒生命的途徑。青年人珍視這些無私愛德的關係,當中人人像兄弟姊妹般的平等,而沒有暗藏機心。這樣的基督徒關係帶給青年人深遠的喜樂。團體中的友愛是建基於對耶穌的了解,青年人喜歡稱祂為「穌哥哥」。有些神父不滿青年人用了這看似輕浮的稱呼,但有些神父獲得青年人用相似但滿有敬意的方式稱呼,例如「宋哥」。強調教會的友愛,在初期的基督徒團體中很常見,將十分有助於人們了解何等的教會在中國冒起來。.

3- 邁向參與及合作的教會

        當青年人發現成為基督門徒的喜樂時,他們會非常投入教會生活。他們開始關心他人:青年人牧養青年人;青年向青年人傳福音。青年人可以帶給整個教會團體的首先是:活力。有位青年強調:「年輕人特別棒,這些人在一塊兒搞一些特別有活力,特別有想法,特別有思想。」另一位說:「青年人只要起來他就是一個中堅力量。他能做的事情,別的團體做不到。很多事情都是靠年輕人自己做,包括福傳。」一位年青修生這樣評論,「有這些年輕人在教堂裡面,其他人不會覺得信仰就是老人家的東西,都是年老的時候,就是說那時候考慮人死後,真的是一個人生的問題。」

        青年人在教會的參與開始自禮儀服務、組織活動,但也應推出新計劃去關顧家庭和傳播福音。他們關心有需要者,有些更投入全職的社會服務。一位青年強調青年群體的影響力,從中帶給他們三項成果:一項經驗、一份歸屬感、一種為在未來為教會及社會服務的訓練。藉著這年青一代的天主教徒,中國教會邁向成為僕人教會的模式。

        青年牧民在中國仍有很大進步空間,也面對很多挑戰,包括政府落實新的宗教事務條例。但也已滿載成果,深深地改變了個人,驅使青年人活出基督內的新生命。假如這些變化仍未能影響到本地教會的體制,但起碼他們已說明一項有可能更新的教會面貌在中國冒起,是可能的;這為今日中國教會的陰霾中帶來安慰及希望。當耶穌召喚那青年人從死亡中起來,(路 7),他們開始發言,並帶給教會新的生命。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