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9年 冬季號 第39卷 總第195期 中國教會培育面面觀


 

魏景儀主教推崇中梵協議的貢獻


本刊編輯室 

        月前GIANNI VALENTE在羅馬發表了題為「『地下』魏主教盛讚中梵協議是聖神的恩典」的訪問稿,提到在聖座和中國政府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臨時協議一週年之際,(政府不承認的)齊齊哈爾教區主教接受採訪表示,「中國地下教會的存在是為了保持信仰的完整,是與教宗聖統制共融的組成部分。現在這個目的達到了,地下教會繼續存在,就失去了意義。」

        文中也引用聖保祿宗徒在《弟茂德後書》中寫到:「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弟後)

        文中指出中國東北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教區的魏景儀主教也深有同感。他是所謂「地下」主教,也就是不被北京政府及其部門官員承認的主教。

        一年前的2018年9月22日,聖座和中國政府就未來中國天主教主教的任命程序簽署了臨時協議。但有人卻說並撰文稱,中國「地下」教會團體對中梵臨時協議感到失望、感到被出賣了。而魏主教的言語間卻洋溢著勝利。對那些絲毫不隱瞞現有問題、不忘飽受磨難過去的人充滿感激之情。但也指出,在教難時期唯一珍視的就是保持與教宗的共融,視之為天主教信仰的基本特徵而不是可有可無的陪襯。現在,謙遜地承認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善度、宣信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共融,無須再像是個罪過那樣加以隱瞞。

        問:以牧者的心靈、從教會的角度,您認為協議最重要的成果和影響是甚麼?

        答:最重要的成果和影響是中國教會不再有與普世教會分裂的危險,中國所有的主教都將會在跟教宗的共融內產生。

        問:在中國的你們瞭解是甚麼推動和說服聖座與中國簽訂協議?要保全和珍惜甚麼寶貴的遺產?

        
答:教會是從宗徒傳下來的。這是教會的本質和聖事本質,主教與教宗的共融就是保證。天主教會從明朝末年傳入中國以來,一直沒有間斷,主教與教宗都是共融的。一段時期的非法主教祝聖對這個共融構成威脅,這是耶穌基督的教會所不願意看到的。中國的教會不希望這樣,聖座也不希望這樣。聖神推動和說服聖座與中國簽訂協議,就是要保全和珍惜這個寶貴的遺產。耶穌基督建立的教會,沒有政治和外交目的。方濟各教宗現在領導的教會,仍然沒有政治和外交目的。對於協議及其批准的過程方面,您有甚麼保留和疑問嗎?我沒有保留和疑問。

        問:地下主教、地下團體仍然存在,大家還分開舉行聖事,沒有與公開團體的兄弟連在一起。您怎樣看這種情況?您怎樣看待這一現象?應該怎樣對待?

        
答:聖座和中國政府簽訂了有關在中國的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沒有教宗的批准而自選自聖的主教已成為歷史,在信仰上合而為一的阻礙已經沒有了。但是,有些人是因為情感上難以接受,暫時還不能在一起;有些人是因為法律方面的。

        問:有哪些障礙?

        
答:比如教宗接納的某些主教,他們僅僅是「在」某一個地區的主教。這樣的主教和他們所領導的團體,與教宗所任命的當地主教及其所管轄的神父們工作區域有重疊,有待於進一步調整。

        問:還有其它特殊情況嗎?

        
答:有些是地下的神父有渴望,但是政府部門認為這些神父還沒有達到他們所要求的標準而不允許。比如漢中主教的祝聖禮,就有地下神父願意參加而被政府阻止。當然也不排除有人為了私人利益堅持一段時間

        問:您怎樣評價聖座發表的神職備案《牧靈指導》?對那些感到混亂或者舉棋不定的人有用嗎?還是引發了對聖座的不信任?

        
答:神職備案的《牧靈指導》是及時的也是必要的。通過學習和溝通,我們對於宗教政策有了一定的瞭解。但中國太大,各地情況千差萬別。神父們的理解能力有不同,得出的結論自然也不同。地方基層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員也同樣。

        問:您指的是甚麼?

