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od


鼎 2019年 冬季號 第39卷 總第195期 中國教會培育面面觀


 

從香港現況談到中梵協議一周年(編者的話)


林瑞琪,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本刊執行編輯 

    本文提筆之日,香港剛剛完成了一次超前踴躍而整體上異常秩序井然的區議會選舉;令到這個經歷了多月不安日子的城市,感受到一絲絲久違了的詳和。盼望這份平安,可以開花結果,讓多個月以來疲累不堪的市民可以休息養生,更願望在一系列事件中受傷者,無論在身體上或心靈上,都能有機會得到治癒。

    選舉本身是一種協商機制,以票數去表達意願及取捨。全城一同重視選舉,不管結果是否自己所屬意的,也反映了這協商機制的重要性。協商機制的優勝之處,在於避免了等到爆發火災後才去撲火。

    2018年9月22日中梵之間的協議,本身也是一種協商之下的產物,至今已屆一週年,是時候初步檢算這次協商的得失。

    教廷四十年來,自從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開始,經歷教宗本篤十六世,以至當今教宗方濟各,均一直尋求與中國政府方面達成共識,好使中國教會出現不正常問題時,能有協商的渠道以解決困難。

    地下教會四十年來的確受苦很多,也很勇敢地應對。但將他們所受的困難算到習近平政府頭上,則與事實相去甚遠。事實上,對地下教會的重重限制,四十年來一直如是,也特別值得我們佩服。筆者多次在不同場合演說時提到,地下教會並非站在政府的對立面,而是站在苦難的對立面,能夠迎難而處,這是國家所應該珍惜的公民情操。

    讀者應該注意到,最近幾年一連串政府機關對教會的壓制,包括強求在聖堂內插國旗、張貼政策文件及宗教條例,禁止十八歲以下人士進堂、禁止夏令活動等等,對天主教會本身是一種不必要的專政及心理壓制。政府應明白到,教會作為公民社會的一部份,在法制上一直與各地的政府合作,但在禮儀及信理上面的教導,又肯定不是政治群體所能越俎代庖的。

    緊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之後,有香港的電視台在2019年初播出時事特輯,論及河北省保定教區蘇哲民主教的釋放問題;在特輯中可見蘇主教的姪兒蘇天佑曾說:「國家宗教 [事務] 局的中方代表,曾到保定來,我見過他。我問主教的事甚麼時候能解決,他說這是個國際問題。如果中國與梵蒂岡改善了關係,這事就能解決。」這一點引證了中梵關係在目前政治境況的切實需要。

    當然,蘇天佑兄弟慨嘆的是,「現在關係既已改善,理應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了。但到現在還沒有解決。」我們也和蘇兄弟同樣熱切盼望蘇哲民主教早日獲享自由。

    一如筆者在過去兩年來多次提及,在中梵協議中所連帶要處理的七宗非法主教的寬免案,一宗是在江澤民時代發生的;其餘六宗是在胡錦濤時代發生的。習近平主席於2013年上任以來,再沒有在國內出現任何「未得教宗任命的主教祝聖禮」,這是非常善意的表現,值得所有天主教徒珍惜。

    當然,在過去五年中,「已得教宗任命的主教祝聖禮」亦舉行不多,一共只有七次祝聖禮得到政府當局開「綠燈」:2015年有1次,2016年4次,2017及2018年卻一次也未有。2019年有2次。另外也有地下主教公開就職。

    不可忽略的是,的確也有很多地下主教即使已經名滿天下,但地方政府當局依然不肯正視他們的主教身份,這包括曾長年擔任地下主教團秘書長的齊齊哈爾教區魏景儀主教。魏主教對於政府的消極取態,秉持著不強求又不放棄的灑脫胸懷,實在難能可貴;亦足讓今日中國社會中人人但求為己而無所不用其極者,用心反映一下。魏主教所接受傳媒的專訪,在《鼎》今期有全文轉載,讀者幸勿錯過。

    目前可知的排在名單已得教宗批准的主教約有二十人,盼望他們能在中梵已有協議的實況下,早日得以祝聖為主教而能服務國內的廣大教友。

    行文之日,又剛好是筆者臨屆退休之時,就過去三十五年來在聖神研究中心的生活,充滿感恩,滿載上主的祝福及護佑,當然也特別多謝三十五年來一直對我護守有嘉的上司湯漢樞機,以及與我通力合作的兩位英文版編輯,但亦不會忘記數十年來對我個人及《鼎》季刊全力支持的各位作者及讀者。願上主沛然祝福大家事事如意,承行主旨。

林瑞琪,2019年12月3日傳教士主保聖方濟沙勿略慶日
書於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

返回目錄

Copyright©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