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7年 秋季號 第37卷 總第186期 雙百年回顧 - 花地瑪奧秘與蘇俄革命


 

血跡斑斑、白骨累累的十月革命道路
「十月革命」百周年的回顧與省思


程翔 

        今年是前蘇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這場被中共譽為「開創了世界歷史新紀元」(註1) 的「革命」,究竟為中國帶來了甚麼?這是值得我們深思與反省的問題。

        中國人對「十月革命」的認識,都很受毛澤東這句話的影響:「十月革命炮聲一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註2),這句話成為中共奉若神明的聖經寶鑒。毛澤東認為:

十月革命幫助了全世界的也幫助了中國的先進分子,用無產階級的宇宙觀作為觀察國家命運的工具,重新考慮自己的問題。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

        這段話闡明了三個重要觀點:(1)十月革命對中國產生影響的核心因素是「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2)「用無產階級的宇宙觀作為觀察國家命運的工具」,是十月革命給予中國人民的最根本的幫助;(3)基於前兩點,所謂「走俄國人的路」,指的是走「十月革命所昭示的社會主義發展方向之路。」(註3)

        對於中共來說,「十月革命」無疑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它直接催生了中共。可以說,沒有「十月革命」就沒有中共。但對中國來說,它帶來的恐怕是亙古罕見的民族大災難。

        毛澤東說十月革命「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共引入的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究竟是甚麼東西?用最簡單的話來說,馬克思建立了共產主義的理論,列寧則是第一個把這個理論付諸實踐的人。過去的一百年,可以說是人類進行「共產主義實驗」的一百年。

        這一場「共產主義實驗」造成全人類罕見的災難。根據法國一批學者共同研究後在1997年發表的《共產主義黑皮書》(註4) 的統計,在20世紀,共產主義革命的死難者在全球總計為接近1億人,其中蘇聯2000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朝鮮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死於未掌權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約1萬。學者也聲稱共產政權導致的死亡人數比其他政治意識形態及運動為多,包括納粹主義。犧牲者統計包括被直接處決的,以及飢饖、放逐、拘禁或強制勞動導致的間接死亡。這是20世紀「恐怖主義」的圖像。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02年首次發表的《世界暴力與衛生報告》指出,在20世紀大概有19100萬人死於25個集團性暴力事件,其中最嚴重的是四宗:兩次世界大戰、蘇聯的肅反及中國的大飢荒(筆者注:這個報告尚未包括中國大飢荒以外的災難)(註5)。換言之,除了兩次世界大戰外,蘇聯、中國這兩個共產主義國家造成的大規模非正常死亡,是人類上一個世紀最大的災難。難怪蘇聯東歐的共產黨政權崩潰後,這些國家紛紛建立了「共產主義災難」博物館,以永志他們曾經遭遇過的災劫,警惕後人不能再重蹈覆轍,這就很說明問題。

        客觀的歷史事實是:凡走過「十月革命」道路 ---- 即實踐過共產主義的國家 ---- 莫不出現嚴重的災難。可以這樣說:「十月革命」的道路上確是血跡斑斑、白骨累累。

        為甚麼「十月革命」道路會帶來大規模殺戮呢?這就必須從其本質來看。從蘇聯及中國的經驗看,所謂「十月革命道路」,有以下幾個共同特點:

以「革命」為名,武裝奪取政權;
以「無產階級專政」為名,建立「一黨專政、不受制約」的政治制度;
以「消滅私有制」為名,肆意掠奪私人財產;
以「鎮壓反革命」為名,實行「國家恐怖主義」,從思想上、肉`體上消滅異己;
以「培育社會主義新人」為名,推行「洗腦式」意識形態政策,控制全國思想;
以「按需生產和分配」為名,實行「指令式的計劃經濟」;
以「解放全人類」為名,窮兵黷武、發展軍備、輸出革命。

        以上七個特點都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痛苦經驗。對於這些特點,中外歷史學家、政治學家都能夠提供非常詳盡的資料,筆者可以不贅。根據中共黨史專家辛子陵說:「在『十月革命』勝利後,列寧許下了兩個宏大的諾言:第一是創立比資產階級民主制『民主百萬倍』的民主 ;第二是創造比資本主義『高得多』的勞動生產率。這兩大諾言成了我們衡量十月革命成敗的兩大指標,衡量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成敗的兩大指標。」(註6)

        在2009年柏林圍牆倒塌20周年之際,筆者到俄羅斯及前東歐國家採訪,聆聽當地人如何分析「蘇東波」(指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在1989年之後骨牌般倒塌的風波)。從訪談中筆者總結出其原因有以下幾條:

