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04年 春季號 第24卷 總第132期 展開交談促進合一


 

浙江地區天主教和新教調查研究
0
陳村富,浙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主任

        (編者按:陳村富教授就浙江地區所作天主教及新教研究的報告,曾於二零零三年全美中國天主教大會上宣讀。承蒙主辦機構及作者的允許在本刊發表,謹此致謝。由於篇幅所限,本文略作刪節。)

        浙江大學宗教文化研究所和瑪利諾會合作,於二零零零年完成了浙江三個地區的天主教問卷調查。二零零一年又作了普查和個案調查,之後撰寫了研究報告。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們在溫州地區平陽縣作了關於新教的同樣類型的問卷調查。本文以下是按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八月的調查為基礎撰寫的。所用資料基本上是二零零零年至零一年度同瑪利諾會合作的統計,同時運用了關於同一地區的新教資料。

一、浙江的經濟與基督教

        浙江省於中國東南部,與上海市接壤,北聯江蘇省,東邊臨海,西南臨福建。在歷史上浙江與江蘇、上海屬於長江三角洲地帶,經濟最為發達。一九四九年前「江浙財團」左右國家經濟命脈,蔣介石的老家就在浙江寧波市所屬的奉化縣。

        八十年代初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來,浙江的經濟增長率年平均在百分之十以上。其特點是私人經濟(又稱「民營經濟」)佔主要地位,尤其是溫州市基本上是私人經濟。內地省份到沿海打工最多的就是廣東省和浙江省。

        浙江省的宗教在歷史上都有重要地位。西部的衢州自唐朝(公元七至九世紀)至十九世紀初一直是通往福建的要地,也是「南孔」所在地(「北孔」指孔夫子老家山東省曲阜)。寧波、臨安是佛教「南禪」的中心。浙江天台縣是佛教天台宗的發源地。元朝時期天主教傳至浙江溫州。杭州是十七世紀耶穌會活動中心之一。天主教「三柱石」當中,兩位在杭州。一八四零至一八四二年鴉片戰爭後,開放五個通商口岸,寧波是其中之一。依黃埔條約補充條款,天主教和新教取得在寧波傳播的特權。此後天主教成立了寧波教區。新教中由戴德生(Hudson Taylor)組織的「內地會」及英國的聖公會開始在浙江傳道。截止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時,浙江主要有來自美國、英國等的十六個差會,包括:China Inland Mission(中國內地會,各教派聯合的宣教組織),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中華聖公會簡稱CMS),Grace Evangelical Mission(美國恩典會),American Lutheran Brethren Mission(美國信義宗),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英國公理宗),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South(美國南長老會,創立之江大學Hangzhou University),Seventh-Day Advenitist Mission Board(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Baptist Missionary Society(美國安息日浸禮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 Mission(監理宗聖道公會UMC),Westeyan Methodist Missionary Society(監理宗循道會),United Evangelical Church Mission(美國監理宗)。

        關於一九四九年以前的浙江天主教,杭州教區的郭神父編有《浙江天主教史》(內部發行,未定稿),該書介紹了十六至十七世紀以來浙江教會史及各個教區的變遷,並附有歷代主教、神父的升遷及遭遇。杭州市不僅是明朝「天主教三柱石」中李之藻、楊廷筠的故鄉,教難時楊府是耶穌會士的避難所,而且杭州的印刷業十七至十八世紀非常發達。艾儒略於一六二一至一六四九年大部分時間在福建,他的幾部著作都是在杭州印刷的。法國遣使會還出版了《寧波通訊》(Le Petit Messager de Ning-Po原文法文),一九一一年發刊,一九四一年終刊。另一刊物是杭州教區辦的《我存雜誌》(1933-1937)。

        一九四九年後浙江省的天主教同全國一樣經歷了一場災難,所不同的是浙江的基督教(含天主教、新教)的復甦比全國早。一九七三年溫州一帶就開始恢復,至一九八零年中央政府正式發佈文件,允許恢復宗教活動時,溫州、杭州、蕭山、寧波、浙西農村早已走在全國前面了。

二、溫州的經濟與宗教

        溫州地區包括溫州市區及所轄的瑞安市、樂清市及永嘉、平陽、蒼南、洞頭、樂清、文成、泰順等七個縣。溫州市區分為鹿城區、龍灣區、甌海區。地處東南沿海,臨近福建。那堣H多地少,交通不便,也沒有什麼地下資源。一九四九年後,無論是中央政府或浙江省政府,從來不把資金投向溫州搞經濟建設,那堭q來沒有什麼稍大些的國營企業。溫州人說:「中央政府、省政府什麼時候把錢扔到我們這裡來?還是自己幹吧。」所以溫州人靠海生活,發展海上貿易,到歐洲做生意、開餐館、做皮包。同時將溫州地區搞成小商品生產基地,將產品推向全國。溫州人走遍全國,北京、西北主要城市都有「浙江村」。所以溫州人被稱為「中國的猶太人」。溫州地區的經濟以私人經濟為主,這點很重要,它同下面談到的宗教活動有內在關係。