        
答:地方基層工作的政府人員是負責講解政策的人,對於政策的理解和表達能力又常常因為工作的變遷等各種原因,自身的業務能力有待提高。我舉個例子,近幾天還有基層工作人員問神父:「你的妻子做甚麼工作?」

        問:您是一位政府還沒承認的主教,有些媒體講到所謂「地下」教友感到被教宗和聖座背叛?是真的嗎?

        
答:我們沒有感覺到是被教宗和聖座背叛了。

        問:在挑選主教時,本地天主教團體(神父,修女和教友代表)是受愛國組織和政府的影響。這與天主教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信理有衝突嗎?

        
答:沒有衝突。教會在兩千年的歷史中,主教的產生也有很多方式。當年的米蘭主教聖師盎博羅削,就是由民眾選舉後,再走其他程序產生的。在中國的教會,一個地方教會主教的產生有政府的意見是合理的。

        問:為甚麼?

        
答:因為主教不單是地方教會的領導,也是公眾人物。天主教會和地方政府都不希望產生一個和政府矛盾重重的主教。主教和地方政府的關係如何,也會影響地方教會的存在和發展。一個主教的產生受誰影響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必須是由教宗任命,並與世界主教團共融,與普世教會共融。這與天主教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信理沒有衝突。

        問:您是政府沒承認的主教,您和您的神父還是參加了統戰部給你們上課,講解中國與聖座簽訂的協議。您是否可以講講個人經驗?

        
答:中國和梵蒂岡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簽署以後,雖然協議的具體內容,我們還不知道。但是我們清楚地意識到,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一定做了某些調整,否則協議不可能達成。於是,我向地方政府相關官員提出:請他們為我們組織一次學習,幫助我們瞭解目前的宗教政策。同時也通過這個機會。讓地方政府認識我們天主教會這個團體。

    通過地方政府官員的多方努力,省和市政府的相關部門為我們教區的神父們組織了一次學習,由中央統戰部和省的相關官員,為我們講解了當今目前的宗教政策,和相關的法律法規。


        問:官員提出了哪些論點,他們的解釋幫你們弄清楚的東西是甚麼?你們有新的理解嗎?

        
答:關於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中央統戰部官員的原話是這樣講的:「對於我們中國天主教來說,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是指甚麼呢?指的就是在政治上、經濟上和教會事務方面由中國天主教神職人員和信徒獨立自主管理,國外實體不能干涉天主教內部事務,不能利用天主教干涉中國內政。當然這並不指的是當信當行的教義教規,從信仰上來說,中國天主教同世界各國的天主教會都是一致的。比如說中國的主教神父教友與世界各國的神父教友一樣,每天都可以在彌撒當中為教宗祈禱,這就是說我們講獨立自主自辦,不是說我們要獨立於普世教會了,包括連我今天坐在這裡,我都可以講,我們中國教會是普世教會的一個枝條,是跟普世教會連為一體的,我覺得這是黨政都承認的,我們講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在政治上、經濟上、教會事務方面有我們中國的神職人員,我們教職人員和我們的信徒獨立自主管理,但是在信仰上我們是和普世教會是一致的,沒有區別的。」

        問:簽訂協議了、牧靈指導也出了,還有必要為了留在天主教會內而繼續在政府當局制定的規則之外活動嗎?

        
答:天主教中國地下教會的存在,是為了保持信仰的完整。保持主教與教宗的共融。原來的愛國愛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脫離教宗原則,我們理解為是相反信仰的。現在是教宗同意和任命選出來的主教,新主教是跟教宗有聖統的共融。這個改變了一切。已經沒有非法的主教了,愛國愛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自然也和原來解釋不同,不違反信仰了。在這個背景下,接受政府的備案,無論如何不應該被視為一個脫離天主教的選擇。

        問:這一切未來可能會產生哪些後果?

        
答:我重申:就我個人而言,中國地下教會存在是為了保持信仰的完整。現在這個目的達到了,地下教會繼續存在,就失去了意義。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