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9年 冬季號 第39卷 總第195期 中國教會培育面面觀


 

終身執事培育對中華教會的意義


陳志明神父 

        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所推廣的新福傳概念,指出教會要向世界傳福音。如果教會撇開世界和社會,終身執事便無存在的必要,相關的討論亦意義不大。但假若教會秉承耶穌基督的遺訓,即是教會首要工作是傳揚福音的話,就需要終身執事聖職。

        雖然如此,世界各地對推行終身執事職的緣由仍然了解不足。綜觀台灣、澳門、韓國等地,他們都因種種原因未有推行終身執事聖職。 韓國方面指出,當地已經有很多神父,故不需要設立終身執事聖職。澳門了解後沒有作出回應。而台北教區希望推行終身執事職,惟因其他教區未準備好,故決定暫為擱置。

胡振中樞機任內首創終身執事職

        已故胡振中樞機於 1989年在香港教區召集會議,探討設立終身執事職。並於1992年決定推行終身執事聖職,試行三年再作檢討,在推行初期,香港教區派人去美加及歐州地區學習,汲取他們的豐富經驗,特別是德國。撰寫梵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的教會前輩當中,有一位是德國樞機,他深明這個理念,於梵二結束後立即返回德國推行終身執事職。

        香港教區貫徹實踐梵二的新福傳概念。在新觀念下,教會要兼顧內外的工作,便需要不同崗位的緊密配合與分工。作為領導的主教和神父,牧民方面有兩個首要職務,包括:第一、主持所有禮儀,讓平信徒在各方面得到聖言及聖事的滋養。第二、培育平信徒,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召叫和使命。為了讓社會人士感受到上主的臨在,教區會派遣終身執事到社會當中。主教將會按照終身執事的不同神恩,安排他們到不同地方服務及見證。

服務與生活見証並行

        與社會上的工作不同,終身執事作為神職人員,會於星期六、日返回堂區。在堂區內,他們不單是提供服務,例如幫助神父或講道,更會藉著他們於堂區的臨在,提升整個信仰團體的社會幅度,促使大家在日常生活的環境中,經驗耶穌基督的大愛。因此,清晰的教會觀甚為重要。當中,神父在堂區負責禮儀性的、司祭的、培育性的工作,而終身執事便是通過其謙卑、愛心服務以及無私奉獻,在不同崗位上服侍與見証。

        經歷多年,香港教區對終身執事的培育工作亦有新的嘗試與反省。在整個終身執事的培育中,需要許多神師,協助終身執事避靜,及作個人的神師及靈修輔導等,讓執事及候選人的心靈得到淨化。否則,當他們領受聖職後,會很容易變質及迷失。

        培育主任的職責,是執行「教區終身執事委員會」所定的決策,並負責策劃、宣傳、推動、甄選、培育及安排授職等。培育主任定期會見每位終身執事、候選人,有志者及申請人,了解他們的工作、服務體驗和心聲,以便安排牧民和愛德工作,所需的培訓,加以指導和鼓勵。

終身執事委員會編訂全面的培育計劃

        教區終身執事委員會編製執事日誌手冊,為使執事、候選人、有志者、申請人等等,保存有全面的,有系統化的個人培育、進修、靈修、反思等紀錄;有關資料可協助培育主任在會見時為他們作適當的指導。實施以來,培育主任更全面了解各執事、候選人、有志者及申請人的培訓及信仰生活旅程的進展。終身執事委員會進—步研究將執事日誌手冊電子版化,以配合電子時代的要求。另外,有臨床心理學專家評估以甄選有志者和收錄候選人。

        培育主任聯同委員為有志者進行家訪,深入了解他們及家人對終身執事職務的認識。培育主任亦定期與有志者舉行分享聚會,使各有志者彼此認識,互相豐富生命,準備自己,尋找天主的聖意作回應。

        2013年,香港教區希望了解終身執事職於全世界的發展情況,便在本港舉辦了第一屆的「全球華人終身執事交流大會」,召集全世界的華裔終身執事參加。當中,除了反思香港的發展,亦了解到美國及加拿大的情況。相關的交流並不限於終身執事個人,更考慮到其妻子的需要和具體情況,並進行很多神學方面的反省。教區關注終身執事妻子的情況,並組織了終身執事配偶團。這可讓他們反思到領洗是一份恩寵,結婚是一件恩寵聖事,而終身執事亦是一項聖職,兩者並無衝突。

        2014年,教區邀請了一位作為終身執事妻子三十多年的女神學家同香港的終身執事妻子們分享。該講者表示她於結婚時曾承諾,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都會永遠愛慕和尊重對方,終生不渝。但沒想到,原來丈夫擔任終身執事後,反而豐富了其婚姻生活,讓她更能明白到什麼是奉獻,兩人一起服侍。上主的聖召是兩人一體的,不能分開。所以,終身執事作為一個召叫,其實是將婚姻提升到更高層次。雖然當中有所犧牲,但也有其意義和價值,故兩者是互相補足。婚姻生活亦豐富了終身執事的經驗。

        香港教區亦非常關心中國內地發展終身執事職的情況。曾經有內地主教表示過希望發展終身執事職,然而在交談過程中,他們對於設立終身執事職的意義和了解並不正確,誤以為終身執事即是副本堂。於是,香港教區建議他們先放下設立終身執事職的想法,先鞏固平信徒的信仰培育打好基礎。

        在2016年,培育主任聯同數位終身執事和終身執事妻子前往北京,向當地平信徒介紹終身執事聖職。會議中,意外地發現到內地於1984年已有一位終身執事出現。不過,當時終身執事的出現是基於人手不足,由主教隨意邀請平信徒成為終身執事,但卻欠缺任何培育。於該次分享完結後,有三個內地教區表達有興趣發展終身執事職,並與香港教區保持聯繫。

結語

        終身執事職的重設,不應以神父是否足夠作為考慮,而應以基督論及教會觀為基本理由。感謝天主,於1992年開始,胡樞機具有遠見,對新福傳的需要加以肯定,展開終身執事聖職的推行,胡樞機十分強調平信徒的參與性,認為參與堂區事務不是為幫助神父,而是每個平信徒都有他們自己的召叫和職務。而終身執事職的推行,正是反映著梵二會議之後天主教會的新面貌。

        在這新面貌中,主教領導整個地方教會;神父會協助主教,尤其於信仰培育方面,亦會幫助主持聖事及滋養平信徒;每位平信徒都會按照自己身份,在自己的環境中作見證;而終身執事會以神職人員的身份被主教派遣,特別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服務,並作為教會與社會間的橋樑。這樣的話,整個天主教會便會充滿動力及使命感,能夠共同創造一個新的景象,一條新的教會傳福音之路。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