        一,從經濟看,計劃經濟無法戰勝市場經濟,使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狀況都不如相對應的市場經濟國家,例如蘇聯不如美國、東德不如西德、中國(1990年)不如台灣、北韓不如南韓、北越不如南越等等,這些客觀事實說明「社會主義制度不如資本主義制度」,制度優勢誰屬非常明顯。這是打破「共產主義神話」最關鍵的因素。如果可以「量化」的話,這個根本性因素在導致蘇聯東歐崩潰的過程中所佔的比重高達40%。

        二,從政治看,社會主義政治制度是非常不人道的制度,從這些國家出現大規模非正常死亡可見一斑。除了非正常死亡外,由於思想言論的控制,嚴重侵犯人權,導致大規模的怨憤。這個因素佔30%。換言之,如果我們以列寧自己所說的兩大指標來衡量,「十月革命」明顯是失敗的。

        三,經濟上不如人,政治上又不人道,則社會必然不滿,民怨必然沸騰,導致社會離心力越來越強,這對少數民族來說就更加明顯。弱勢社群、知識分子、少數民族等各個社會群體的不滿就會凝聚成為一股強大的求變的力量,導致制度崩潰。這個因素佔20%。

        四,美國的影響。在蘇聯東歐崩潰的過程中,外部勢力,特別是美國的影響不容否認(註7)。但這個因素我認為僅僅佔10%,因為沒有內部崩潰的隱因,則外部勢力如何強大也難以摧毀它的。

        正如中共黨史專家辛子陵說:「歷史是最權威的審判官。蘇聯模式在世上存在了74年,它給人類文明增加了甚麼呢?留下了甚麼呢?它沒有創造比資本主義更先進生產方式和生產力,也沒有創造優於民主憲政的政治制度,在『共產主義』的炫麗外衣下,社會在政治、經濟和文化方面全面向中世紀倒退。這就是十月革命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留下的歷史記錄。」(註8)

        可是,由於中共奇跡般地不但渡過「蘇東波」一劫,而且更迅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睥睨全球,這就使中共仍然相信「十月革命」道路是成功的。習近平上台後,更強調「四個自信」(理論、制度、道路、文化),其中的「道路自信」,就是對「十月革命道路」要有自信心。

        如何看待「十月革命道路」在中國尚未結束這個問題?中共的理論家為此曾經花了不少氣力去論証為何「十月革命的紅旗沒有在中國倒下」這個命題(註9),這些論述都不值一晒。筆者認為,不能以今天中共尚未解體,就斷言「十月革命道路」在中國成功,因為導致「十月革命」在蘇聯東歐失敗的制度性因素今天仍然存在於中共體制內,例如:

一, 「一黨專政、不受制約」的制度性缺陷仍然完好地保留下來,紋風不動;
二, 為了維持「一黨專政」所必須奉行的「國家恐怖主義」至今仍然橫行無忌;
三, 吉拉斯預言的「新階級」(導致蘇聯東歐崩潰的內因)在中國變本加厲;
四, 系統性、制度性的貪污不但腐蝕了整個執政黨,更毒化全中國人民的思想道德精神;
五, 隱性的「輸出革命」仍然在進行中、與資本主義爭一日雄長的心態仍然不死。

        正由於這些導致蘇聯東歐崩潰的制度性因素仍然存在,所以中共現在不倒,不代表它將來不倒,更不能夠因為它尚未倒就說明「十月革命道路」勝利。

註釋:

註[1]  見《毛澤東選集》第一卷,1991年版第303頁。
註[2]   見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1949 年6 月30 日)。   
註[3] 見仝華: 《震撼世界的偉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及其對中國的影響》,載《黨史文匯》 2015-11-08。   
註[4] 《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是一本講述共產主義政權實施的政治迫害歷史,包括法外處決、放逐,以及因實施共產主義政策所造成的人為飢荒等。該書由多名歐洲學者及專家共同編撰,並由 St?phane Courtois(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主任)負責整理,1997年出版。
註[5]  世界衛生組織《世界暴力與衛生報告》(2002 World Report on Violence and Health)2002年,第八章《集團暴力》,人民衛生出版社翻譯出版,第260頁。
註[6]   見辛子陵:《列寧主義錯在哪裡?》,發表在《萬維博客》2015-12-25 http://www.creaders.net/m/blog/user_blog_ diary.php?did=244036
註[7]   美國加快蘇聯崩潰的政策,詳見 Peter Schweizer, Victory: The Reagan Administration's Secret Strategy That Hastened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 (勝利:里根的秘密戰略加速蘇聯的崩潰)。
註[8]   見辛子陵:《俄國十月革命是人類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環著【列寧主義批判】序言》。
註[9] 例如:周新城:《中國共產黨人把自己的事業看作十月革命的繼續——紀念十月革命100周年》,載《昆侖策網》2017-04-01。 

〔更正啟事:本刊上期(185期)「淺探香港合一運動的發展」一文,作者應為「傅俊濠」先生,本刊誤植為「傅俊豪」,編輯部特此更正,並致歉意。〕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