        宗教發展方面,溫州的新教和天主教舉世矚目。全世界研究中國宗教的學者、機構無不關注溫州。一九四九年國民黨退出大陸,共產黨接管政權時,溫州的新教徒八萬三千三百零八名,天主教徒三萬一千八百六十七名,另有慕道者五千三百一十九名。新教的佈道團體有內地會、循道公會、中國耶穌自立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溫州中華基督教自立會、基督教聚會處。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國政府還允許外國傳教士在華留住。一九五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國參加韓戰,之後就下令驅逐外國傳教士及在華辦學、辦醫院的人員。當時僅有個別醫生、護士例外。中國教會紛紛發表「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宣言。接著全國各地成立基督教革新委員會。溫州市是一九五零年一月十三日召開首屆代表會。各地「革新委員會」按中央統一要求,實行「自治、自養、自傳」,斷絕與外國差會的關係。一九五五年中國經濟方面的「三大改造」基本完成,政治體制方面,一九五四年建立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替代原來的「政協」的職權。天主教方面一九五六年成立了全國的「愛國會」,溫州是一九五六年五月成立的。由於一九四九年以後,主要是一九五七年以後中國出現了全國性的「左」的錯誤,在不停頓的政治運動中傷害許多人,其中包括國家主席劉少奇等。這樣宗教界人士也就難免受害。其中最嚴重的是一九五八年「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和一九六六至七六年的文化大革命。一九五八年全國消滅新教的試點和現場觀摩令就在溫州的平陽縣,消滅天主教的試點在山西省洪洞縣。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澤東逝世。不久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的「四人幫集團」被推翻。一九七八年鄧小平執政,開始糾正全國性的「左」的錯誤。一九七九年中央宣佈恢復「三自會」、「愛國會」的活動,一九八二年中央頒佈《十九號文件》,要求歸還教會資產,恢復正常的宗教生活,肯定宗教在當代中國社會有積極作用和存在的理由。從此,中國各教的宗教生活走向正軌,同時也掀起了一九四九年以來最大最快的宗教熱潮。下面是一九九零年溫州地區天主教新教教徒統計數,同一九四九年對比已超出幾倍。

表一:溫州市各縣(市、區)天主教徒分佈
地區

一九四九年

一九九零年

鹿城 5,572 3,750
龍灣 628 2,890
甌海 4,035 15,000
永嘉 5,840 4,200
樂清 3,434 (缺數字)
瑞安 3,271 11,500
平陽 4,541 8,200
蒼南 9,835 26,307
文成 30 20
總數: 37,186 75,867

        表一及表二包括教友慕道者的總數。兩表中鹿城、龍灣、甌海按中國行政建制,是溫州市所在地的三個下屬單位(「區」district)。另七個單位是溫州市所轄的七個縣及縣級市。

表二:溫州市各縣(市、區)新教教徒分佈
地區

一九四九年

一九九零年

鹿城 5,084 22,666
龍灣 1,131 8,175
甌海 12,044 61,707
永嘉 13,559 29,140
樂清 8,721 47,210
洞頭 903 8,021
瑞安 10,528 61,245
平陽 14,107 25,615
蒼南 14,624 61,086
文成 546 1,603
泰順? 2,061 7,075
總數: 83,308 381,167

        這是當時登記在冊的人數,可以看出天主教徒增長了一倍多,新教徒實際增長四點五七倍,當中未受洗的慕道者有二十五萬七千五百七十五人,已受洗教徒增長則為百分之六十七點四。這是溫州新教的特點。當時教牧人數很少,大量教徒未受洗。眾所周知,中國還有不少地下傳教或自由傳教教徒,所以實際數量超過正式統計。到二零零零年或二零零二年,到底溫州多少教徒,除了平陽縣外,沒有正式統計資料。

三、平陽縣的經濟與宗教

        我們這次的問卷調查在溫州市的平陽縣。平陽縣地處浙江通往福建的要道。十四至十五世紀後浙江通往福建的要道主要是沿海邊,從平陽到福建的福鼎縣,從衢州至閩北的要道漸居次要地位,一九五七年鷹廈鐵路通車後又取代了上述兩條路的地位。九十年代末開始修建上海──杭州──寧波──溫州──福建省的高速公路,平陽的地位又突現了出來。所以九十年代後期經濟發展迅速。原來以農業為主的縣迅速向現代的城市轉變。

         目前平陽縣正處在經濟上的轉型時期,東部沿海平原,包括了九個鎮、一個鄉,比較發達,我們調查的昆陽鎮西坑天主堂及新教永平堂、上埠堂就在這地區。中部屬鰲江河谷地帶,還是以農民為主,但依托市場,有四個鎮五個鄉,我們調查的錢倉天主堂和新教永源堂在這個地區。西部山區有四個鎮八個鄉,目前還相對比較窮,教徒也較少,但商品經濟席捲農村,遠比內地省份富裕。

表三:平陽天主教發展情況
年份

一九四九年

一九八二年

一九九五年

總人口(萬計) 31.3 68 78.5
堂點 13 14 21
神甫 4    
修士 13   1
修女 2   3
受洗教徒 6,140 7,200 13,500
慕道者 1,500   4,500
合計: 7,640   18,000
受洗教徒佔總人口百分比 1.96% 1.06% 1.72%
信徒佔總人口百分比 2.44%   2.29%

        基督新教是近年發展最快的宗教。以平陽縣為例,從一九九零年至一九九五年受洗信徒增加六千六百零九人,平均每年增加一千三百多人,年均增長速度為百分之九點五八;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九年,受洗信徒淨增一萬,平均每年增長速度百分之十一點六八。九十年代後半期較前半期年均增長速度提高二個百分點有多。慕道友的增長速度還要快些。信徒在總人口中的比例在九十年代初才恢復到一九五七年水平,一九九二年以後才恢復到一九四九年水平,現在已經超過建國前水平。如果減去未選擇宗教信仰的少年,成人信徒在成人人口比例中會更高些,基督教界自己認為已經超過人口的十分之一。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